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簡陋的山洞,一把正旺盛燃燒的篝火,一個坐在石頭上衣裳襤褸宛如一個原始人一般的男子,旁邊更有一位身材火爆即便平躺着都起伏起驚人胸圍的女子。

    女人的軍綠色長褲已經被褪掉了,露出了粉紅色的驚豔小褻褲,窄窄的小內內完全無法遮住她那成熟飽滿的純色,肥美的肉肉暴露在空氣中,在火光的照耀下更加誘人。

    山洞、篝火、男人、女人,這樣一幅畫卷總是可以令人浮想出無數的動人情節!

    “這鬼地方怎麼會有女人?”男人自言自語的說道。

    “嗯~~~”旁邊躺着的女人突然發出了一聲好聽的鼻嚀,頓時整個山洞氣氛更加乾燥不已了,甚至能夠聽見某人咽口水的聲音。

    “糟糕,忘了幫她穿褲子了。”

    話音剛落,離曼已經從昏迷中甦醒過來,她睜開眼睛之後便茫然的看着周圍,終於發現旁邊坐着一個頭髮長如野人一般的傢伙,她頓時凝神靜氣,習慣性的要動用魔法。

    “你中毒了。”長髮野人咧開嘴,露出了一口好牙。他的虎牙有些尖銳,感覺像兩把劍要從上吻中暴露到空氣中。

    “你是……獵人?”離曼回過神來,表現得很是冷靜。

    她之所以要頓一頓再說,實在是這個男子的模樣太過野人了,獵法師再不濟也能夠給自己一個清爽啊,這傢伙不知道離開都市多久了。

    “差不多吧,短時間內是沒法離開這荒郊野嶺的。”男子笑着回答道。

    “你救了我?”離曼說道。

    “是啊,你中的毒很可怕,當初我染上的時候也費了很大的功夫才解掉,不過你體質比我想象中的要強,還以爲你至少昏迷個七八天呢。”野人男子說道。

    “謝謝,事實上我以前沒這麼不小心的。”離曼解釋了一句。

    “你一個女人怎麼獨自在這種危險的地方行走?”野人男子問道。

    “你不也一個人嗎?”離曼反問了一句,眼睛裏帶着幾分獨立女性的傲然。

    “說的也是,你也是衝着山谷的寶物來的?”野人男子繼續問了一句,那雙黑色的眸子倒是挺會找時候偷看女人的。

    離曼搖了搖頭,她回想起自己昏倒前看到的雷電,又仔細看了一眼野人一般的這個男子,開口道:“我巡查的,最近這裏出現了一個殺戮過重的東西。”

    “哦,哦……”野人男子有些不自然的轉開了視線,轉開話題道,“不是去找寶物的就好,死了不知道多少人了。”

    “死了很多人?”離曼愣了一下。

    “對啊,你以爲你的毒是怎麼中的。我提醒過幾批人了,結果他們完全不理會我。”野人男子說道。

    “這個山谷很不尋常。”離曼蹙起眉來,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中毒的情況和自己進入山谷時嗅到的那種令人不安的氣息。

    她是一名高階法師,連她都差點栽在了這裏,更不用說那些獵法師隊伍了。

    糟糕,大錘的隊伍還不知道這地方有大問題,但願他們別中上那種毒,不然全得死在山谷裏。

    “你的毒還要過陣子才能夠完全解除,你就暫時躲在山洞裏吧。”野人男子說道。

    “你爲什麼在這裏?”離曼詢問道。

    “收集點東西……”野人男子神祕的一笑。

    “看夠了沒有?”離曼額頭上已經全是黑線,瞪着這個野人男!

    “呃……我出去一下,你把褲子穿起來,我幫你曬乾了!”野人男一臉尷尬的出了小山洞。

    離曼真是有些忍無可忍了,她在和這個傢伙對話的整個過程已經在無限暗示對方出去,誰知他跟沒事人一樣在那裏聊個沒完了!

    要不是看在他救了自己的份上,拔自己褲子的這件事就不可饒恕!!

    ……

    回來之後,透着一股子豹性的女人已經穿上了褲子,她正注視着篝火思考着自己是否被這個野人那啥的問題。

    剛纔她稍微檢查過,那裏異樣倒沒異樣……至於那個東西早破了,作爲一個女軍法師,貞潔象徵早就獻給了嚴酷的訓練,跟男人毫無干系。

    “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離曼看着這個走來的長髮野人。

    離曼心裏暗暗奇怪,這個野人在這裏生活了多久啊,頭髮都要拖到地板上了,根根如鋼絲,再加上虎牙如獠牙,要不會臉還長得正常離曼都以爲是一個狼養大的男人呢,簡直狼族少年的翻版!

