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到了,白婷婷在水罐中混入了一些驅毒藥劑,宋霞皮膚肌肉處的傷口愈合很慢,很明顯攻擊它的東西附帶著一些毒性,這些傷口無法用治愈魔法來清理,就得自己慢慢得將那些毒素給洗掉了。

    香汗淋灕,白婷婷感覺到一些悶熱,已經脫掉了外套,露出了滾圓的雪白肩膀,發梢略顯濕漉的香汗貼在脖頸處,又慢慢的滑向胸口的地方。

    明聰站在旁邊,從高處俯視下去,他眼楮里頓時精光綻放。

    好深的溝!!

    以明聰老道的經驗,他堅信白婷婷一定是穿了類似于束胸的東西,把自己那對驚人無比的玉峰給藏了起來。

    明聰腦子止不住的在浮想,他甚至已經不做一點掩飾了,就那樣肆無忌憚的盯著,眼珠子都要飛到別人胸上去了。

    白婷婷清洗完了宋霞的傷口,用手背擦了擦臉頰上的香汗,不巧與明聰那帶著濃濃欲|望的眼楮對踫。

    白婷婷愣了愣,表現得還算鎮定道︰“別這麼沒有風度。”

    明聰沒有反應,他那雙眼楮還在死死的盯著白婷婷。

    終于,白婷婷意識到對方不是偷窺那麼簡單了,她甚至從這個家伙眼楮里看到了越來越強的佔有欲。

    明聰身體一動不動,他的雙眼更是深陷在了一片貪婪之中。

    不知道為什麼,就在剛才浮想聯翩的時候,他感覺自己陷入到了一片幻想的泥潭中,這片泥潭里,他肆無忌憚的對白婷婷下手了,就像自己之前下載看得那些經典島國片一樣。

    末世、荒屋、孤男寡女。

    邪惡的笑聲,女孩驚慌羞澀的尖叫,衣服被狠狠撕開的聲音,簡直就是把囚禁在內心深處那頭野獸的枷鎖給徹底弄斷了一般,再也不需要估計所謂的道德倫理,要做的只是讓這頭野獸盡情的發泄。

    “撕啦~~~~~!!”

    “你干什麼,混蛋!”白婷婷滿臉羞怒。

    她的小內襯被突然間獸性大發的明聰給抓住,隨著這個家伙暴力的一扯,小內襯的帶子直接就斷了,那裹不住的春光一下子露出了大半,雪白雪白、玉潤豐滿、堅挺柔彈!

    白婷婷也不是那種任人宰割的弱女子,她羞怒的往後躲去,魔法星軌在她周身快速的排列著。

    她也不想對自己人施展魔法,可是明聰的行徑確實太不知廉恥了,她清楚的知道很多男人心底估計都會有一些齷齪的念頭,可那也只是念頭,絕不會像明聰這樣真就乘人之危!

    白婷婷確實沒有想到明聰看似儀表堂堂,內心竟然如此骯髒。

    “畜生不如的東西,你在做什麼!”就在這時,一個男子出現在了教堂門外。

    此人正是陸正河,他駕馭著幽紋暴狼,一進來就看到了明聰相當不堪的一幕,頓時怒喝了一聲。

    幽紋暴狼快步沖上去,一爪子就將有些瘋狂的明聰給摁住了。

    明聰被制服,可他的丑態徹底暴露在了眾人眼中,大家更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教堂內,好半天沒有人說話。

    白婷婷披上了外套,臉上依舊帶著幾分怒意。

    太過分了,這個明聰真的太過分了,為什麼這種人會出現在帝都學府的精英學員行列,回去之後,白婷婷一定不會放過他!

    “明聰,你他媽瘋了嗎?”陸正河一巴掌打在明聰的臉上。

    明聰整個人清醒了,他恍然回過神來,一下子撞上了眾人那怪異的目光。

    再看了一眼臉頰通紅、衣裳有些襤褸的白婷婷,明聰頓時臉色發白。

    天啊,剛才那些不是自己幻想的嗎,自己真的對白婷婷直接下手了……

    “我……我……”

    “你還解釋個屁,小峰、許大龍,把他給綁了。”陸正河說道。

    “我真不知道,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唉,沒有想到他是這樣的人。”

    “是啊,菁菁,你還和他走那麼近,以後要離他遠一點。”趙明月小聲的說道。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大家都沒有想到會如此,許大龍和小峰將明聰給綁在了柱子旁後,剛才還在討論下一個踩點目標的眾人沒了心情,氣氛奇怪得不能再奇怪。

    ……

    大概到了夜里,疲憊得眾人正要睡去,教堂之外卻傳來了腳步聲。

    “別緊張,是我。”教堂外,傳出了莫凡的聲音。

    門打開,莫凡帶著往日那散漫的笑容走了進來,目光不自覺的掃過幾個自己比較關心的人。

    誰知,還沒等莫凡反應過來,白婷婷突然從坐著的位置上站了起來,小跑到了莫凡的身邊,好像受了什麼天大委屈竟然一頭栽入莫凡的懷里。

    軟軟豐滿至極的嬌軀就這樣送來,那驚人彈性的觸感讓莫凡感覺幸福來得有些過于突然。

    大家全部看愣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白婷婷很喜歡和莫凡走在一起,據說是莫凡曾經救過白婷婷的性命,可貌似他們還沒有發展到這種關系吧??

    還是說,白婷婷其實也被嚇壞了,下意識的覺得莫凡是可以安慰他的人。

    “那個……那個,發生了什麼事嗎?”莫凡也有些不知所措,本以為是誰出事了,可仔細一看,大家都好好的活著啊。

    “你不要走了好不好。”白婷婷眼圈有些紅紅的,整個人楚楚可憐,仿佛只有莫凡是她能夠信賴的。

    “這個……好。”莫凡急忙答應了下來。

    美女投懷送抱是好事,可這樣突如其來的撞上來,讓莫凡還是感覺到幾分說不出的奇怪。

    自己和白婷婷關系真沒到這種程度吧??

    “那個說要自己獨立完成勘測的人回來了啊,怎麼樣,收獲如何?”廖明軒一樣怪氣的說道。

    莫凡安撫了白婷婷一會,從口袋中掏出了兩個已經變成綠色的勘測器,將它們拋給了負責保管這些的穆寧雪。

    “兩個勘測點?”穆寧雪有些意外的說道。

    “切,可能嗎?”

    “好像真是完成了,我靠,莫凡你是怎麼做到的,我們完成一個勘測點都差點全軍覆沒了。”彭亮一驚一乍的叫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