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這樣,那我不用你弟弟的命換誰活下去了,我想死個明白,假如你告訴我你們這番跟黑教廷一樣沒人性的行為是為了什麼,我就把你弟弟給放了,至少能夠讓你的秘密徹底封存在這座荒城里。”莫凡直接開口說道。

    陸年有些意外。

    他並不是意外這小子這樣突然間變卦的決定,而是意外這小子明明很貪生怕死,為什麼在知道自己怎麼都得死的時候卻沒有一點不安的樣子,換作一般人都直接跪地求饒命了。

    “難道,他在拖延時間?”陸年心中暗暗道。

    陸年憑借著自己豐富的閱歷認定莫凡在拖延時間,問題是他想不明白這小子拖延有何意義,這荒郊野嶺不可能有人來救他們,而以他們這群人的實力,先不說能不能對付得了自己手下們了,有自己一個高階法師坐鎮,誰都休想活著離開。

    猶豫了一會,陸年最終還是答應了莫凡。

    用一堆話來換自己弟弟的命,怎麼都值得,陸年相信徹底逼急了這些學生,他們肯定會讓自己弟弟跟他們一起陪葬,他太了解弱小者臨死前那一點點可憐的報復心理和自尊了!

    “有一項實驗……”陸年站在那里,語氣平淡的敘述道,“這項實驗有可能改變人類現在所處的自欺欺人的格局。”

    “造福全人類嗎?真是偉大。那和我們這些出來歷個練的學生有什麼關系,難不成我們撞到了你們某個骯髒無恥的行徑,一定要滅口??問題是我們什麼也沒看到!”莫凡說道。

    “骯髒?”陸年抽了一口煙,笑著道,“一點都不骯髒。任何一項偉大的決策都避免不了血流成河,這項實驗死的人是很多,把你們算在內也是九牛一毛,但成功之後他造就的意義就截然不同,所有人都不需要生活在妖魔的鐵蹄之下,甚至可以殺到妖魔的老巢……”

    “你偉大你的去,來這里屠殺我們做什麼?”莫凡嘲諷道。

    “你們這樣劊子手的行徑,跟黑教廷那般畜生有什麼區別,還把自己說得那麼高高在上。”彭亮也鼓起勇氣罵道。

    “哼,你們這些生活在象牙校園的學生能懂什麼?那些魔法老師們永遠都在宣揚戰爭勝利的意義,從來就沒告訴過世人在那麼多場與妖魔的戰爭之中,究竟覆滅了多少人,究竟少了幾座城……人類好像是這個世界的主宰者,不斷的凱旋,不斷的出英雄,強大的守護之下人類生活如何安逸。荒謬,可笑!從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你們根本就不懂,人類只不過在小小的都市之中苟延殘喘,毫無意義的繁衍,自以為繁衍下去會更加強大,殊不知等繁衍得足夠多了,就是妖魔開啟一場饕餮盛宴的時候。它們會盡情享用人類,又會在享用的過程中有一點節制。它們不全部吃光,吃光了,人就不再繁衍了,下次也沒得吃了。何謂戰爭?無非是妖魔餓了,人類繁衍夠多了。”陸年說道。

    陸年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沒有笑,整張黑臉是一種義憤填膺的嚴肅。

    他經歷過妖魔與人類的戰爭,親身經歷的他比這般象牙塔里的學生更清楚真相是什麼!

    ……

    莫凡整顆心在下沉。

    這番話,太過顛覆了!再極端一點就是黑教廷給教徒們洗腦的講稿!

    假如博城災難只是戰爭的一個小小縮影,那麼陸年說得這番話確實是真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人類會在陸年口中這麼這麼的卑微。尤其是那句︰它們不全部吃光,吃光了,人就不再繁衍了,下次也沒得吃了!

    也就是說,人類能夠存活至今,不是因為法師們守護得有多好,而是妖魔們可持續發展戰略,何等可悲,何等顫栗?

    這些是真的嗎?

    莫凡也不知道。

    “人類的生存能力,創造能力,繁衍能力,不代表人類有多偉大,只代表著人類會比豬、羊更適合做圈養,飼料都不用,一本萬利。”陸年獰笑了起來。

    其實他很享受這種摧毀。

    想當初他剛入戰爭,他也認為法師會是人類的守護之盾,阻擋妖魔的入侵,結果……在真正的妖魔族群,妖魔部落,乃至妖魔帝國面前,人類真的不堪一擊!

    他原本美好的世界觀在戰爭中被摧毀,現在用來摧毀這般學生,有一種難以言明的報復快感!

    “那麼你說的這麼多大格局,都關系到人類了,又和我們有什麼關系?”莫凡將話題拉回到眼前。

    他不喜歡談那些大東西,他只想知道為什麼陸年不放過自己。

    自己壓根沒見過他,更不知道什麼實驗。

    “實驗關系到……”陸年說到這里頓了頓,想了想,這恐怕也算不上什麼特大機密了,于是接著道,“關系到新的系!”

    “你說什麼???”牧奴嬌、趙滿延都不由驚呼了一句。

    陸年嘴角一浮,重復了一遍道︰“新的系。成功了的話,我們就是新系的開創者!”

    “魔法的出現,使得我們有和妖魔稍稍抗衡的資本,可惜即便數萬年的變遷,法師們所能夠覺醒的系還是太少。最近一次的新魔法系-光系的誕生,是讓人類挽回了一點顏面,但這遠遠不夠,還需要更強的魔法系。”

    陸年說到這里的時候,整個人眼楮綻放出難以掩蓋的光芒。

    如果說剛才陸年還是一個殺伐果斷的冷靜魔鬼的話,那麼現在他就是一個沉浸在某種事件中的瘋子。

    他狂熱、瘋狂,而這副模樣是陸正河這個做弟弟的都從來沒有見過的,他的瘋狂被他冷酷的外表給徹底掩藏著。

    “你是說,你們即將創造出新的系?”趙滿延不敢相信的說道。

    “沒錯,你們以為我是一個滿腦子不切實際的瘋子嗎?”陸年笑了起來。

    “這……可是……”趙滿延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你,莫凡,就是新系的最佳試驗品!”陸年指著莫凡,就像是在看一個非常完美的物品一樣,帶著幾分多年壓抑之後釋放的狂熱。

    “我??”莫凡指著自己。

    “就是你。因為你天生雙系!”

    ————————————————————

    (猛求一下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