    “我沒時間。”狼少年很直接拒絕了。

    “我都沒說什麼事。”離曼有些氣惱的說道。

    “姐,我真沒時間,我自己的小命都還吊着。”狼少年說道。

    “你要做什麼,我可以幫你,但現在我希望你去告知前不久進入這裏的獵法師隊伍,就說是我提醒他們別輕易闖進去,會送命。”離曼說道。

    離曼對那隊人印象還可以,儘管他們色眯眯了一點,但她早就習慣了這種注視。

    “我真是……就差在那裏立個牌子!山谷中心沼澤的東西本來已經受傷了,結果這些日子一隊接着一隊的法師去送溫暖,拉都拉不住!”狼少年抱怨道。

    離曼沉下心思考了一番。

    想來有消息放出說山谷內有土系靈種,還是極品,所以不斷有獵法師前來探寶,結果這山谷就是一個坑,坑了不知多少活人,像這種全軍覆沒的消息短時間是不會傳回到城市裏的,要是消息散播的過大,還會有接連不斷的人去送死。

    連她一個高階法師都中招了,來再多的隊伍也得死啊!

    “你說那東西受傷了,你怎麼知道?”離曼很快對這個狼少年起了一些疑心。

    別人都是走到一半就掛的差不多,偏偏這傢伙好好的活在山谷裏。

    還有,自己明明感覺到那個洞庭湖死神在自己昏迷的時候出現過,最後爲什麼變成這個野男人救了自己,是自己出現錯覺了嗎?

    “這個……你就不要操心了。”狼少年支支吾吾道。

    “我還不知道你名字。”

    “哦,叫我梵墨。”

    “你好像對這裏蠻熟悉的,我不想看到太多的人死了,都是中階級法師……我們一起除掉山谷裏的東西。”離曼盯着這個看上去很不尋常的青年,認真的說道。一切存在的隱患,軍方都有義務剷除,離曼作爲軍統遇到這種事情,是義不容辭的!

    莫凡倒是愣住了,上下打量了一番這個有着一種說不出的威嚴氣質的女人。

    “我確實在想辦法解決它,可惜就我們兩個人的話應該搞定不了,得有一個足夠靈活的傢伙引開那羣毒物。”莫凡說道。

    “我們進山谷前一直有一個鬼鬼祟祟的傢伙跟着我們,這人應該學過一些軍方的追蹤和隱匿本領,我把他找來。”離曼說道。

    “那也不夠,得有一個實力強到可以勉強和統領級生物周旋的人……唉,算了,就試一試吧,你先去把那激靈傢伙找來。有言在先,我要的東西別跟我搶,不然你們都有生命危險。”莫凡說道。

    “我對東西沒興趣。”離曼不食人間煙火的說道。

    ————————————————————————————————

    (安妮小朋友,很不巧前天剛得知我大舅和你有一樣的遭遇。今天聽你了你朋友的訴說,我卻覺得你更讓我欽佩,因爲你比一個五十歲多歲的大老爺們還要堅強和勇敢。

    我的大舅到現在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病人,不敢去面對治療,怎麼勸都沒有用。

    借誰與爭鋒餘洛晟的最後一次戰役來說,逃避永遠只會讓一切更加惡化。加油,哪怕存在着令人傷感的概率,也不要放棄。選擇逃避,康復的概率就是零,我不知道我大舅接下去幾年會發生什麼,但我相信接下去幾年,你一定會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亂叔每天都更新,每年都在寫,還要寫個十年,二十年,更新到需要大家的孫子在清明時分燒結局,所以你也得給我追着看,每天的更新都不能落下,要看到誰與爭鋒的電影出來,要看到莫凡踏上至高魔法塔的最頂端。亂叔可不輕易送吻,這次就:::“唔嘛”一個,要乖哈~~還有更多比亂叔在你心中更重要得多的人在爲你守護。

    你是最強王者的小安妮,要一套帶走青銅癌,要完爆它!

    祝安妮小朋友早日康復,我答應你親口跟我說你手術順利的那天我一定會加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