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裏有些零散的屍體,好奇怪。”紅鳥比較心細,看着零散的屍體道。

    “很正常,它們內部爲了爭奪自己的地盤、配偶,都會相互廝殺的,走吧,我們離寶物更近一步了,哈哈哈,等拿下了那個流沼,大家就一起發財啦!!”神經比較大條的黃卓思大笑了起來。

    他這樣一喊,衆人表情馬上就奇怪了起來,目光有意無意的看向那個叫做離曼的女人。

    “白癡,你把我們要找的土系靈種都給說了出去。這流沼可是極品土系靈種,市場價怎麼也得三千萬,壞了大事,把你活剝了!!”隊長樑大錘瞪了一眼黃卓思。

    黃卓思尷尬一笑,特意看了一眼離曼,發現這個女人只是往這裏看了一眼,似乎對流沼這種靈級土種並沒有非常大的興趣。

    進入到了山谷,從這裏眺望山谷的西面,那個叫做絢麗璀璨啊,夕陽呈現金色,而遍地的蠕動的東西鋪成了一個金色的地毯,覆蓋了半個山谷盆地不說連西面的半個山面都是,遠遠看過去真的跟金子遍地一樣!

    “我勒個去,這得多少隻蜥顱巨妖啊!”紅鳥驚歎的看着這一幕,並沒有覺得壯麗,反倒是幾分頭皮發麻。

    萬一他們被堵在這山谷裏,那真的事綿羊入狼羣當中,一點生還的機會都沒有。

    “隊長,你確定我們要進去嗎?”看到如此多的蜥顱巨妖,黃卓思有些打退堂鼓了。

    寶物固然重要,命沒什麼都是白搭。

    “我……我也覺得風險太大了。”其他幾人說道。

    “到都到這了,放心吧,紅鳥既然有計劃,就一定不會有問題。”樑大錘長吐了一口氣,話是那麼說,表情卻一點都不輕鬆。

    還好這個山谷足夠大,藏身的地方不算少,不然往這妖魔山谷中闖,幾條命都不夠用。

    ……

    離曼進了山谷後就與獵法師隊伍分道揚鑣了。

    她也有幾分興趣,但她一個堂堂軍統也不能去去搶別人收集資料、制定計劃、冒生命危險去得的土系靈種吧。

    離曼順着那些特殊屍體的痕跡就去了,獵法師隊伍見她跟他們要找的東西不是一個方向,也隨她去了。

    和女人相比,他們更在乎寶物,有了寶物,賣了錢,什麼女人找不到?

    然而,這一隊人進入到山谷後沒多久,有一個身形敏捷的人緊隨其後,也入了這個特殊的西照谷當中。

    他看了一眼朝不同方向走的獵法師和女法師,又檢查了一遍屍體,最終是往女法師走的路跟去了……

    此人正是離開了軍部,獨自闖入這洞庭湖平原的張小侯。

    他其實從比翼市一直跟着大錘隊伍到了這裏,整個過程都沒有被那羣老練的獵法師們察覺。

    在軍隊裏,張小侯主學習的就是跟蹤和祕密執行,算是軍法師之中的特種兵了,這和他修的兩個魔法系有莫大的關係。

    “凡哥,我很快就能夠找到你了!”看到散落的屍體死狀,張小侯頓時信心大增。

    ……

    ……

    離曼順着屍體繼續尋找,她堅信自己離那個洞庭湖死神越來越近了。

    洞庭湖死神是最近獵者聯盟那邊傳出來的詞彙,洞庭湖一帶很多地區都出現莫名其妙的大面積蜥顱巨妖死亡,人們發現它們死狀無外乎那幾種後,便將這兇手稱之爲洞庭湖死神。

    離曼就是針對此事前來巡查的軍方人員,洞庭湖一直是敏感和躁動地帶,任何細節她都不會放過的,怕就怕有新的統領級生物誕生甚至更強的生物出現,那對比翼市來說又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奇怪,感覺腿有些沉重,就算我有陣子沒出來,也不至於體能下降得這麼快?”離曼走過了一處沼澤之地,不得不尋找一塊乾燥的地方休息。

    她急急忙忙的脫掉了靴子,檢查自己腿部的狀況。

    “該死,我怎麼會這麼大意!”離曼終於發現原因了,自己腿部不知道什麼時候染上了沼澤之毒,白皙的玉足竟然全部變成了一大片紫色。

    離曼是不久前才被調到洞庭湖平原這裏來的,她對這裏的環境不是特別的熟悉,更對這裏的毒物沒有絕對的防備。

    “不對啊,我嚴格按照老隊友們的告誡,該防毒的措施都做了,再加上我自身的修爲,沒有理由這麼輕易就染上這種毒,難道這是一種新的毒素……到底是什麼東西釋放的,毒性這麼強!”離曼坐在一塊日曬石上,發起愁來。

    她什麼解毒藥劑都帶了,也都用過了,卻驚駭的發現根本壓制不了這種漸漸順着自己雙足往上爬的沼澤毒性!

    沼澤是水系和土系的混合,水解毒藥劑和土解毒藥劑她都用過了,完全無效。

    這下麻煩大了!!

    離曼一點都不懼怕妖魔,來多少她宰多少。

    可毒這東西,絕對是世界上最最噁心的,她對毒這玩意兒本身就不是很瞭解,這次孤身前來又沒有做完美的準備,碰到這種頑固之毒,令她頓時有些束手無策。

    “獵法師他們都走遠了……難不成發信號求救??軍部是會派人過來,可……他們要知道我任務一半被毒給制住,灰溜溜被救回軍部,那不是更被笑掉大牙,那般老東西早就不太喜歡我到比翼軍區摻和他們的事情!”離曼咬着牙,最後還是放棄了求救。

    她繼續嘗試各種解毒之法,然而這毒性的強度遠超出了離曼的預料。

    當紫水色的毒漸漸爬到了裏面雙膝位置上的時候,離曼後悔自己剛纔愚蠢的決定了。

    這毒,相當不尋常!!!

    天色發黑的時候,離曼感覺自己身體無比昏沉了,甚至想要發射信號都變得困難。

    信號需要構架的,普通的信號就是給妖魔發信號燈,離曼整個人頭暈目眩、氣喘吁吁的靠在變得冰涼的石頭上。

    毒素越爬越高,離曼卻提不起什麼力氣來,隱隱約約聽到周圍有蜥顱巨妖的怪叫聲,她的眼皮不爭氣的要蓋住她。

    她不確定這個地方夠不夠隱蔽,但現在她能做的就是祈禱別被蜥顱巨妖發現,否則……

    “滋滋滋~~~~~~~~~~!!”

    就在離曼要昏沉睡去的時候,她隱約感覺有一道強勁的電流從自己面前一閃而過,準確無比的擊穿了一隻朝着這裏爬來的蜥顱巨妖,當場擊斃。

    離曼心臟一跳。

    要不要這麼倒黴,碰到一種連她這種高階法師都無法抵擋的莫名毒性不說,竟然在自己昏迷前那個洞庭湖死神出現了!

    雷電擊穿,這是蜥顱巨妖絕大多數的死法啊,她很肯定那個漸漸靠近自己的身影是自己要找的元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