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藤蔓蠕動,這些前一刻還在小心翼翼,還在僞裝的妖物一下子爆發了,那些粗壯的枝蔓正在不停的交錯蠕動,隨着植物的收攏,衆人像是落入到了一個巨大的機器中,齒輪在緩慢的滾動,紐帶在驅動着整個機器,於是這整個機器就活了過來。

    電梯井處,一根根粗壯的枝蔓迅速的竄了出來,枝蔓的最前端正在自我變形,頃刻間變成了尖銳的長矛,狠狠的朝着被困在走道中的衆人刺去。

    “完蛋了,我們完蛋了!!”羅宋怪叫了起來。

    他和許大龍是在後方,此時此刻階梯處的枝蔓瘋狂的蠕動着,它們交錯成了一層又一層的植物牆,密集得根本看不見一點光,厚得根本無法打破!

    “啊!!啊!!!!!”

    人羣中有人發出了一聲慘叫,原來宋霞正在描畫火系星圖的時候被旁邊竄出的一根尖須給刺中了。

    尖須可是直接從她腹部位置貫穿過去,宋霞整個人被穿了起來,並朝着旁邊密集的植物牆中拖拽……

    鮮紅的血散了一地,宋霞嘴裏滿是鮮血,她再喊出來卻已經沒有了一點氣力。

    活人像糖葫蘆一樣被穿着,這樣悚然的畫面看得大家腦海一片空白。

    “還愣着做什麼,跑啊!!”羅宋尖叫了起來,更是管都沒有去管正在被植物給慢慢吞沒掉的宋霞。

    “救她啊。”

    “救什麼救,她都那樣了,死定了!”陸正河冷喝一聲,強行讓所有人鎮定下來。

    “冰鎖!!”

    最先完成魔法的人正是穆寧雪,她眼睛盯着正在陷入植物牆中的宋霞。

    操縱着冰鎖,這些鎖鏈迅速的飛竄過去,生生的將宋霞的身體給捆綁着。

    穆寧雪抓住了鎖鏈的另外一段,狠狠的一拉扯,竟然利用冰鎖強行將宋霞給那尖須中拽了出來。

    “噗嗤~~~~~~~~~”

    宋霞腹部到背部出現了一個驚人的血洞,拔出來的那一刻鮮血在前後處都狂涌了出來,灑得到處都是,醒目之極!

    冰鎖將宋霞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可她那被洞穿的身體,根本不知道她究竟能夠活多久,內臟破損,血流成河……

    “冰蔓-凍結!”

    穆寧雪再用魔法,將冰蔓往宋霞身上釋放,那些冰體以極快的速度爬到了宋霞的身上,並快速的將宋霞那個留着血的血洞給凍住了……

    血液終於不再流淌,可只剩下半條命的宋霞無比虛弱的倒在那裏,那雙眼睛裏滿是痛苦和不甘。

    “堅持住,我們會送你出去。”穆寧雪對瞪大雙眼的宋霞說道。

    宋霞依舊瞪着她的雙眼,口中的鮮血慢慢的溢出來,看上去悽慘無比,她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會差點葬在了這裏,更不會想到出手救自己的人是穆寧雪。

    “我來照顧她。”牧奴嬌對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點了點頭,轉身冷眼掃了一眼陸正河。

    陸正河也沒有什麼表情,只是道:“我也是爲大家安危考慮。”

    “我來指揮。”穆寧雪不想將指揮權交在陸正河這種軍世家出身的人那裏,別人的性命在他眼中總是可以隨時犧牲的。

    “好吧。”

    穆寧雪駕馭着靈妙之風,迅速的閃步到了被封死的後路上。

    這時有一根同樣於貫穿了宋霞的木須從旁邊毫無徵兆的刺了出來,正是朝着穆寧雪的心臟位置刺去。這要是被貫穿,瞬間斃命。

    木須如尖矛,穿刺速度極快,根本不給魔法師們作出任何反應,更不用說是釋放一些中階魔法了。

    穆寧雪早有防備,意念一動,她身子周圍迅速的出現了一塊又一塊菱形的小冰片,這些小冰片像是有磁性一樣,密密麻麻的覆蓋在了穆寧雪的衣裳外面……

    每一個菱形小冰片都在黏合,不到1秒鐘的時間,這些繁多的小冰片已經在穆寧雪全身組成了一件華美的雪白冰鎧。

    冰鎧柔軟堅固,將本身就冰寒之體的穆寧雪襯托得宛如一位矗立在戰場中的冰雪公主,絕美中竟然帶着幾分威嚴。

    雪白冰鎧護住了穆寧雪的身子,那木須像是穿在了金屬上,尖端部位自己就折斷了,如同受傷的觸手一樣快速的縮到了植物牆中。

    “守護!”

    穆寧雪操縱着冰體鎖鏈,這些鎖鏈在衆人的周身飛舞,只要有木須出現這些冰鎖馬上就會飛過去,保護住被木須偷襲的人。

    “水域!!”

    “聖盾!!”

    “水域!!!”

    其他人也不至於幹看着,各種防禦魔法快速的完成,將大家保護在魔法之中。

    “整個植物牆一直在收攏,等完全收攏的時候我們就跟那些獵法師一樣死在這裏了,必須趕緊把路給劈開!”趙滿延說道。

    “誰有斬魔具,這種時候就別藏了!”穆寧雪問道。

    她的冰鎖在這種環境下只能夠起到一個保護作用,要想撕開面前厚厚的植物牆卻相當困難。

    “穆寧雪,你凍住這些植物,我的光斬纔會更有效果。”明聰說道。

    “好!”

    同樣擁有冰系力量的菁菁和羅宋在這個時候也配合着穆寧雪釋放冰蔓。

    領域效果之下,三人的冰蔓都得到了一定的加強,覆蓋再覆蓋的冰霜之力滲透的速度也非常快,短短几秒鐘時間便將好幾層厚的植物牆給凍住了。

    “裂光斬!”明聰意念一動,呼喚出了一柄金色的長刀。

    長刀只是一光影的輪廓,衆人看到這明晃晃的利器出現後,紛紛都讓開一條道來。

    這種斬魔具必定昂貴至極,想來這次外出歷練危險至極,明聰所在的世家對他一點都不敢吝嗇。

    “喝!!”

    魔具需要靠魔能來驅動,灌入的魔能足夠多才能夠將斬魔具的威力給全部施展出來。

    明聰手上的這斬魔具絕對是價值數千萬的級別,那擴散開一輪接着一輪的光暈便已經炙熱無比,灼得周圍的植物不敢冒然靠近。

    當金色光影長刀揮出,可以看到金色的刀影之力呈現一條筆直的直線飛出,前方厚厚的植物牆被生生的劈開,炙熱之灼更是讓那些枝蔓焚了起來……

    明明是一線的金色斬影,撕開的道路卻無比寬闊,那些枝蔓怕及了這柄帶着聖光之力的斬魔具,那些沒有被斬到的交錯植物也有了鬆散的跡象。

    “好樣的!”

    “快,快走,這裏越縮越緊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