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陸年眉頭一下子鎖了起來。

    他其實剛纔就在考慮着等陸正河過來在下手,但過於心急的他還是直接下達了命令。

    在他眼中這些不過是一羣根本沒有經歷過真正廝殺,真正戰爭的學生,面對這樣的屠殺甚至只會腦海一片空白的在那裏等死。

    誰知道那個叫莫凡的小子反應速度那麼快,竟然知道拿陸正河做人質。

    陸正河這小子也夠蠢,剛纔跑過來不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大……大哥,救我!”陸正河帶着哭腔的喊道。

    陸年殺得果斷,絲毫沒有一點憐憫。莫凡這傢伙也非常得狠,那些玫炎隨時都會往他身上撲去,陸正河可以肯定莫凡這傢伙絕對是說殺就殺,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的。

    “有點意思。”陸年抽了一口菸斗,擺了擺手,示意身後那羣魔法轟炸團暫時停手。

    陸年不能讓自己弟弟死去,從軍多年的陸年無兒無妻,比直接小上許多的陸正河基本上成爲他們這個家庭唯一的香火了,他陸年自己會在不久之後上法庭,他自己死不死無所謂,陸正河不能死了。

    但是,他並不能表現出很在意弟弟狗命的樣子。

    事實上,相比起這次任務,假如非不得已,他還是會選擇讓弟弟犧牲,因爲他要做的事情非常非常宏偉,成功了他將成爲改變世界格局的人。

    所有的犧牲都將變得值得!

    “你是什麼狗東西,給我聽着,我廖明軒是帝都魔法協會廖封之子,你殺了我,我讓你全家都去死!!”廖明軒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來。

    “哦?”陸年挑起眉毛,那雙眼睛突然閃耀起了一道褐色的光芒。

    褐色目光一閃,剛纔還在瘋狂叫囂的廖明軒突然間靜止了。

    他發不出任何的聲音,他身體變得僵硬,連一根手指頭都動彈不得。

    他的身體被一層灰白色物體所覆蓋,一開始只是腳趾頭的位置,漸漸的開始蔓延到他的全身。

    灰白色擴散得越來越快,看上去就像是水泥在很短的時間被曬乾了的樣子,問題是這些灰白是在廖明軒的身體上鋪開,也就是說他身體只要變成灰白色的部位,就全部凝固成了灰石!!

    廖明軒還望向掙扎,可沒過幾秒鐘他整個人竟然化作了一尊灰白色的雕像!!

    “這種人,更留不得。”陸年又抽了一口菸斗,就像擺平了一小撮垃圾一樣那麼隨意和不屑。

    有着幾分麻醉效果的菸草進入肺腑,背後伴隨了不知多少年的疼痛纔有了一些緩和,陸年腦子也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目光注視着正挾持着自己弟弟的莫凡,整個人就像一把血跡斑斑的妖刀,捉摸不透又危險至極。

    “說吧,你想怎麼樣。”陸年淡淡的說道。

    “是你想怎麼樣,我們跟你無冤無仇,爲什麼要殺我們。”牧奴嬌憤怒得整張臉的通紅了。

    質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她身子還是輕輕顫動的,很顯然她也害怕,卻要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對方這毫無徵兆的殺人太詭異,也最令人難以抗衡,好在莫凡似乎第一時間抓住了對方的命脈,控制住了陸正河這個叛徒。

    “你是牧戰興的孫女吧,有幾分膽識……如果我說,這件事是你爺爺也同意的,不知道你會作何感想。”陸年像妖怪一樣哈哈大笑了起來。

    陸年並不着急,他手底下的人已經將他們給包圍了。

    能讓陸正河活下來,那自然是好事,畢竟是自己唯一的弟弟,如果不行,還是都殺了,免得節外生枝。

    這般學生歸學生,身份都不太一般,儘快弄成歷練意外全軍覆沒爲妙,至於他們這些人背後的勢力的質問,死無對證了,還質問個屁!

    “這樣吧,一條命換一條命。小子你自己選,要讓誰活。”陸年一點都沒有談判的誠意,更完全是佔據一個上風的樣子。

    莫凡也皺起了眉頭來,這個魔鬼的脾氣實在摸不準,最重要的是莫凡到現在都搞不清楚這個傢伙爲何要殺他們,難道他們這羣人撞到了什麼他們不可告人的祕密,否則爲何殺人滅口?

    “你旁邊的小妞不錯,你們關係不一般吧。你放了陸正河那蠢材,我可以保證不殺她。”陸年咧開了嘴,滿嘴的大黃牙。

    “換五個,我,他,她,她還有她,其他人你自便。”莫凡直接點名道。

    莫凡這一點名可把羅宋、沈明笑等人給嚇壞了,差點給莫凡跪下來。

    而彭亮、宋霞也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莫凡,他們兩個好歹算莫凡隊友,卻沒有想到他連商量都不商量,直接將他們兩個給放棄了。

    “我說了,只換一個!”陸年聲音一下子寒了起來。

    “那讓我走。”莫凡不假思索的說道。

    “哈哈哈哈,好有趣的小子。”陸年一下子大笑了起來。

    此時,白婷婷、趙滿延、牧奴嬌都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莫凡。

    他們可沒有想到真到這種時候,莫凡連他們也放棄了。

    “我盡力了。”莫凡抱歉的對他們說道。

    “我無所謂,反正沒有你的話,我已經死了。”白婷婷悽悽的一笑,誰都能夠聽出來她的話語很勉強。

    牧奴嬌咬着脣,理智告訴她莫凡這樣是一個正確的選擇,換作誰也會這樣選,可心裏就是很難受,在那個魔鬼軍統說只能夠讓一個人活的時候,她嘗試着幻想過莫凡會不會讓她走,儘管只是有些荒唐的一閃而過的念頭。

    “莫凡,你這樣讓我對你失望透頂,不過,假如我真的死在這裏,我希望你以後幫我殺了這個傢伙……”趙滿延笑了起來,笑得難看至極。

    “不用你說,我也會殺了他。”莫凡回答道。

    陸年抖了抖卡着的菸絲,斜着眼睛看着這羣乳臭未乾的魔法學生們。

    “做好決定了,遺言說完了?放了陸正河,不然你們連一個活下去的機會都沒有。”魔鬼統領說道。

    “我剛纔已經說了,讓我走。”莫凡重複了一遍。

    “很遺憾,這裏所有人都可以走,就你不能走。”魔鬼陸年咧開嘴笑道。

    莫凡愣了愣,有些愕然的看着這個殺人如麻的高階法師。

    難道他們是黑教廷的人??

    不對,他們手段狠毒歸狠毒,明顯跟黑教廷沒有什麼關聯,他們每個人神情帶着幾分木然,一副明知道這番舉動會令他們萬劫不復的模樣……

    問題是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這羣人,太過詭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