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坐上巴士,穿過一大片城外荒地,很快就有一座一座的山林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之中。

    山林很翠、很深,近處枝繁葉茂、雜草叢生,遠處山峯錯落、雲層濃密。

    “看到了沒有,那座孤聳的山就是雪峯山,它也是我們博城的邊界點,雪峯山驛站就在雪峯山與那座雷雨山屏之間的山谷中。”羅雲波開始給學生們介紹道。

    “我們博城還屬於不大不小的城市,倘若是大魔都、大帝都、大妖都這些一線城市,它們的安界邊界可就不能叫驛站、小寨了。”頭髮只有食指長的福教官潘麗君說道。

    “話說,你們既然是經常和妖魔打交道,那你們一定是中階的法師了?”王三胖開口問道。

    “中階?”潘麗君掃了一眼王三胖,冷言冷語大道,“中階級的法師怎麼可能來帶你們這羣小屁孩。”

    王三胖聽到這句話也不開心了,嘀咕道:“這麼說你們也不過都是初階的法師,也沒有什麼好拽的。”

    王三胖是典型口無遮攔,這番話說出口後,兩位教官反而對視的笑了笑,顯然是覺得王三胖這番話太幼稚了。

    ……

    巴士一路駛入山中,也開了有大半天的時間。

    這大半天莫凡沒有閒着,他一直都在巴士的最後頭保持着冥修。

    他和巴士有緣,上一次雷印的七顆星子完成就是在巴士上。

    這一次,莫凡感覺自己的火繫好像觸摸到了什麼東西。

    小泥鰍墜相當於一個星塵魔器,讓莫凡的修煉時間有了很大的提升,年度考覈到現在已然過去了一年時間,莫凡發現這一年時間裏自己除了星塵整體變得璀璨龐大了之外,似乎火系星塵內的星子出現了一些明顯的變化。

    以前要說這些星子的光輝是時明時暗的話,現在這些星子就是非常穩定的光芒。

    據說,星子一旦出現了明顯的光華蛻變,能夠傳導的魔能將變得更龐大,技能的效果和威力也會隨之增強!

    自己可是花了整整一個高二的時間在提升這個。

    也不知道更強一級的火滋會擁有什麼威力,真是期待啊!

    ……

    雪峯山驛站終於抵達了。

    說是小寨,這裏可不是一個簡陋的村莊什麼的。

    驛站小寨兩邊都是依靠着陡峭無比的山崖,山崖高有百米,只有完全仰起頭才能夠看到天空。

    兩邊的山崖形成了天然的壁障,再加上這條山谷道的前後又被兩大巨石之門給鎖住,整個驛站小寨就完全是一個卡在山谷之中的堡壘小鎮。

    “這裏就是雪峯山小寨啊,據說除了那些會飛的妖魔或者擁有強大攀爬能力的高等妖魔,這雪峯山堡壘小鎮足以將絕大多數作怪的孽障全部阻擋在安界之外,並且自從有了雪峯山驛站,我們有好幾年沒聽到安界內妖魔傷人的悚然報道了。”張建國從巴士上走了出來,看着碩大的守護石門不由的發起了感慨。

    “老師,我聽說這個守護石門是我們博城有名的土系魔法師兼建造師張玉恆所做,中階以下的魔法都無法撼動它?”女學霸周敏很是好學的問道。

    “是的,石門看起來有點老舊,事實上它的堅固程度不遜色於鋼鐵。”張建國走在前面,手上還拿着一個三組的旗幟,就像一個導遊正帶着一羣學生在參觀古城一般。

    沒多久,其他四個組的大巴相繼抵達,一百名天瀾魔法高中的尖子生們都在魁梧的石門之下。

    石門兩邊都有哨崗,其中一位沒有穿制服的軍法師正在悠閒的玩弄着手掌間的一簇火焰,小小的火焰就像聽話的小寵物,在他手指尖靈活的飄動着,時不時還繞着他周身飛舞,看上優雅奇妙。

    莫凡注意到了這點,心中暗暗驚奇。

    從對方這玩火的小本領就明顯比自己嫺熟很多很多,也不知道這位穿制服的軍哥他的火滋威力是不是會更強。

    “嘿,斬空老大,今天怎麼跑到這裏來執勤了?”羅雲波仰起頭,笑着和那位正在把玩火焰的火系法師說道。

    “閒來無事,聽說今天會進一批高中的少女們,特意來看看。”那位叫做斬空的男子也是一點都不掩飾自己的本性,笑嘿嘿的說道。

    一旁的周敏卻是皺起了小眉頭,因爲她已經感覺到那位叫做斬空的法師正在盯着自己打量。

    “好帥哦。”

    “對呀,對呀,跟我們學校那些小屁孩是沒法比的,好有男人味。”

    “而且他還特別誠實。”

    班上幾個花癡一下子就把持不住了,在那裏嘰嘰喳喳。

    “小妹妹,可別對我們斬空老大皺眉頭,他是這裏少有的強者。”一項顯得不太愛拽學生的那位女副隊長潘麗君說道,話語裏也流露出了對留着小鬍渣的斬空的崇拜。

    “斬空,我聽說過,不正是雪峯山驛站屠妖魔數最高的那個火法師嗎!”張建國馬上擡起頭望去,並且高聲道,“久仰、久仰。”

    “不就殺了幾隻妖魔嗎,啥了不起。”王三胖說道。

    “確實沒啥了不起。一開始鄧凱讓你們這羣學生們過來這裏見習我是拒絕的……”鬍渣帥哥斬空說道。

    “一年前的警戒時間都過了,現在不會有什麼事。是魔法師,終究是要有這次歷練的,總不能因爲一年前的警戒就遲遲不歷練吧。”張建國說道。

    “我是無所謂了,就是讓學生們別到處亂走,我可不像看到像這樣細皮嫩肉的小美女被獨眼魔狼吃得血肉模糊。”斬空笑哈哈的說道。

    張建國尷尬一笑。

    別人是真正的高手,就算調戲女生他一個老師也沒有辦法。

    一年前的警戒?

    這事莫凡倒有聽小姑莫青提到過,不過自己大部分時間在學校象牙塔裏,外面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能知道的少之又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