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激活了血獸靴主動的效果,將力量徹底凝聚在雙腿上。

    此時莫凡這腿爆發的力量就不再屬于人類的了,那是血獸鐵蹄狠狠的一次踐踏。

    當莫凡一腳飛踢在那座假山上的時候,這座有一面房屋牆高的假山瞬間轟裂開了,轟轟然的倒塌。

    蠻力傳遞到假山後面,躲在假山後面的那名中階風系法師在這一踢下,整個人都差點和假山一樣散架了,骨裂的聲音在假山碎裂聲中都听得清澈無比。

    莫凡穿過了被自己踢碎裂的假山,看到那個倒在假山廢墟之中的人已經完全爬不起來了,這才轉過身去,目光鎖定另外兩名埋伏者。

    這兩名埋伏者站在那里,看到整個假山近乎粉碎的那一幕後都有些傻眼了。

    太……太凶殘了!!

    一腳踢碎四米高的假山,這還是人嗎??

    他們三個無非是因為賈文清的一頓飯,听聞了有人竟然膽大妄為的去猥褻他們的牧奴嬌女神,所以特此受命在這里教訓這個狂徒。

    原本給一點顏色看看他們就可以打道回府了,誰知戰斗根本沒有持續多久,他們最強的學長風系中階魔法師傅天明就被踢得生死未卜!

    “你們是什麼人?”莫凡發現另外兩個家伙都看傻了,忽然間意識到這班人似乎不像黑教廷的。

    黑教廷出手,那必定是索取性命,或者致命制服。

    這幾個人一開始還是用了火滋試探一番,發現初階魔法對自己基本上無效後才動用了中階魔法……

    “我們……我們是明珠學府的學生,在這里蹲一個同學,只是想給他一點小教訓,誰知道誤將前輩當成了那人,請……請手下留情。”剛才那個釋放火滋的學員急忙說道。

    “是,是,我們真的不是有意對前輩出手。”

    “誰指使你們來的。”莫凡冷聲問道。

    “是……是賈文清。”兩人不敢不回答。

    莫凡也是汗顏。

    還真不是黑教廷的,這兩個家伙也是可惡,要是再慢一點說出他們的身份,自己真就一個烈拳將他們給轟成渣了。

    對待黑教廷的人,莫凡不會一點手下留情,自己家鄉博城有多少人葬在他們手里,對黑教廷莫凡除了幾分心有余悸之外,更多的還是憤怒與仇恨!

    “趕緊帶他去醫務室,再慢點他就沒命了。”莫凡對那兩個人說道。

    兩人哪里還敢多說半句,跑到假山廢墟之中將傅天明學長給挖了出來。

    將學長抬起來的時候,他們愕然的發現他們的學長骨頭都快全碎了,整個人就剩下半條命在那里。

    這下手……不是一點點狠啊!

    張兵、李旺其實也算是好學生了,這種教訓人的事情也就學長慫恿才敢干,他們理念里給別人吃點苦頭就是教訓了,誰知他們崇拜的風系學長直接被別人一腳踢得骨頭粉碎,命都要沒有了!

    他們倒是是造了什麼孽啊,遇上這麼一個凶神。

    張兵、李旺都不敢久留,深怕這位前輩一個不爽把他們也給來一腳,那就事大了!!

    ……

    小風波過去,莫凡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看來我太警惕了,黑教廷本領本事再大也沒有理由跑到這明珠學府行凶,唉……”莫凡揉了揉太陽穴,想讓自己神經放松一些。

    不過,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在猜測到黑教廷要對自己下手後,莫凡確實沒法輕易平靜下來。

    博城災難,死的人太多了,很多都是自己認識的,像何雨這樣的少女那樣慘遭毒手的這種畫面到現在還印在腦子里揮之不去。除此之外,自己姑丈死了,獵妖隊隊長徐大荒死了,肥石也沒活下來,曾經被自己第一個雷系魔法教訓過的徐兵等幾個流氓的尸體也在安全結界時從自己旁邊抬過去……

    到新的城市,只是為了不再去回憶過往的事情,將噩夢漸漸的拋在腦後,但血淋灕的事情可以慢慢的淡去,對黑教廷的痛恨卻只會與日俱增。

    剛才的戰斗,莫凡確實是帶著那種痛恨情緒的,所以根本沒有一點手下留情。

    結果,竟然是一場鬧劇。

    還好那人還有氣在,雖然自己也算正當防衛,但直接殺人了還是要被請到審判會去喝茶的。

    ……

    新學期剛開,一個新的新聞馬上又在全校傳開了。

    那就是莫凡大魔頭在開學前一天差點殺了一名風系學長!

    這件事一下子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搞得莫凡才消下去不久的臭名一下子又加倍了。

    莫凡終究是被學校教導處請去喝茶了,因為那位學長即便接受了治愈系老師的治療那恐怕也得兩個多月才能夠康復過來,至于以後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癥都不太好說。

    每年的下學期都是沖刺主校區的重要階段,這樣被廢掉兩個月,那名風系學長多半是離主校區無緣了。

    關乎人命,蕭院長自己也親自來處理這件事了。

    “莫凡,為什麼下手這麼重?”蕭院長皺著眉頭問道。

    學院倒不是不允許私下決斗,只是想莫凡這樣差點要了人命的方式,學校無論如何都是要處理的。

    莫凡也沒有做過多的解釋,反正他該說的已經說過了,是他們先埋伏自己,自己正當防衛。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蕭院長問了一句。

    莫凡也沒有回答。

    黑教廷要對付自己的事情完全都是自己猜測的,這種事情告訴蕭院長也沒有什麼用。

    “好了,你回去吧,主校區的考核上你注意一點,別再弄出類似的事情來。”蕭院長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了,將莫凡放了回去。

    離開了教導處,莫凡走在校園的大道上,仍舊感覺自己心中有團陰雲在繚繞。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心總是沒法安下來。

    是在害怕黑教廷嗎??

    否則為什麼在知道黑教廷要對自己下手後就一直感覺憂慮不安。

    可是,沒有理由啊,當初自己還在初階的時候就沒有怕過他們,為什麼現在已經達到中階了……

    不對,自己不是怕他們,是怕他們再將自己身邊熟悉的人性命給帶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