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樣的,穆白!”趙坤三從一個角落里跳了出來,滿臉興奮的道。

    “太可怕了,我感覺我這輩子都不會相信任何人了。”

    莫凡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看了一眼綠茶……哦,穆白。

    這次多虧了這個魔二代了,沒有他那奢侈無比的斬魔具,不知道要死掉多少人才可以干掉這個白陽教官。

    “其他人都還好吧?”薛木生問道。

    躲到周圍的學生們陸續聚集了過來,唯有張小侯還失魂落魄的站在柵欄邊。

    這場戰斗結束了,何雨的血液也留干了,看著那鮮紅如地毯的一灘血跡,那份哀傷和凝重再一次籠罩了大家。

    “猴子,走吧。”莫凡走到張小侯面前,更不知用什麼話來安慰他。

    張小侯看到了莫凡,情緒好像徹底垮塌了一樣,淚水奔涌了出來。

    “凡哥,我要變強……”張小侯拼命的抹著眼淚,幾乎是發下毒誓的吼道,“我一定,一定要變得更強!!!”

    張小侯刻骨銘心的話語在耳邊回蕩著,莫凡卻有些愣住了。

    看著這個總是像個傻弟弟的小伙伴……

    這一刻的他,哭得像一個孩子,然而心在滾燙的血液下狠狠的洗禮成長了!

    是啊,只有變得更強,才可以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

    穿過了橋梁,那如同城牆一樣的光幕壁障已經印入眼簾。

    剩下的八人疲倦的臉頰上終于擠出了一絲笑容,這一次他們清楚的看到了穿戴魔法協會標志的魔法師在那里守護著。

    這一段三公里的路,比他們之前十七年經歷的所有還要漫長,無論如何他們還是抵達了。

    “大部隊現在離我們有一公里半,希望他們也能夠安然無恙的抵達這里吧。”薛木生回頭望了一眼身後。

    周敏、許昭霆、王三胖、張樹華等人都點了點頭,他們已經盡到了他們先鋒小隊的職責,經歷了這樣的生死和凶險,他們由衷希望大部隊能夠順利抵達,他們已經不想再看到鮮血淋灕了。

    “哪位是莫凡?”一名胸前有軍部標志的男子走到眾人面前,開口詢問道。

    “我是。”莫凡抬起頭,大汗淋灕的他同樣很是疲憊了。

    “到這邊來,首領要見你。”男子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跟著這名魔法協會的軍部男子走向了一座臨時通過土系魔法搭建起來的望塔。

    望塔很高,順著盤繞的階梯一直向上走了很久才終于抵達了最頂部。

    最頂部有一個空曠的望台,高處的狂風肆意的灌入到了這里,吹得臉頰都有些生疼。

    望台沒有護欄的最邊緣,一名披著青色軍風衣的男子負手而立,一頭不羈的頭發迎著狂風飄動。

    男子左右手位置,分別站著一排同樣穿著青色風衣的軍法師,他們的風衣高高的揚起,挺拔的身子立在望台的最邊緣卻是紋絲不動,自由一股子不怒自威的它們雕塑一般矗立在那里,而站在最中間的首領斬空便更有令人心生敬畏的氣質,這與莫凡以往看到那厚顏無恥的斬空總教官截然不同。

    一排包括斬空首領在內的十名軍法師,沒人身上散發的氣息都非常強大,恐怕至少是中階魔法師!

    他們在眺望遠處,目光如劍一樣直指銀貿大廈穹頂,那整個博城災難的罪魁禍首——妖魔統領翼蒼狼!

    “首領,莫凡到了。”那名男子行了一個軍禮,緩緩的退下。

    斬空並沒有轉過頭來,整個望台沉寂了片刻。

    “看到你活著,我很高興。”斬空言語並沒有往常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連說出高興兩個字都其實不摻雜什麼感情。

    此時的斬空根本不是莫凡認識的總教官,或許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威嚴、冷傲!

    “你知道我看到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嗎?”莫凡反問道。

    “劈頭蓋臉的罵我一頓。白陽是黑教廷的人確實讓我們所有人大吃一驚,所幸你對他心生懷疑,保住了小命。”斬空說道。

    他們的事情斬空已經通過手下的回報了解過了,斬空確實相當意外,連他們軍部都一直沒有察覺到白陽這位軍法師的險惡用心,為何莫凡會對他心生懷疑?

    “算你有反省。我們當初到白陽教官守護的那個山洞歷練的時候我看到了山口泉池的水明顯有飲過的跡象,還不止一只的樣子,事後我也問了白教官他是否有其他召喚獸,他回答是沒有。”

    “就憑借著這樣不著邊際的東西你覺得他有問題?”斬空啞然失笑。

    “幽狼獸當初莫名的發狂也是一個問題。其實我也不願意相信白教官是奸細,也不能完全確定,我只是留了一個心眼,誰知他真的對我們下手。”莫凡說道。

    莫凡其實只有幾分的懷疑而已,假如很確信他有問題,在看到白陽教官的那一瞬間他必定會警示身邊的人,況且莫凡也沒有考慮到畜妖的出現。

    “那麼地聖泉呢?”斬空沒有再去談論那個奸細,轉回到了這個最重要的問題上。

    “口渴,順手喝了。”莫凡輕描淡寫的回答道。

    站在望台邊緣的斬空差點腳一滑摔死下去,剛才還營造出的威嚴狂霸瞬間蕩然無存。

    斬空轉過身來,瞪直了眼楮看著莫凡。

    尼瑪,逗老子玩呢,你當地聖泉是農夫山泉口干舌燥的時候拿來解渴的嗎,那可是整個博城幾千年的真正底蘊啊,哪怕它現在因為歲月的變遷而遠沒有古老時期那麼神奇,可在整個國內那也絕對是魔法師夢寐以求的修煉寶藏,就被這小子直接……直接當水喝了??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斬空神色一嚴肅,瞪著莫凡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