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入冬了,雪倒沒有怎麼看見。

    原本越往北越容易看見雪,有趣的是上海一片冬高氣爽,在杭州卻下起了飄飄小雪,雪花落在這座天堂一般的城市里,便裝飾得更加潔白迷人。

    莫凡也算明白心夏為什麼要來這里了,和自己這個一門心思想往大城市里鑽的鄉野小子有所不同,她想要的興許只是這樣的寧靜與唯美,一山、一水、一橋、一座城。

    心夏的學校離得西湖也很近,莫凡到了杭州也沒有急著就把她接走,饒有興趣的帶她逛上一逛。

    慢慢的走過長長的甦堤,兩邊是楊柳依依,更遠一些是波光粼粼,再遠一些是錯落的山,有峰、有寺、有亭,另一面又是一片高樓林立,倒映在湖水里。

    穿過了甦堤,抵達了雷峰塔景區,莫凡仰望著新塔、看著舊址,正在思索著什麼的時候,旁邊有一個看上去像是當地人的人在旁邊神神秘秘的道︰“小哥,第一次來吧。嘿嘿,你看到的那個是雷峰塔的舊址底座。听老人家說啊,這里曾經挖出過一條白蛇呢!”

    “白蛇,多大?”莫凡饒有興趣的問了起來。

    “得有這麼粗啊。”說著,那個一臉黝黑的當地人做出了一副擁抱的姿勢。

    “這麼大???”莫凡也愣了愣。

    尼瑪這麼大的蛇,都是妖魔了好嗎!

    “可不嗎,那個時候都沒有人殺的死了它,最後還是當時的某位大師幾乎耗盡生命之力將其封印起來了……”當地人左顧右盼,像是在說什麼大秘密的樣子。

    “殺都殺不死,這麼牛掰,那最後封印在哪里了?”莫凡順勢問道。

    “這個嘛,有可能在新雷峰塔內,也有可能在斷橋下面,可能是在三潭印月,也可能在白堤附近,你瞧我這里就有一個攻略手冊,上面不僅有這個傳說的介紹,還有其他景區的攻略哦,一本就賣五塊錢,我一看兄弟就是一個喜歡探險尋求真相的人,看在你有可能是有緣人的份上,我就賣你一個四塊錢。”那黝黑的當地人說道。

    “四塊錢,還挺便宜的。不過啊,這位大兄弟,我覺得你說這種大蛇的故事不是特別的吸引人,假如你把這條大蛇說成人,變成一個貌若天仙的女人,然後在斷橋上認識了一位公子,兩人纏綿悱惻,最終被某大師看不過眼,將女蛇精封印在了雷峰塔下……印出這故事的小冊,請人畫幾張美的冒泡的圖,很多小姑娘和小青年都會買的,看在跟你有緣的份上這個故事版權我便宜點賣你,9塊錢!”莫凡挑著眉毛說道。

    那個黝黑的當地人听得一愣一愣的,感覺這小伙子說得蠻有道理,問題是怎麼自己賣東西還變成要自己掏錢了?

    坐在輪椅上的心夏听著莫凡和那個賣地圖男人在那里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止不住的笑。

    忽悠來忽悠去,最後以兩人都沒把東西賣出去而草草收場。

    見推銷地圖的人走了後,莫凡繼續推著心夏在塔附近走了一圈,開口道︰“這人這麼沒常識啊,新白娘子傳奇都沒听過。”

    “我也沒听過。”心夏說道。

    “哦,這里沒有嗎?我還以為這里的歷史是完全吻合的,這種神話傳說也應該一樣才是。”莫凡倒有些意外。

    “我听不懂你說什麼?”心夏一臉懵懂的道。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男人,那里不學魔法的。雖然那里也有秦朝、隋朝、唐朝啥啥啥的,但好像因為動物變成妖魔的原故,一些神話故事反倒出現了不一致。”莫凡說道。

    心夏不由的嘀咕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這些話我怎麼會相信。”

    “連你都不相信我,看來我是永遠別想證明自己是外星人了。”莫凡苦笑的道。

    “可你還是你。”心夏說道。

    莫凡微微愣了愣。原本他只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自我解嘲一下,但突然間心夏的話語讓莫凡有些深思和釋懷了起來。

    見莫凡沉默了起來,心夏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小聲的轉開了話題道︰“莫凡哥哥,我的一位歷史老師說,我們博城的人是很特殊的。”

    “怎麼說呢?”莫凡問道。

    “你記得地聖泉嗎,它擁有很長很長的歷史,足以追溯到公元200多年呢。”心夏開口說道。

    “是這樣啊,那經歷了近兩千年,圍繞著這地聖泉也肯定發生過很多故事吧……那為什麼說我們博城的人是特殊的呢?”莫凡說道。

    “老師說,我們博城的人其實很可能是地聖泉的守護者,博城以前只是一個小小的村子,在某位古老君王的命令下世世代代守護地聖泉,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守護者們不斷的繁衍,將一個村子變成了鎮子,又經過了很多年,鎮子變成了一座城。外地人的進入,城市的易主,封建社會的推翻……博城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所謂的守護者也早已經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銷聲匿跡了,亦或者,整個博城的人都是守護者……”心夏認真的說道。

    莫凡倒是很專心的听著,不由想起那些黑教廷的人來。

    那些黑教廷顯然是帶著某種目的在摧毀博城,難不成博城災難就是因為這段所謂的守護者歷史有關??

    可是,這恐怕都是兩千年前的事情了,守護者不守護者的難道真的還那麼重要嗎?

    他們的目標是地聖泉??

    地聖泉現在就在自己的手上啊,那麼說黑教廷的人要的東西其實一直被自己持有著?

    我靠,那自己不是很危險。

    黑教廷那般牲畜真是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一座城市的屠戮,血色警戒那幾天對莫凡來說依然歷歷在目。

    “你們歷史老師還說了什麼嗎?”莫凡問了一句。

    “他也是根據一些歷史記載進行推測的,他說要了解其中的真相,恐怕得到一個陵墓之中尋找,然而那個陵墓里亡靈生物相當可怕,至今沒有哪位魔法師敢真正踏入那個神秘陵墓。”心夏說道。

    “陵墓,什麼陵墓??”莫凡繼續問道。

    “古都那有一個陵墓,那里是我國最有名的亡靈之地。莫凡哥哥你平常上課都不認真听的嗎?”

    ——————————————————

    (周一,忘求推薦票了,推薦票沒投的朋友們,這邊的朋友們,後面的朋友們,跟我一起唱好不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