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況且,能夠達到中階魔法師級別這地聖泉有很大的功勞,甚至于長期在這里守護,哪怕隔著一層擁有禁制的門,或多或少都能夠得到一些滋養,否則一個堂堂中階魔法師怎麼會願意呆在這地下?

    “梁衛長,那個被巨眼猩鼠挖開的洞穴通道我們找到了,那條洞穴隧道好像很深的樣子,我們暫時不敢探入太深。”英姿颯爽穿著守衛制服的女守衛說道。

    女守衛美眸自帶一股子英氣,再加上那乳白色的修身制服,自由一種特別的魅力和誘惑!

    “林雨欣副衛長,您太多慮了,巨眼猩鼠在城市內還是常見的生物,它們通過錯綜復雜的城市地下排水道挖到這里來也是偶然的事情。”那位新來的守衛王童連說道。

    林雨欣眉黛一皺,顯然很不喜歡王童連這份散漫。

    “魔法協會那邊已經派人查過了,沒有什麼異樣,你放心便好。”梁衛長笑著說道。

    林雨欣只是點了點頭,顯然並沒有因為這句話松懈下來。

    “我到外面看看。”林雨欣說完就帶著四名守衛離開了。

    眾人看著林雨欣那俏|臀背影,不由的搖了搖頭。

    “自從林雨欣的妹妹失蹤後,很少能夠看見她的笑容了,唉,她妹妹的尸骨至今沒有找到,好好的一個中學生說沒了就沒了。”梁斌嘆了一口氣道。

    “听說也是巨眼猩鼠干的?”

    “或許吧,誰知道呢。”

    ……

    林雨欣副衛長走出了地廳之後,仍舊心事重重。

    一年前妹妹出事後,她就不停的搜尋著巨眼猩鼠,甚至多次進入到巨眼猩鼠在博城地下世界留下的洞穴之中。

    盡管魔法協會那邊已經有人去探查過了,林雨欣還是不死心。

    沒有見到尸體,她是不願意相信自己最疼愛的妹妹就那樣從這個世界蒸發掉的。

    就在昨天,林雨欣在巨眼猩鼠挖開的洞穴之中找到了一件非常不尋常的東西。

    那是一灘水。

    地下道里有水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在別人看來絕對沒有什麼好稀奇的,可是在水系魔法師眼中那絕對不是普通的一灘水,準確的說它有一些像地聖泉的水!

    地聖泉的水為何會在地下通道里??

    這是極其不可思議的事情,地聖泉在那樣保護之下連一滴都極其珍貴,可在自己檢查過的地下通道內它們像污水一樣散在泥潭里,任由那些臭老鼠、蟑螂吸食。

    帶著這個疑惑,林雨欣特意將那些水質給了專門對物質做研究的藥劑師做研究,那位魔法協會的藥劑師告訴自己今天就會有答案。

    林雨欣走到了無人之處,看看時間差不多,于是撥通了那位魔法協會藥劑師的電話。

    “怎麼樣,檢測出那是什麼嗎?”林雨欣詢問道。

    “它不是地聖泉。”那位藥劑師沉著聲音說道。

    “我也覺得。”林雨欣點了點頭。看來是自己多慮了。

    “不過,它除了功效有些特別之外其他地方幾乎和地聖泉一致。”那位藥劑師說道。

    “什麼意思,這世界上還可能找出第二個地聖泉嗎?”林雨欣很是疑惑。

    “地聖泉是天地靈泉,自身純淨不說可以帶給修煉者和妖魔非常大的滋補。而這與地聖泉很相似的水同樣是特殊環境下孕育而生,可應該是受到周圍一些黑暗植物的影響,你找到的這些污水它其實也存在著短時間內促進修煉者和生物實力的效果,區別在于這水更像是一種興奮劑,以瘋狂吸食生物體內營養、能量為代價讓生物變得非常瘋狂,變得沒有理智。”那位藥劑師認真的說道。

    林雨欣微微一愣,她可從沒有听說過這世界上還有這種水。

    難道說就是這種水導致了原本一直猥瑣膽小的巨眼猩鼠跑出來禍害人命??

    “還有一件事……但願是我想多了。”藥劑師言語忽然嚴肅了很多。

    “什麼事?”

    “這污水,若是不直接飲用的話其實可以和地聖泉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至少一天之內無法察出兩者的異樣。”藥劑師說道。

    林雨欣渾身莫名的一陣發冷。

    以假亂真??

    這種污水莫名的出現在巨眼猩鼠挖開的洞穴中,而一年前正有巨眼猩鼠險些挖入地聖泉位置,這是巧合嗎??

    “可能是巧合。”林雨欣自己都不太相信的僵笑。

    “但願吧……要下大雨了,我去銀貿大廈接你吧,你應該沒帶傘。”那位藥劑師說道。

    “我一個水系魔法師,還需要傘嗎?”林雨欣說道。

    “……好吧,晚上一起吃個飯?”

    “要看守地聖泉。”

    “……好吧。”

    林雨欣眉頭緊鎖的掛掉了電話,心中卻有很多很多的疑慮。

    ……

    ……

    雪峰山驛站,一輛白色發灰的皮卡車顛簸的爬上了雪峰山小寨之中。

    剛入了驛站,暴雨驟然灑落,來的飛快,一下子整片山嶺就被綿綿的雨幕所籠罩著,橙色的霧氣在遠處的山峰中顯現。

    “差點這批貨就廢了,還好我及時趕到。”莫家興從車上跳了下來,心有余悸的看著外面的大雨。

    “這雨怎麼有顏色的啊,好奇怪。”驛站里有一些老獵人說道。

    “恩,像尿色,哈哈哈!”另一名獵法師笑道。

    莫家興從他們身邊走過,笑著和幾位熟人打招呼,听他們說雨很奇怪不由的看了一眼這被雨簾遮蔽了的天幕。

    別說,這雨還真渾濁。

    驛站一切如常,守著北面關卡的人是斬空的直屬部下萬斷風。

    萬斷風是千人團軍長,中階的土系法師,論防守這個博城沒有人比他更出色。

    萬斷風穿著一件皮制隔雨的連體簑衣,站在雨幕中的他自有一股威嚴與莊重。

    他的目光注視著遠處被大雨澆灌的山林,忽然從一座山岳的後方一道明媚的光團沖破了橙黃色的雨在晦暗不明的半空中發出了一道微弱的光。

    “光耀?”萬斷風瞪大了眼楮,神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光耀是光法師的初階技能,在軍法師里面光系法師作用很大,可以用來傳遞信息和位置。

    這光耀倒和比較原始的信號彈類似,妖魔們對這種這種光是沒有感知力的,而如果用眼楮去注視的話,很容易對它們眼楮造成灼傷。

    在任何其他科技設備傳遞信息都宛如向周圍妖魔發送了一個gps定位點的年代里,這種光耀反倒成為了驅逐妖魔和傳遞信號的一種特別方式。

    “千軍長,那……那是警戒信號,三隊他們為什麼讓我們拉響警戒,難不成有妖魔流竄嗎?”一旁的軍法師說道。

    話音剛落,又是一道光耀劃破了遠處的雨幕,這一次更加鮮明。

    這一刻,所有守在關卡位置的軍法師都愣住了。

    兩道耀光!

    藍色警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