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大富被擺了一道,這下麻煩了。”召喚系的鄭冰曉說道。

    個子非常高的長臉男卻笑了笑道:“那不是更好,直接出局一個,就剩下5個人競爭煉獸之血了。”

    “大哥,我們還有6個人。你的數理論是魔法老師教的吧?”鄭冰曉說道。

    “他有必要算進來嗎,一個沒敢將召喚獸喚出來的。”長臉男瞥了一眼算是一個小異類的莫凡。

    前幾天,他們的老師蔣雲明就要求大家把召喚獸都喚出來做一個評估,莫凡的幽狼獸還在沉睡中,自然沒有喚出來。

    再加上莫凡和這六個人正好不是一個寢室的,於是變成了不合羣的傢伙。

    “別這樣說啊,我們七個人怎麼說也是一個系的,況且蔣雲明老師也說了,假如我們累積人頭數沒有達到100,就會將原本給我們的資源給其他表現好的系,這對我們可是巨大的損失啊。”鄭冰曉顯得比較和善的說道。

    人頭數,這是他們召喚系學生們的說辭。

    現在他們等同於一個系對抗全校全系,蔣雲明老師對他們要求非常高,不說能夠打敗全部別的系的學生,那至少要斬下100個挑戰者。

    這個數目平均到他們7個人身上的話,就等於每名召喚系學生得擋下15個左右的別的系學生。

    海大富這率先出戰就有了陰溝翻船的感覺,在鄭冰曉看來要達到100這個數目就相當困難了。

    “沒啥大不了,你們所有人沒達到的數目俺一個人就可以給補了!”長臉男咧開嘴,大碴子味就飄了出來。

    “王力挺,你真能吹。”

    ……

    海大富站在場中央,臉上露出了幾分驚訝。

    驚訝不過,這傢伙倒沒有慌張,反倒看着那名正在搓鼻子的清秀少年,不由的譏笑道:“看來你所有的精力都花在怎麼耍小聰明上了,難道你不知道蟲族妖魔素來視覺就很弱嗎?”

    海大富話音剛落,白鎧戰蟄便發出了一聲暴怒的嘶鳴。

    它的前肢生生的從那岩石盾上抽出,根本不需要用那雙灼傷的眼睛去鎖定目標,這白鎧戰蟄重重的往清秀男生的位置上掃去!

    清秀男生臉色都白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白鎧戰蟄已經失明瞭還可以準確捕捉到他的位置。

    www▪ тt kΛn▪ C 〇

    “噗~~~~~~~~~~~~~~”

    一口鮮血像噴泉一樣吐出,清秀男生胸腔被白鎧戰蟄撞上之後整個人橫飛了出去。

    一連飛出了有十米多遠,清秀男生整個人混着污泥,那張臉蒼白如紙。

    很快,那位光系的老師顧翰便入場了,迅速的將這名昏迷的男生給帶下場去治療。

    清秀男生直接昏死了過去,嘴裏有血不停的涌出來。

    “阮雅老師,交給你了。”顧翰將男生放下,淡然的對坐在旁邊的穿着白色套裙的女老師說道。

    “你該出手保護他的,這傷不輕……”阮雅老師無奈的搖了搖頭。

    “死不了的就別浪費我的魔能。”

    ……

    海大富看到那個被拖下去的清秀男生,笑得比之前更加燦爛了。

    “嚐嚐我的雷印!”那名青色短髮的男生臉上涌起了怒意。

    他站在不遠處,單手高高舉起,那些如同雷電狂蟒蛇的雷印懸浮在他的腦袋上空。

    一聲令下,所有的雷電印痕瘋狂的朝着白鎧戰士鞭策而去,紫色耀眼的光芒高頻率的閃耀。

    “蠢貨,別以爲雷系就了不起!”海大富罵道。

    雷電印痕擊打在白鎧戰蟄的身上,往常這些電弧會在目標的皮膚表層不停的傳遞,最後直接穿透到肌肉骨髓,產生巨大的雷電傷害的同時可以麻痹住絕大多數生物。

    可這一次,雷電鞭子似乎全部抽打在了白鎧戰蟄的白色角質鎧甲上,鎧甲或許已經被電得出現了一條條明顯的焦黑痕跡,但這威力完全無法鑽入到白鎧戰蟄的肌肉之內。

    白鎧戰蟄身體依舊自如,它邁開了厚重的後肢頂着那一道道還在身上竄動的雷印就那樣朝着那名青色短髮男生衝撞過去。

    “滾吧!”

    三角鐵錘的腦袋往青色短髮男生那裏一撞,這男生直接翻轉着飛出。

    那位顧翰老師也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青色短髮男生面前,悄然的將其拖走送到了那位治癒系的老師面前。

    “還剩你們兩個。”海大富冷冷的掃了一眼另外兩個男生。

    兩男生咬着牙沒有退縮,可惜他們的技能明顯對身穿鎧甲的戰蟄沒有什麼作用。

    那名風系的學生或許還能夠憑藉着靈活的身法躲避着速度比較遲緩的白鎧戰蟄,可海大富也根本不着急命令自己召喚獸攻擊,就默默等到對方魔能消耗殆盡。

    最終,風系學生自己放棄了。

    ……

    輕鬆斬下4人,海大富的淫威一下子讓後面排隊的挑戰者猶豫了起來。

    不過,明珠學府敢拼敢打的不在少數,很快又有五名學生站出來挑戰。

    這五名學生有了前車之鑑,在系的搭配下明顯要好很多,水系負責保護,風系不停騷擾,火系持續焚燒……

    這場戰鬥持續了比較久,但終究無法敵得過這兇猛的白鎧戰蟄。

    到了第三輪隊伍挑戰,海大富的白鎧戰蟄戰鬥力明顯弱了下來,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霸道的統治力。

    海大富咬着牙還是將這6個人一組的傢伙給解決了。

    等到第四輪,白鎧戰蟄終於頂不住這樣的輪番攻擊了,被火系的一名女生給幹掉,送回到了次元空間裏。

    海大富很是不甘,他在以前的學校一個人打四五十個都不成問題,誰知道在這明珠學府竟然只解決掉了15個人……

    這戰績,恐怕沒法爭奪煉獸之血了。

    “你上吧。”長臉男看了一眼旁邊比較矮瘦的男生道。

    矮瘦男生急忙搖手:“我……我很差勁的,能不能頂住一輪都不好說。”

    “沒事,就算你一個沒幹掉,我也可以補起來。我只是想知道這個數字是多少。”

    “要不,莫凡你先上?”瘦矮男生對莫凡說道。

    “我召喚獸重傷,我的數據就靠你們來補了。”莫凡也不隱瞞,直接表態道。

    “早知道你是一個廢。”王力挺說道。

    莫凡也不生氣……默默的把這仇給記下了,思量着以後要用什麼姿勢一巴掌扇回去。

    你行你就上,bb個沒完了,信不信老子一個雷電劈死你?

    真給你丫慣的!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