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體育館外,一名駕馭着一頭青藍色巨獸的男子站在其擎天巨角之間,那雙凌厲的雙眼正凝視着整個碩大的體育館。

    “屬下已經查清,這種寄生妖魔叫做鱗皮妖兵,一般而言鱗皮妖兵並沒有血液傳播的能力,我想我們現在對付的這種鱗皮妖兵是出現了異變,進階成了我們所沒有了解過的生物。”一名渾身穿着皮衣的妖冶男子站在青藍色巨獸下面,非常恭敬的對上頭的男子說道。

    “人類研究各種各樣的魔法藥劑,甚至拿一些活體妖魔進行試驗,演變出一些怪物出來也不足爲奇,但是無法容忍的是這種怪物出現在明珠學府!這裏是青校區,逗留的大部分都是新生和初階魔法師,面對這些寄生能力的妖魔,它們一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巨獸男子帶着怒氣的說道。

    他們這些人做獵人的都清楚,魔都這麼大,妖魔肆意絕對是有可能的,然而作爲最神聖之地的魔法學府出現了這種情況,整個魔法界都要爲之震驚。

    爲什麼隱藏在學府的結界沒有阻擋住妖魔的潛入,爲什麼事情發生到了這種程度才被察覺,城市獵妖隊都是吃乾飯的嗎,最後竟然是青天獵所的人因爲接到了一個委託纔有所察覺。

    倘若這種事情再延誤個一兩個星期,這一個校區豈不是成爲妖魔巢穴了???

    “是,屬下們一時疏忽。”有一隊穿着整潔橙色制服的魔法師們站在那裏,面露不安之色。

    他們就是城市獵妖隊的其中一個分隊,負責明珠學府這一帶城區,這裏若是出現了驚擾人們生活的妖魔,他們必須馬上出動滅妖。

    “我們現在還無法統計裏面究竟有多少隻鱗皮妖兵,並且據手下得到的情報,這種妖怪假如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的話,就會採取集體自殺的方式。這種集體自殺其實是一種將能量輸送給鱗皮妖母的行爲,另外倘若這種自殺儀式完成,被寄生的人會因此被抽空所有的生命,直接死亡。”那名穿皮衣的妖嬈男子說道。

    “也就是說,我們不能打草驚蛇?”巨獸男長官問道。

    “是的,至少我們不能讓那隻鱗皮妖母察覺到我們有大規模的行動,否則體育館內被寄生的人將馬上被鱗皮妖母給捨棄掉。”

    聽到這番話,獵妖隊隊長樑雨傑不由皺起了眉頭來。

    另一邊,代朱院長的李院士臉色也變了。

    體育館裏應該有六七千名學生,其中大概一千人在使用體育館內的公共設施,剩下絕大多數人都在最大的場館內看那位偶像明星的排演,天知道被寄生的人到底有多少啊。

    要是他們現在一股腦兒的衝進去,所有被寄生的人自殺,這將一下子成爲校園慘案啊,這責任他李院士可擔當不起,在場的幾位系主任恐怕也將究其責任!

    “那我們現在就在這裏幹看着??”

    “得殺掉鱗皮妖母,妖母一死,所有的寄生鱗皮妖兵也將自行滅亡!”那名皮衣男子說道。

    “鱗皮妖母實力如何?”

    幾人正在談話的時候,一個小女孩捧着一臺平板電腦走了過來。

    “小妹妹,趕緊回家去,這裏不是你呆的地方。”系主任周正華急急忙忙的說道。

    靈靈理都不理他,徑直走到了那名皮衣男子的身邊。

    “靈靈,過來這。”皮衣男子嫵媚的一笑,就好像看到自己親妹妹一樣。

    “死人妖,你們封鎖的時候沒有弄出太大動靜吧?”靈靈毫不客氣的說道。

    “放心,我聽了你姐姐說的,我們行動非常小心,沒看見我們這羣高手全部都站得遠遠的。要不是擔心那些被寄生的人會被那隻邪惡的鱗皮妖母殺死,我們早就衝進去把它們全部消滅了,這般小妖小怪,我和西明長官還根本不放在眼裏。”妖冶男子說道。

    “小丫頭,你有什麼好主意嗎?”西明長官問道。

    青天獵所的獵妖小天才靈靈在獵者聯盟裏還是小有名氣的,西明長官也聽聞其素來足智多謀。

    “不出意外的話,我和我的搭檔之前對付的那兩隻青色鱗片的妖怪一個是母妖,一個是雄體。雄體被我們當場擊殺了,現在鱗皮母妖很可能是躲在體育館內,並且通過它的那些小妖兵在校園汲取它所需要的養料。”靈靈說着已經將自己的平板電腦給打開,並且告訴在場的高層們這個電子圖的作用。

    衆人紛紛圍過來看,發現電子地圖上顯示的體育館有相當多的紅點,再加上這些東西有混雜在那羣學生當中,即便派出高手進去也無濟於事,因爲高手們根本分辨不清楚到底哪些是正常學生,哪些是被寄生了。

    “經過我的觀察,這些紅點雖然很無規則的行動,四處行兇,但是總會有一些妖兵它們會到體育館的這個地方。”靈靈伸出了她的小食指,指着體育館內的一個區域。

    “這裏是……”

    “是大場館大熒幕前面的自動升降臺。”系主任周正華馬上說道。

    “這個自動升降臺在平常都是吊在空中的,並且四周有防護網。這個裝置平常不會用到,除非是有非常重要的明星爲了那種從空中降臨的效果……對了,那個排演的偶像明星在正式演唱會的時候就會使用。”李院士急忙說道。

    “自動升降臺應該有一扇門通往3樓,3樓也正好是明星化妝間、休息室、採訪廳,歌手準備好一切之後可以從三樓的一個小通道直接走入到那個升降舞臺。”

    “靈靈,你的意思是那個妖母現在很可能是躲在那個升降臺裏面。貌似從那個高度可以俯視到整個大體育館啊??”妖冶皮衣男子詫異的說道。

    “嗯,因爲那些小妖兵需要給她輸送汲取的養分原故,我才發現了她的位置。”

    “事不宜遲,馬上派人去把這妖母給剷除了!”

    “不行,你們隔離封鎖的時候恐怕已經驚動了這隻妖母,這鱗皮妖母明顯頗有智慧,她站在高處恐怕也是要把控全局,我們貿然進去一定會被她察覺。”

    “那怎麼辦,總不能這樣乾等着。”

    衆人此時也是一籌莫展。

    這鱗皮妖母的實力對他們這羣強大的魔法師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問題是對方現在挾持着無數學生做人質,一旦打草驚蛇,魚死網破啊!

    “靈靈,你剛纔說你和你的搭檔殺死了鱗皮雄體,聽你之前的表述,好像你的那個搭檔現在就在體育館裏面??”皮衣妖嬈男子說道。

    “嗯,他也是這裏的學員,他先衝進去救人了。”

    “你的這個搭檔實力應該不錯,那何不讓他去對付鱗皮妖母??”皮衣男子語氣陰柔的道。

    靈靈想了想。

    確實,在大家都不能貿然進去的情況下唯有這個辦法比較合適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