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整片的冰晶,簡直就是憑空出現的一副水晶油畫,蠱惑魔蛛更是油畫之中最爲精妙的雕塑,它一身的憤怒,它作爲戰將級高等生物的氣焰,它那勢不可擋的殺氣,全都還縈繞在它的周身……

    可它就是靜止了,連生命氣息都在一瞬間消失。

    周圍一大片都被凍成了冰晶,水池化作了一面鏡子,荒草變成了一株株輕易就會折斷的硬物,石塊也成了冰塊,冷冷的星光灑落下來,晶瑩之中透着一股子萬物俱寂的寒氣!

    莫凡瞪大了雙眼,不太敢相信這一箭的威力!!

    斬魔具莫凡是見過了,大都是呈現長劍、斬刃的形態,使用時可以讓魔法師擁有一瞬間的特殊斬之魔法,威力霸道至極並不遜色於一個毀滅性的中階魔法。

    莫凡當初也在競拍會上看過了,適合自己的斬魔具價格都是兩千萬以上,有些其他特殊形態的斬魔具就更加昂貴了,沒個五千萬人民幣都沒有資格參加競拍。

    莫凡自己進攻手段不算少了,所以纔沒有去在意過斬魔具。

    讓他根本沒有想到的是,今天自己親眼目睹了一種極其少見的弓魔具!

    幻化成弓,冰晶瀰漫,鑽石一般的塵埃飛逝,凌厲之箭落下之後,一大片區域瞬間凍結成冰晶,快得令人連一點反應都做不出來。

    其威力之恐怖自然不用多說了,問題是穆寧雪也不過是一位中階魔法師,她手頭上的魔具未免也太逆天了,想當初在切磋比試的時候她拿出這件弓魔具來,明珠學府的人得全部被秒殺啊!

    況且,釋放的冰根本不是之前的磐冰,而是更加高上一個境界的冰晶。

    冰種化作晶狀就表明那已經脫離了靈級冰種了,莫凡完全沒有料想到穆寧雪還掌控着更加強大的冰種。

    也不對啊,假如她的冰種更加強大,她沒有理由在之前隱藏着,蠱惑魔蛛不立刻除掉隊員們死傷更加嚴重。

    “呼~~”

    穆寧雪長髮重新靜落了下來,有些凌亂的遮住了臉頰,卻別有一番楚楚動人。

    她重重的喘息着,眉黛處的腥紅徹底消失,可剛纔還一副凌厲女皇的強大氣場的她在釋放完這一箭後整個人精力被抽空了一般,顯得疲憊至極,柔弱無比。

    莫凡急急忙忙的跑到她身邊,見她站都有些站不穩,急忙扶住了她。

    “還是不能夠完全駕馭……”穆寧雪話語斷斷續續,完全是在自言自語。

    “你怎麼會有這麼強的魔具?”莫凡說道。

    這冰晶弓絕對不是中階法師能夠使用的,按理說強行烙印這種高級別的魔具,自身的靈魂會承受不了而受盡痛苦折磨的。

    穆寧雪的修爲絕對沒有到可以使用這種魔具的時候,莫凡不禁有些擔憂穆寧雪的心魂了。

    冥修冥修,主要修的就是靈魂,根據修爲的不同所能夠烙印的魔具數量、強弱也會不同,像他們這樣的中階魔法師能夠烙印的魔具級別是有限的,像那些威力堪比高階魔法的斬魔具萬萬承受不來。

    穆寧雪這柄弓魔具的威力縱然沒有到達高階,但感覺相去不遠了,這樣的魔具烙印到靈魂上,靈魂簡直不堪重負啊。

    “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穆寧雪坐了下來,臉色毫無血色的她感覺隨時都會昏倒過去。

    莫凡自然不放心的守在旁邊,看着魔能近乎被抽空了的穆寧雪,他心中涌起了無數個疑問。

    這弓,似乎又與絕大多數魔具有些不同,究竟什麼地方不一樣,莫凡這個知識空缺的傢伙又說不上來。

    但莫凡有一種預感,他預感穆寧雪這些年來如此變化巨大很可能就與這柄弓有着某種關係。

    還有,穆寧雪的冰種似乎不單單是靈級那麼簡單。

    魔具的屬性假如是魔法師自身擁有的系,那麼魔具的威力會相應的附帶着該元素種。

    剛纔穆寧雪施展出的是某種冰晶,比磐冰更強,連戰將級中實力比較強的蠱惑魔蛛都被瞬間秒殺,可見其威力有多恐怖了。

    這是穆寧雪的最後底牌,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使用,看看使用後她那無比柔弱的狀態便知道了,可這裏面似乎還藏着很多祕密。

    ……

    穆寧雪休息了很久也不見她可以站起來,莫凡暫時不敢離開她半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終於睜開了眼睛,那雙美麗的眸子看着莫凡,隨後又很快移開了視線。

    無論如何她還是能夠從莫凡這張臉上看到一絲過去自己喜歡的影子,那種感覺藏在心底都要被遺忘了,可在某個瞬間還會憶起,緊接着就是明明凍結的心靈之湖中有一層薄薄的漣漪盪漾開。

    他在守着自己,穆寧雪心裏很感激。

    事實上她一直在心裏還存着一份感激。

    年少的莫凡和別的人不同,一切都無所畏懼,一切都不按常理去走。

    附近居住的孩子們都遠遠的看着自己,不敢接近,只有莫凡從來不會理會大人的叮囑和老一輩人的喝斥,髒兮兮的手拉着自己到處撒野,驅走了很多童年的孤獨與害怕。

    他吊兒郎當,他粗話成章,他頑劣痞性,可他也是唯一一個有勇氣在自己身邊廢話連篇的人啊。

    穆寧雪以前會喜歡他,沒別的什麼特殊原因,僅僅是因爲莫凡是離自己最近的男孩兒,其他男孩們要麼對自己敬而遠之,要麼奇怪奉承,要麼假裝清高,要麼羞澀得連話都不敢說,要麼裝腔作勢……

    搖了搖頭,穆寧雪將以前的那些事從腦子裏拂去。

    或許是被蠱惑的原故,纔會回想起這些事情來。

    “走吧,我沒事了。”穆寧雪站了起來。

    莫凡下意識的要扶她,穆寧雪卻沒有搭他的手,以前再怎麼親密那是以前的事了,現在大家都成年了,有各自的生活,有各自的忌諱,就沒有必要……

    穆寧雪還想保持自己的那份授受不親,結果莫凡這傢伙極不按套路出牌,一隻大狼爪就握住了她玉潤的手背,另一隻扶着柔柔的香肩。

    穆寧雪這會是實在沒什麼氣力了,不然非得一個冰鎖將這乘人之危的混蛋給吊起來打一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