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因為你在我心里就是城堡里美麗又神秘的公主,很多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像童話故事里一樣攜著公主出逃。本來我以為我們在出逃的路上會發生很多事情,誰知道才施行沒多久就被抓回去了。”

    穆寧雪沉默著,沒有說話。

    許久,她才開口道︰“你很奇怪。跟他們一樣。”

    “其實我也覺得。”莫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臉上的笑容就沒有任何改變過,分不清他是在調侃還是在認真述說。

    “那就沒有必要說這些東西。”穆寧雪更關心的是現在,現在他們遇到的詭異狀況。

    “可我答應過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完來。”

    “有意思嗎,你自己都知道那跟童話故事一樣幼稚。現在的穆家,不是以前的穆家,你別自討苦吃了,更何況,我對你沒什麼興趣了。”穆寧雪很直白的說道。

    都多少年的事情了,穆寧雪專心修煉早已經將年少的事情忘得一干二淨,對莫凡更多的是一種年少犯錯的愧疚,再無別的什麼,她不希望莫凡誤會。

    “那是你還沒有發現我隱藏在松松散散外表下的人格魅力。”莫凡一臉無恥的說道。

    “你很奇怪,真的。不過,這或許是你心里想說的話,那我也給你一個回答︰他們已經給我安排了未婚夫,雖然我對他沒有一丁點感覺,但其實愛情在我心里並沒有那麼至高無上,所以你也別相信我是听從家族的安排迫不得已世家聯姻苦衷不苦衷了,我只是無所謂。”穆寧雪說道。

    這番話說出口,連穆寧雪自己也覺得有些怪異,因為往常她絕不會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內心,但仔細一想,就當是讓莫凡死心吧,他天生雙系,前途不可限量,沒有必要因為年少的那點執念去與那麼龐大的勢力對抗。

    莫凡听得不由吧唧了一下嘴。

    就穆寧雪這心態,不修煉點絕情功法都愧對你這傾世容顏和不可褻玩的氣質!

    不過,也蠻好的,很直白。

    古時候紅顏禍水不都這樣的嗎,誰是君王誰獲芳心?

    莫凡覺得自己一下子又有很高的人生奮斗目標了。

    說實在的,他對穆寧雪就是初戀的感覺,要說現在能不能放下,答案肯定是能。

    問題是,干嘛要放下?

    一個人努力奮斗,擁有更強大的實力、金錢、權力就是為了獲得更多選擇的權力,不需要因為吃飯錢而被人跟孫子一樣使喚來使喚去,不需要遇到喜歡的人還在糾結要不要放棄眼前的工作奔赴到她在的城市,不需要沒能力得到便強行割舍愛不釋手的東西然後自我寬慰︰自己其實沒那麼喜歡。

    穆寧雪跟別人有婚約又怎麼樣,有了足夠的實力你可以選擇搶還是不搶,而不是被迫放下,獨自躲在角落里哀傷。

    反正某人說了,跟誰在一起都無所謂,與原本安排好的過一生和被人搶走過一生,沒差!

    做男人,就該霸道總裁一點。

    不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不是好蛤蟆,何況自己不是癩蛤蟆,是如此玉樹臨風……

    ……

    ……

    一整夜,教堂里氣氛怪異至極。

    就在莫凡打算將內心這豪情壯志的執念埋入心底深處的時候,他脖子上的墜子出現了一道淺淺的漣漪。

    這漣漪很輕微很輕微,蕩漾到莫凡的腦海之中。

    漣漪擁有非常奇異的精神魔力,竟然一下子讓莫凡剛才的豪情萬丈冷卻了下去,感覺自己直接浸泡到了冷水里,更從一種莫名張揚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他眼楮恢復了清澈,黑色的眸子變得干淨無比。

    他看著穆寧雪清靈美麗的背影,似乎自己的執念讓她沒法繼續跟自己聊下去。

    “寧雪,等等。”莫凡叫住了穆寧雪。

    穆寧雪回頭看了他一眼,發現莫凡和剛才自大張狂的樣子判若兩人,反倒一副剛剛噩夢驚醒的模樣。

    “你還想說什麼。”穆寧雪也不確定,只是問道。

    “真的有古怪。”莫凡沉著聲音認真道。

    穆寧雪發現莫凡似乎理智了起來,于是點了點頭,開口道,“看來,剛才你也和他們一樣了。”

    “先別說這些,應該是某種心靈蠱惑。我脖子上戴著一個凝神魔器,剛才凝神魔器自己釋放出了精神漣漪,守護住了我的心神,我才從那種奇怪的狀態里面醒過來。”莫凡無比嚴肅的說道。

    穆寧雪神情凝重,她也在猜測有關心靈類的魔障,既然莫凡的凝神魔器都起反應了,就表明確實大家中了某種心靈蠱惑。

    “明聰會對白婷婷動粗,想來是因為他本來就喜歡白婷婷,還有很邪惡的念頭,然後蠱惑之下就付出行動。”

    “廖明軒嫉妒你,然後又對陸正河不滿,所以怒話連篇。”

    “白婷婷對你有好感,受到驚嚇後,于是下意識對你產生了依賴感。”

    “剛才你……總之,你自己知道。”穆寧雪說道。

    莫凡那個尷尬,自己藏在心里這麼多年的事情竟然就這樣暴露了,明明裝了很無所謂很灑脫的樣子啊。

    唉,不管了,先解決當下這個棘手的問題。

    “最先出問題的是明聰吧,我去問下白婷婷明聰去了哪里。”莫凡說道。

    莫凡走向了白婷婷,而白婷婷的眼楮卻盯著穆寧雪,帶著些許不帶掩飾的敵意,看來在白婷婷心里還是有些排斥穆寧雪的,至于是什麼原因就不太清楚了。

    莫凡走到了白婷婷旁邊,將凝神魔器抽了出來,放在了她的手掌心上。

    特殊的漣漪再一次蕩漾開,白婷婷身子不由的一顫,瞳孔重新有了焦距之後,眼楮一下子清澈明亮了許多。

    估計想到自己之前的行為,白婷婷臉頰一下子紅透了,都有些不敢去看莫凡的眼楮。

    “沒事,沒事,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情況了。我就是想問下你,明聰有去過哪里嗎,按理說這個教堂幾乎密封,也沒有任何妖魔的跡象……”莫凡說道。

    ——————————————

    (昨晚睡前我們還在福布斯啪啦啪啦榜第4,中午一起來,咱都掉到十幾名去啦~~~~~~~~~~一月一度的作者月票撕逼大戰,亂叔就變亂姨了,必定要是那個最潑辣蠻不講理,最毒舌揭傷疤的!亂盟支持者多,噴子更多,這種撕之大戰你們就按捺得住寂寞?別裝了,趕緊撕起來,先把十幾名前面幾個撕下來再說!用月票撕啊,做文明撕逼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