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五年前的鐵路一經荒廢,基本上要長眠於雜草從中,再無重見天日的機會了……

    很難得今日它有了光顧,不是火車,而是一隊從名校出來的歷練生們。

    在原野上的鐵軌還算好走,只要不是有妖魔在那裏把鐵軌當牀鋪,基本上是暢通,可鐵軌一旦入山,乃至於穿過一些都已茂密至極的隧道,那就令人心驚膽寒了。

    “我看了地圖,這條隧道長達兩公里,從我們之前遇到的妖魔頻率來看,這個隧道很可能有妖魔棲息了。我建議是我們直接翻越這座山,不要在黑漆漆的洞窟裏面和那些未知品種和未知數量的生物打交道。”宋霞對身後的衆人說道。

    “我說你未免太小心翼翼了,管他裏面有什麼,直接殺過去就是了,這條隧道長兩公里,那麼這整座山要翻越的話不知道耽誤多長的時間。”陸正河馬上說道。

    “沒必要這麼保守,直接穿過去吧。”鄭冰曉也覺得翻山太費時間了,更何況山上有沒有更強的妖魔還真說不好。

    “好吧,那就穿過去。”宋霞點了點頭。

    “我的巖魔人走在前面,有什麼情況的話也可以抵擋一陣子。”鄭冰曉說着已經劃開了一道月色的星軌將巖魔人召喚到了衆人面前。

    鄭冰曉完成召喚後,陸正河看了一眼這隻笨拙的岩石生物,笑了笑道:“連進階期都沒有達到,你也夠省資源的……不過,這種又臭又硬的生物打頭陣是再合適不過。”

    鄭冰曉尷尬撓了撓頭,也沒有去反駁什麼。

    巖魔人身高有三米,渾身覆蓋着堅固的岩石,行走起來慢是慢可在這種鐵軌荒廢隧道中就是一個盾牌加推土機,所過之處荊棘倒、藤蔓斷,相當得好用!

    “走在最後面的人也得實力夠硬,不能是召喚獸,有情況不能夠第一時間做出一個理智反應。”陸正河接着說道。

    “我走後面吧。”宋霞說道。

    “這種危險的事情還是我們男人來。”許大龍倒是很懂得獻殷勤,馬上自告奮勇負責斷後。

    宋霞也沒說什麼,許大龍主修土系,確實也能夠給予大家提供一個後盾保護。

    打頭陣的人是廖明軒和沈明笑,這兩個主修風系的人可以最快做出應急反應,隨後是趙滿延和宋霞,兩人都擁有光耀技能,控制着光團懸浮在頭頂和照亮前方……

    洞穴顯然長期沒有通陽光了,趙滿延和宋霞兩人每走個十米就必須點亮一個光耀之術,一方面做照明之用,另一方面是驅散洞穴裏的濁氣。

    濁氣不說有沒有毒,吸進去肯定不好就對了,神馬陰溼毒草釋放的氣味,妖魔的糞便,常年不通風沉澱的瘴氣……

    “前面情況怎麼樣?”

    “沒什麼,就是奇怪這裏好像散落一下白色的碎石頭。”

    “估計是以前工程留下的吧,繼續前進。”

    ……

    “嬌嬌,你離得我近一點,有什麼情況我可以保護你。”莫凡挨着牧奴嬌走,一副雄壯男人足以爲嬌滴滴美人撐起羽翼的模樣。

    牧奴嬌穿着緊身長恤,很好的勾勒了上圍,身上香韻在着狹窄的地段就格外的誘人,就連呼出的香氣都好像有着特殊的撩人魔力。

    牧奴嬌沒好氣的白了莫凡一眼,道:“你不是應該保護好你的大老婆嗎?”

    “呃……”莫凡乾乾一笑,自己當時怎麼就那麼沉不住氣呢,當着牧奴嬌說出那樣的話來。

    牧奴嬌見他吃癟的樣子,不由問了一句道:“你和她是怎麼認識的?”

    “以前隔壁鄰居。”莫凡回答道。

    她家好似一棟城堡,有莊園,有獨立的道,還有成排的別墅,自己家就是山下的一座平矮屋,可這也改變不了鄰居的事實啊!

    “她也是博城的……難怪她之前會那般。”牧奴嬌想到穆寧雪冷視羅宋的情形,明瞭的點了點頭。

    “真有閒情在這裏談情說愛呢,別到時候怎麼死了都不知道,據我所知很多中階魔法師就是自認爲實力強大結果被奴僕級的生物給偷襲殺死了,亦或者中毒身亡,以我中級獵人的身份勸你們最好隨時保持警惕。”廖明軒帶着過來人的語氣提醒道。

    “哦,哦,中級獵人,很了不起啊。”莫凡笑了起來。

    廖明軒撫摸了一下他胸前口袋的小銀鼠腦袋,臉上露出了幾分得意,眼睛也有意無意的看着牧奴嬌,想看看牧奴嬌這位大美人的反應。

    莫凡暗暗好笑,自己一個高級獵人都沒有出來裝,他有個毛好炫耀的,更何況自己的搭檔還是一位牛b哄哄的獵人大師。

    自從一個十一二歲的小蘿莉已經擁有了獵人大師稱謂之後莫凡再也沒好意思向任何人提及自己高級獵人身份了,忒傷自尊啦!

    “莫凡,你有感覺什麼東西在盯着我們嗎?”牧奴嬌懶得理會這些男人之間的小心眼,卻禁不住問道。

    “牧小姐,你儘管放心,以我多年獵妖經驗這裏暫時什麼都沒有。”廖明軒笑眯眯的說道。

    總算是和牧奴嬌搭上話了,他表示……

    “吱吱吱~~吱吱吱~~~~~~”突然,廖明軒胸前口袋處的那隻銀色小老鼠渾身汗毛豎了起來,並且發出了警覺的叫聲。

    廖明軒笑容一下子僵住了,那雙眼睛冷厲的掃視着周圍。

    “趙滿延,這個方向給個光耀。”莫凡卻突然開口了。

    趙滿延聽到了聲音,也知道莫凡指的位置,於是手掌一番幾乎看不見其排列星軌便有一道光耀能量團出現。

    “去!”

    趙滿延控制着光耀能量團朝着牧奴嬌身側的方向飛去,金色的光輝一下子照亮了旁邊的隧道壁,更照出了密密麻麻在那裏交錯的黑藤。

    黑藤叢生,像巨大的蜘蛛網覆蓋在壁上,然而就是在這些藤蔓的縫隙之中,一對一對幽藍色的眼睛鑲嵌在洞壁上,它們正凝視着離他們最近的牧奴嬌,像是要將她生生剝了!

    “嬌嬌,到我身後。”莫凡急忙往前一站。

    牧奴嬌也不是小女生,她的周身很快就揚起了一陣輕風,風有序的化作了風之軌道,讓她行動起來迅捷無比。

    “火滋!”

    莫凡手掌半握,一團玫瑰色的烈焰含苞欲放。

    單手送去,玫瑰色火滋落在了黑色的藤蔓之網上,瞬間將那一大片密集的藤草給燒成了灰燼。

    火光順着光耀驅散不了的地方照耀,卻是一下子照出數個佝僂身軀的怪影,手上還拿着帶着褐色風乾血跡的骨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