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好,好,承認了就好,連殺兩名中階魔法師,而且還是明珠學府的同學,更召喚出了這樣醜陋殺人的怪物來,莫凡啊莫凡,你今天跑不掉了,我看你纔是黑教廷的成員!!”羅宋指着莫凡冷笑了起來。

    “黑教廷???”

    “莫凡是黑教廷的成員,難怪啊……我在黑暗迷宮中看到了一種和黑畜妖極其相似的生物,我還以爲是我眼花了!”

    大家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莫凡的身上,這個黑教廷帽子更是扣了上去。

    有屍體,又有一個詛咒怪物!

    證據確鑿啊!

    “唿唿~~唿唿唿唿~~~~~~~~~~~~”

    正在大家慌亂之時,天空中一陣凌亂的氣流捲起,吹得建築物上方的旗幟劇烈的擺動了起來。

    有人擡頭,猛然間看見一對如鷹一般的翅膀出現。

    再仔細一看,原來是一名臉色蒼白的男子背後有一對華麗無比的鷹翅膀,它從高處俯衝而下,俊逸的身影讓全部學員們都驚歎了起來。

    “是審判員-夜鷹!”馬上有人認出了這位鼎鼎大名的審判員強者。

    審判會內高手衆多,而其中更有一位擁有如鷹一般翅膀的成員被世人所知,他就是夜鷹。

    如鷹一樣盤旋在城市上空,更擁有鷹一樣銳利的雙眼,被他鎖定的目標,從來就沒有逃脫過!

    “詛咒畜妖?”審判員夜鷹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隻詛咒畜妖的身上。

    不過,他很快發現這隻詛咒畜妖已經被折磨得筋疲力盡,更有一股無形的暗影力量狠狠的束縛着它。

    審判員夜鷹隨即看向了人羣,開口問道:“哪位是莫凡?”

    “夜鷹大人,您來得正好,他就是莫凡,他是黑教廷的間隙,他殺害了兩名同學……”羅宋馬上跳出來,一口咬定這一切都是莫凡所謂。

    沈明笑、白藏鋒他們也都是遇到過黑畜妖的,所以他們也將矛頭指向了莫凡。

    “給我閉嘴!”審判員夜鷹對他們幾個的指認嗤之以鼻,反倒是走到了莫凡面前,一雙確實如鷹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莫凡,開口道,“莫凡,你以一己之力擊垮黑教廷衆教徒、教士,年紀輕輕卻神勇無比,好,當真好啊!!”

    說着這番話,夜鷹蒼白的臉上卻露出了毫不遮掩的笑容,那戴着皮手套的手更是重重的拍在莫凡肩膀上。

    尊貴無比的審判員夜鷹這番話把衆人都說得傻眼了。

    以一己之力擊垮黑教廷衆教徒、教士??

    真有黑教廷的人混入學院??

    而且竟然被莫凡給除了!

    “可惜,被一個教士給跑了。”莫凡說道。

    “無關緊要,無關緊要,這次倘若不是你和那位已逝的許昭霆,我們又怎麼能夠將魔都內的黑教廷勢力連根拔除,我代表審判會感謝你的挺身而出!”夜鷹眼睛裏滿是讚許之色。

    他們審判會多少高手,多少能人異士,卻始終都拿黑教廷毫無辦法,甚至博城發生那樣的災難到現在都沒有將幕後黑手繩之以法。

    誰知這次行動,生生的將一個藍衣執事所管轄的力量連根拔除,魔都潛伏了多少黑教廷成員他們不知道,可這樣的巨大隱患能夠剷除,那是讓多少捲入黑教廷陰謀中的人在將來免受了性命之危啊!

    “我也只是想爲許昭霆報仇而已。”莫凡說道。

    “不管怎麼樣,你都幫助我們審判會剷除了一個大患。你實力出衆,膽識過人,要不從明珠學府畢業後,就到我們審判會來吧。先給你一個實習審判員噹噹,時機合適了,再轉爲正式審判員……”夜鷹心有招攬之意。

    如今黑教廷蠢蠢欲動,各個地區隱患又頻繁,審判會所有審判員基本上都待命,審判長也已經考慮要招收一些儲備力量了。

    夜鷹覺得,在如今這個一聽黑教廷都談虎色變嚇破膽的時代了,能夠有一個像莫凡這樣敢與黑教廷直面抗衡的年輕人真的太難得了,更何況實力還是如此出衆,這種人才,審判會可以收下啊!

    一聽夜鷹提出要讓莫凡進審判會,全體學員臉上的表情都只能夠用四個字來形容:

    我了個去!

    審判會是什麼地方??

    幾乎是所有刻苦修行的魔法師最夢寐以求的神聖之地,不說審判會擁有絕不容許質疑的至高裁決權,就說審判會所提供給每一個審判員提升實力的資源,就足以讓所有想要成爲人上人的魔法師瘋狂!!

    一直以來,學校灌輸給所有學生的理念是什麼:魔法師的天職就是守護人類。

    那麼守護人類的最高組織又是什麼?

    當然就是審判會!

    所以當審判員夜鷹希望莫凡在畢業後加入審判會這話一出口,無數的嫉妒羨慕恨就跟海浪一樣朝着莫凡撲打過去。

    “這詛咒畜妖我們就帶回去了,還有這兩個人的身份,我們也會查個水落石出的。”臉色蒼白的夜鷹說道。

    “好。”莫凡點了點頭。

    經歷了這場大戰,莫凡自然疲憊不堪。

    傷口治癒歸治癒了,精神力的損耗巨大,還好自己是擁有四系,庫存魔能的星雲有整整4個,否則這麼長時間的戰鬥,早就油盡燈枯。

    ……

    沒多久,校方的人也出現了,他們看到夜鷹也很驚訝。

    確實,學院中混入了黑教廷的勢力這可是很可怕的事情,天知道這羣喪盡天良的傢伙會對還涉世未深的學員們做出什麼。

    在知道許昭霆和張璐璐已經被黑教廷人員殺害後,蕭院長在這次考覈中的最後講話中也沉默了很久。

    他知道黑教廷要來對付莫凡,卻不知道他們早已經潛伏在校。

    沒有保護好學生,蕭院長認爲這是他的失職,原本她想要爲許昭霆的家庭做出點什麼,卻發現許昭霆家庭早已經空無一人。

    於是,所有的體恤,也只能夠放在張璐璐的家庭那裏……

    ……

    莫凡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精疲力盡的躺在陽臺的躺椅上。

    夜已經很深很深了,一向樂觀的他回想起親手將他們兩人焚燬的那一幕,呼吸起來依舊酸酸楚楚的。

    仇算報了,宇昂雖然沒正法,但黑教廷不敢回、人類城市不敢進的他,跟死了沒有什麼區別。

    黑教廷以藍衣執事爲首的所有魔都勢力很快就會連根剷除,這一切也都是因爲那一個藏在腹中刻有名字的皮革。

    莫凡總算知道爲什麼那麼多人懼怕黑教廷了,因爲在與黑教廷的戰鬥中,必定血流成河。

    “猴子,你在做什麼,跟你說件事……”莫凡躺在那裏,戴着藍牙耳機與張小侯說着這幾天的事情。

    “凡哥,你別太自責了,我們每一個經歷了博城災難的人都有一顆滅黑教廷的決心,換作是我,我也會像許昭霆那樣做,他的血,流得值!他若知道你以他帶出的名字滅掉了一個藍衣執事級別的黑教廷成員,一定會笑着跟他泉下的一家人說起的。”張小侯認真的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

    自己確實是沒能夠救下他們,但至少沒有辜負他們!

    他們可以安息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