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也來得太詭異了。

    莫凡一邊跑,一邊讓自己冷靜下來,把這件事前前後後回想了一遍。

    首先這羣人不是黑教廷,會找上自己僅僅是因爲天生雙系的天賦。

    他們在做一種新系的實驗,而他們所作所爲又是見不得光的,也就是說所謂的新系多半是陸年這個魔鬼一廂情願的認爲。

    記得真正的新系誕生,那都需要很長時間的探索,最重要的是他需要得到整個魔法界的認可,尤其是魔法協會。

    魔法協會從未公佈過有關新魔法系的研究,這就說明這很可能是某種以生命爲代價的殘酷邪惡之術,甚至類似於黑教廷那可怕的詛咒,將活人變成黑畜妖那種怪物。

    但凡會以活人爲代價的實驗都會被稱之爲邪術,其中最爲成熟的一種邪術就是黑教廷所掌握的黑畜妖的煉製。

    魔鬼陸年有提到過這種實驗是從異變的寄生生物中找到的突破口,這所謂的新系很可能就是將人變成怪物。

    確實,如果像鱗皮母妖那樣,擁有以血感染寄生的能力,將活人變成鱗皮妖兵那樣的生物,那麼人類的整體戰鬥力將獲得大幅度的提升……前提是這些人被寄生變身後還能夠保持理智和完好如初。

    一番總結,這新系一定是和活體變妖有關,甚至於當初突然出現的變異寄生生物鱗皮母妖有可能是在魔都某個神祕魔法實驗室中流落出來的!

    莫凡可不想被拿去做實驗,就算他勉強算個外星人,那也不代表自己要去給人類拿去造福人類之用。何況那些都是陸年的一面之詞,天知道那會不會就是跟和教廷一樣的邪術。

    “不知道穆寧雪怎麼樣了,應該沒有死吧,但願白婷婷能給她續住命。”莫凡不免擔憂了起來。

    被蠱惑之時,莫凡向穆寧雪吐露了自己藏在心底的一些話。

    就像一個喝醉酒的人道出的話語,那有可能是真話,也有可能是情緒化的言語。

    不管是情緒激化,還是確實對她念念不忘,她以命弓救下了必死的衆人,這份情莫凡就不能輕易割下。

    這個魔鬼陸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親手將他給宰了,簡直毫無人性可言。

    還有陸正河那個王八蛋,竟然一直留下記號,結果引來這樣一隻殺人魔鬼,不知道穆寧雪的冰晶剎弓有沒有將他直接凍死,沒有的話自己也得把他的心肝給挖出來,真不是個東西!

    ……

    莫凡逃入到了荒城,他能夠感覺到魔鬼們正在後面追擊着。

    還好礙於荒城一些土著居民,陸年他們並不敢大搖大擺的在荒城中飛行,這給了莫凡有了一絲逃跑的機會。

    莫凡現在是哪裏危險往哪裏衝。

    自己孤身一人,行動起來肯定比陸年那麼一大羣人靈巧許多,但玩捉迷藏的話遲早要被他們給逮住,必須借一借這荒城中的兇物來削減他們的人數。

    “應該是這個方向,但願那隻蜥顱巨妖能長點心。”莫凡自言自語着。

    莫凡之前獨自去勘測的時候誤闖了蜥顱巨妖的領地,那是一片半乾旱半沼澤之地,原本是市中心的金林區就跟沉入到了一大片泥潭汪洋中,許多大樓都沉下去了快一半。

    金林荒城棲息的妖魔種類繁多,可這一片四處都能夠看見一些奇怪泥塘的區域卻是很多妖魔的禁地,因爲這裏棲息的是統治着着整個洞庭湖平原以及洞庭湖的蜥顱巨妖之地。

    這座人城,就是被蜥顱巨妖部落給佔領的,校方給出的情報明顯不夠準確,蜥顱巨妖並沒有完全撤離這座城,至少有一支還在這裏生活着!

    莫凡此時就在往蜥顱巨妖的地盤跑,這裏是金林荒城最危險的地方,那也會是他唯一逃生的希望。

    前方,一大片長滿了蘆葦的沼澤之湖近在咫尺,所有的泥塘平靜得跟一片很普通得荒地沒有什麼區別,就是那些只露出一個屋頂卻只有半米高的屋子零星的散落在不同的地方顯得幾分怪異。

    這裏很安靜,成片成片的蘆葦之中也聽不到一點蟲鳴鳥叫聲,唯有一些泥漿中升起的奇怪氣泡表明着這裏並沒有看上去那麼死寂。

    “呼~~~!”

    疾星狼突然間呼出了一口氣來,那雙銳利的眼睛盯着旁邊泥潭岸邊的一坨幹泥巴。

    “那有什麼好看……我草!”莫凡剛要說話,突然間發現那一坨幹泥巴竟然動了起來,一個滿是獠牙的大口直接咬了過來,喉嚨深得估計可以直接吞下一個成年人。

    僞裝,這怪物竟然懂得僞裝。

    它的膚色跟泥一模一樣,它的皮膚更是和那些乾燥的泥渾然一體,它趴在原地一動不動的時候莫凡真就覺得那什麼都沒有。

    幸好疾星狼的警覺性足夠強,靈巧的往旁邊一跳,讓這隻蜥顱巨妖撲咬了一個空,否則那堪比巨鱷的咬合力估計能把人生生咬成兩段。

    蜥顱巨妖一共分爲幾個級別。

    奴僕級的統稱爲蜥顱巨妖,它們體型接近成年大鱷,頭顱爲蜥蜴,兩腮可以像雨傘一樣打開,尾巴大概有整個身長的三分之一的長度!

    戰將級的蜥顱巨妖就有另外一種名字了,叫做巨亡蜥。

    巨亡蜥會呈現出不同的屬性,有火屬性的,有毒屬性的,有冰屬性的,有土屬性的……

    此時莫凡遇到這隻會僞裝的巨亡蜥明顯就是土屬性的,它身體化作了和背景幾乎一致,若不是目光特別銳利的,根本就發現不了,有什麼小生物從旁邊走過去,真就一口吃下去,連死了都搞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被一層泥土給殺了。

    土巨亡蜥咔嚓着那白森森的獠牙,那雙原本緊閉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瞪得有拳頭大,眼珠子都要凸出來,沒有一點神采。

    它爬行的速度並不慢,整個厚重的軀體半貼着地面迅速的遊了過來。

    這土巨亡蜥無比狡猾,佯裝是要再一口咬過來,等到疾星狼往側面跳躍閃躲的時候,它的身軀猛的一甩,如鐵錘一樣的巨尾一下子朝着疾星狼閃躲的方向砸了過去。

    疾星狼在跳躍的過程中被生生的掃飛了出去,身軀飛出了有十幾米遠。

    莫凡也連帶被掃飛了,重重的摔在了一堆蘆葦叢中。

    疾星狼胸腔的骨骼估計斷了幾根,剛纔莫凡是聽到清脆的聲音了。

    “吼~~!吼~~~!!!”

    疾星狼發出了惱怒的低吼聲,爬起來的時候更是根本不理會骨頭斷裂的問題,凌厲的眼睛射出冷光來。

    “別戀戰,我們後面有魔鬼追兵。我們往深處走,看看能不能有更多的這種土巨亡蜥,坑殺他們幾個人。”莫凡對疾星狼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