🏡
PTT小說網
x
    “那姑丈他不會有事吧,跑到山里去?”莫凡說道。

    “誰知道,城外已經有發淺色警戒了,示意市民不要隨意外出到深山老林,他非說有一隊獵者隊在追蹤一只獨眼魔狼的時候沒了一些物資,得親自送過去,他就一做後勤的,這種要命的活都敢接。還有你爸也是,怎麼勸他,他都不听。”莫青說道。

    “我爸也去了?”莫凡臉色一下就變了。

    “是啊,說是對方給的價錢很高。這兩個人啊,別人魔法師學徒都不敢去接的活,他兩普通人……沒啥事還好,真要是遇到了,這可讓我們這幾個怎麼辦呀。”莫青說道。

    “姑姑,你也不用擔心,他們自己也衡量過的,基本上不會有事的啦,他們只是送到指定的驛站,從城到外面的驛站路途上都屬于安全區域。”葉心夏在旁邊說道。

    “總之我還是希望他兩老老實實在城里做個采購就好了,出城我就是不放心。”莫青又嘀咕了一句。

    听完莫青的抱怨,莫凡心里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這半年老爸莫家興都沒怎麼來學校看過自己,原來他另謀了一條路,給那些在外巡邏、捕獵的法師們的驛站送物資,這活相比原來給富人做後勤采購確實存在一定危險性。

    ……

    一個寒假莫凡都沒有閑著,在姑姑家住了幾天後,莫凡就回到天瀾魔法高中的圖書館去了。

    圖書館里有太多他需要補充的知識,就比如說自己漏掉的黑教廷。

    一番了解後,莫凡才明白黑教廷是什麼東東。

    這些家伙就有點像恐怖組織、大邪教,經常會做一些危害到人民安危的事情,並且為了達成他們自己的目的,甚至會用一些活人作為修煉器材,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國家當然是絕不留情的!

    這一個月來,莫凡潛心冥修。

    在知道雷系星塵僅僅在釋放了兩個雷印之後就枯竭黯淡後,莫凡更加明白冥修的重要性。

    所以這一整個月,哪怕釋放火系-火滋技能的誘惑有多大,莫凡都沒有輕易的去跟火系星子打交道,必須得把基礎先打牢靠。

    當全神貫注去冥修,將這一切當做是每天的習慣之後,時間就會變得飛快。

    馬上又是開學季了。

    圖書館里,莫凡掃掉了自己滿身的蜘蛛網準備迎接新的一個魔法學期。

    意氣風發的走入到班級里,莫凡像往常那樣坐到了最後一排位置上。

    恩?

    今天有點不對勁。

    莫凡看了一眼旁邊的張小侯,發現這貨的神情有些不對勁。

    往常這家伙的眼神,就跟一只好奇的小猴子,靈滑得很,並且一定會馬上滔滔不絕的在上課前給自己講這幾天的見聞

    可今天,他雙眼呆然,口微微張開,神情一臉莫名其妙陶醉的看著前方。

    再看看周圍,許青林、陸小斌這兩個學弱都是跟張小侯一個德性,就跟是……中邪了一樣!

    丫的,不會真如莫青姑姑說的,有邪眼沼妖潛伏在城市里,這些家伙全部中招了!!

    “同學們早上好,你們的魔法實踐課連老師生病在家休養,從今天開始將會由我來給大家上魔法實踐課。我叫唐月!”一個成熟中帶著幾分明媚的聲音傳了過來。

    听慣了連老頭那沙啞嗓子的慢調,忽然傳來一個春風拂面一般的成熟女子充滿嫵媚和性感的音律,讓還有幾分困困的莫凡一下子就清醒了!

    抬頭尋聲望去,莫凡眼神也呆滯了,表情也陶醉了!

    我去,神馬可以迷惑人心的邪眼沼魔,分明全班正荷爾蒙旺盛的少男們的魂都被這位新來的美女尤物老師給勾走了。

    這位唐月老師穿著的是再正統不過的黑色職業套裙,黑色的外西裝和里面的白色胸襯之間隆起了一座雄壯美艷的山峰,呼之欲出,很讓莫凡懷疑胸前那小小的扣子真得抵擋得住這波濤洶涌,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小門童用後背死死的抵住門,卻也有些關住泛濫成災的滿院春色!

    要命,真要命。

    大早上本就是少男們最凶猛的時刻,被這麼一刺激,估計丑態難堪的要佔絕大多數。

    “介于大家覺醒才半年,還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施展出魔法來,但我希望你們明白掌控了強大的力量並不意味著你們就能夠很好的運用,不好好控制自己的力量,甚至會引火****。”唐月老師很快進入到了她的講課狀態。

    原本她這樣認真嚴肅的態度讓不少學霸們也回過神來,誰知她一轉身在黑板上寫下幾個重要環節時,整個班級鼻血飛濺。

    禍害啊,這翹得,這渾圓得,莫凡敢肯定是個正常男同學這一刻腦子里都在浮想近乎相同的一個畫面。

    咳咳!

    這麼神聖的學堂,怎麼可以胡思亂想,反正莫凡一心求學,跟這群被下半身支配思維的凡人有著絕對的不同。總而言之,下次自己絕對不穿這麼緊的褲子來上魔法實踐課,不是所有的生物都可以像爬山虎那樣遇到阻礙還繞開繼續生長。

    一個早上都是魔法實踐課,上完理論之後,唐月會帶大家到操場,親自給大家掩飾一下魔法釋放的要素。

    這節課莫凡也是听得格外認真,比如說唐月老師說的關于魔法釋放環節,莫凡深有體會,就是不知道那唐月老師胸前扣子怎麼那麼耐扛,這麼久都沒崩掉?

    學校操場自然不是用來做廣播體操的。

    操場其實也就是練習場,它們被一股莫凡所不了解的魔法罩子給分割成獨立的好幾塊空間,一切外溢出來的力量都會被這些看不見的罩子給吸納掉,防止誤傷到還沒有任何防御能力的學生。

    “看好,我今天向大家演示的是火系初階技能-火滋!”唐月站在了全班學生的中央。

    所有的學生圍成一個半弧分散在唐月老師的身後,至于大家是不是都在看唐月老師的起手儀式那的就不好說了!

    “火系,是火系的技能,莫凡哥……你擦擦口水吧,是你的元素系技能啊,沒有想到看上去溫柔賢良的唐月老師竟然是一位火魔法師!”張小侯推了推旁邊的莫凡。

    “哦,哦,我正想學呢!”莫凡這才反應過來。

    ——————————————————

    (今天去百度百科搜索了一下自己,看見一長串評論之中還有一句來形容我的話

    叫做“網文圈中威脅讀者第一人”

    看到這字,沒把我看愣了!

    哈哈哈哈哈,百科小編,你對我們爭鋒是有多真愛啊,我能夠感覺到從屏幕里撲面而來的對爭鋒結局的滿滿怨氣。

    不過這位百科小編也說得沒錯嘛,我確實經常威脅你們,你們不投票,我不更新;你們不投票,我晚更新;你們不投票,我不寫結局;還有最經常說的那句︰求票是一種態度,所以你們不投的話,打死你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