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玫炎!”

    莫凡嘶吼一聲,更高血統的火焰在面對低級火焰之時彷彿有着與生俱來的威嚴在,此刻的玫炎氣息比往常還要強大幾分。

    能量聚集,烈焰狂收,莫凡將所有席捲而起的玫炎收入到自己的手腕之處,可以看到炙熱的烈焰之環已經迫不及待了。

    “烈拳……”莫凡將拳高高舉起,身子半跪一下,更是將充滿烈拳能量的拳頭朝着地表轟去,激昂澎湃的吐出魔語,

    “地剎!!”

    莫凡的聲音已經雄渾霸氣,那揮出的拳頭,更是承載着所有的玫炎力量灌入到地表之下。

    “砰砰砰!!!!!!!!!!”

    猛然間,賈文清和傅天明所在的地面被滾滾能量炸裂開,像是有一隻巨大猛獸要從裏面鑽出。

    巨響之後,嫣紅色烈焰從地表下狂猛的噴發,正是小型火山的暴躁。

    炸開的焰,化作一簇巨大絢麗又充斥着死亡焚燬氣息的地剎之花。

    火柱似枝幹,火舌是花瓣,熔漿充斥在花蕊處,嫣紅得觸目驚心,破壞力更震撼心靈。

    艾圖圖和牧奴嬌兩人都看得有些呆滯了,小臉被印得嬌紅嬌紅。

    狂焰中,賈文清和傅天明兩人都在拼了命的喚出他們的保護魔具來,可它們小小魔具在玫炎這樣霸道高溫的靈火下形如虛設,沒有承受下幾秒鐘的時間,他們的防禦魔具全部被燒成了粉末。

    而他們自身,更被轟到了空中,在噴發的地剎烈花中承受着劇烈高溫的靈火折磨。

    嫣紅火焰持續了很久很久,莫凡對賈文清和傅天明沒有絲毫的手下留情,看見他們兩個從空中落下來的身軀已經燒成了焦炭,他更是看都懶得去看一眼。

    殺人是會紅眼的,莫凡將宇昂的兩個爪牙滅掉之後,目光卻帶着火焰的注視着宇昂。

    宇昂包裹着口罩,看不清他的臉,可他露出的那雙眼睛已經表明他此刻的震驚和不敢相信!!

    從博城災難到現在,還沒有超過兩年,這兩年時間一個連魔法高中都差點沒有能夠考上的人儘量掌控瞭如此強大的毀滅之力……即便是有地聖泉也絕不可能!!!

    戰將級的詛咒畜妖殺不死他,兩名中階魔法師更石被如此碾壓,難怪當初灰二、灰三、灰四、灰五還有那麼多的黑畜妖全軍覆沒,這個傢伙不僅是擁有四系能力,其每一系的威力都變態至極!!!

    “我宇昂今生今世一定要將你變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奴隸!!”宇昂的憤怒都已經讓臉上的腐肉撕裂作痛了。

    可是,他知道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動得了莫凡分毫。

    宇昂不敢久留,傅天明、賈文清死活他沒有理會,連那隻詛咒畜妖都顧不得,倉惶的往馴獸場外面逃去。

    莫凡被困在鐵籠當中,無法出去,看着逃走的宇昂,他同樣給予一個毒誓道:“不管你逃到哪裏,我莫凡一定會取你狗命!!”

    ……

    宇昂一路潛逃出明珠學府,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喘息的地方,這才摘下了口罩,露出了他那一半腐爛的面孔。

    腐爛的面孔正在流血,他的憤怒牽動了臉上的肌肉,肌肉自然撕裂開了,整個人看上去就異常猙獰可怕。

    “執事大人,我們任務失敗了。”宇昂深呼吸着,用通訊設備彙報。

    “執事大人?”

    “執事……”

    宇昂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臉色一下子刷白了!!!

    執事大人被捕了。

    完了,完了,執事被捕,他一個小小的教士如何逃脫得了審判會的天網??

    況且,執事一旦落網,他手底下的教士基本上沒有一個能夠逃走,這一下子整個魔都內他們教廷成員就等於被一鍋端了!

    宇昂失魂落魄,感覺整座繁華的都市裏有無數雙眼睛在盯着他,他拼命的跑,拼命的跑,說什麼也不能落在審判會的人手上……

    該死的莫凡,千刀萬剮的莫凡!

    當初博城災難的時候,自己就應該親手將他給結果了,否則怎麼會落到現在這個下場。

    這次先不說能不能逃脫審判會的全面抓捕,就算回到了教廷裏,自己的另一半臉恐怕真要保不住了!!

    東西沒得到,以藍衣執事爲首的所有黑教廷成員被全部掃清,撒朗大人他一定會怒的發狂……

    不行,就算自己逃脫出去,說什麼也不能回教廷了。

    宇昂打定了注意,決不能讓撒朗知道自己還活着,否則自己會比落到審判會手中還要悽慘!!

    當初得令來對付莫凡的時候,宇昂欣喜若狂,現在怎麼也不會想到竟然會落魄到這種境地,被審判會全面追捕,教廷也不敢回。

    ……

    ……

    “這裏發生了什麼,我的天啊,那是什麼怪物,好惡心……”

    “屍體,有一具燒焦的屍體,殺人了,殺人了!!”

    “是大魔頭,鐵籠裏的那個傢伙是大魔頭莫凡!!!”

    隨着司夜統治大陣消逝,隨着暗影妖獸不知所蹤,學員們聚集到了馴獸建築物內,卻驚訝的發現馴獸鐵籠裏經歷過一場相當激烈的戰鬥,到處都是魔法轟過的痕跡和一些驚人的爪痕。

    爪痕的來源,多半是那個標本一樣釘在那裏的怪物。

    但那一具貨真價實的焦黑屍體,也不知究竟是誰……

    莫凡身上有重傷,尤其是胸口那一道長長的裂痕,觸目驚心,感覺都可以看到內臟了。

    艾圖圖和牧奴嬌的療傷藥都遞給鐵籠裏的莫凡,可莫凡的傷口明顯是被詛咒了,根本癒合不了,血還在不停的往外流。

    “莫凡,你沒事吧。”藍牙耳機裏傳來了唐月老師關切的聲音。

    “死不了,人抓到了嗎?”

    “抓到了,魔都隱藏的黑教廷勢力終於可以全部連根拔起,今晚會有大掃蕩行動。”唐月有些激動的說道。

    不過,唐月聽到莫凡喘息聲很重,聲音馬上又柔和了下來道,“這次多虧了你。”

    “是許昭霆……”莫凡苦澀的說道。

    “嗯,不管怎麼樣,這次剷除黑教廷勢力,你們做出了極大的貢獻,我會告知審判長的。”唐月說道。

    “宇昂讓他逃走了,我擔心他會加害……”莫凡說道。

    “放心,絕不可能的。這次執行任務是他,任務失敗,他有教廷也不敢回。我們會發布通緝令,只要有獵者聯盟和魔法協會的城市,他都不敢踏入半分。別說是城市了,安界他都不能呆。所以啊,他即便能逃走,那也是一生和妖魔作伴,妖魔可不比我們友好。”唐月老師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心裏也安心了些許。

    宇昂是必須除掉,莫凡擔心他再害自己身邊的人。

    既然這傢伙被通緝,自身難保的他想害人是沒太可能了。

    可不管怎麼樣,有機會莫凡還是要將這個傢伙給除掉,不留隱患,莫凡才睡得香一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