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離曼臉上難得有了一絲笑容。

    比翼市最大的隱患就是蜥顱巨妖部落,離曼來到比翼市這段時間來一直沒有想出什麼可行的辦法來壓一壓蜥顱巨妖們。

    原本她是來這裏探查洞庭湖死神的情況,想知道洞庭湖死神是什麼,竟然可以殺死那麼多的蜥顱巨妖。

    誰知到了這西照谷,竟然遇到了一個野人和一個膽子極大的小軍官,這兩人用最簡單的鶴蚌相爭的計謀解決掉了一個蜥族的統領,這對離曼來說絕對是好消息,可以讓比翼市稍稍鬆一口氣。

    而看到沼毒千蚣是最後的獲勝者後,離曼又是靈光一閃,使用光系魔法將對它進行聖言標記,讓它活下來,再對蜥族進行牽制。

    死一隻蜥族統領,造就了一個蜥族天敵,這一番舉動相當於壓制住了整整兩個蜥顱巨妖族羣啊!

    “之前說過了,這屍體歸我的。”莫凡指着一座肉山一樣的武殼巨蜥屍體,認真的說道。

    “嗯,我得到了我想要的。”離曼說道。

    “凡哥,我也得到我想要的了,這座山,你搬回去能蓋層大樓了。”張小侯咧開嘴笑道。

    統領級生物全身都是寶啊,莫凡得在這屍骸上費一些功夫,將值錢的東西都給剔出來。

    “我幫你個忙吧,我讓一隊軍法師過來,幫你將這統領屍骸給分解了,你一個人不知道要弄到什麼時候。”離曼說道。她的臉上已經有了明顯的血色,紅潤紅潤的,看上去很有女人味,不知是毒性完全解除了恢復了血色,還是解決了一個大隱患,心情特別好。

    “要不,你們軍方直接買了吧,看在這次你出力也不小的份上,打個九折賣你。”莫凡也覺得自己獨自處理這麼大的屍骸是個頭疼的事情,索性說道。

    “也可以,研魔部那邊肯定需要一隻蜥族的統領進行解析。”離曼作爲軍統,這種事情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拍板了。

    “合作愉快。”莫凡伸出了髒兮兮的手,手毛還特別的長,顯然是惡魔化沒有褪除乾淨。

    “合作愉快。”離曼也溫和的笑了笑,那雙狹長的眼睛眯起來,帶着幾分欣賞的道,“你很特別。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中階法師擊殺統領級生物。在高階領域裏,能夠擊殺一隻統領級生物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功績!”

    “呵呵,我做了幾個月野人可不是爲了迴歸自然體驗淳樸。”莫凡笑了起來,兩顆上虎牙呈現劍齒狀。

    “那麼你可以告訴我,這兩隻統領爲什麼在我來之前都已經受重傷了嗎?”離曼那雙眼睛緊緊的盯着莫凡,像是要看穿他隱瞞的一切。

    “天知道。”莫凡翻了個白眼,一副不關我鳥事的樣子。

    離曼見他已經開始打岔了,也沒有去追問下去。

    她相信洞庭湖死神和眼前這個野人有很大的關係,但終究是什麼離曼也說不清楚。

    ……

    ……

    返回到了比翼市,莫凡感覺最後一次的惡魔反噬就要到來了。

    這對莫凡來說就是渡劫,使用了不屬於自身的力量之後要接受天譴,渡過去了安然無恙,沒渡過去,萬劫不復。

    莫凡自己都不知道殺了多少蜥顱巨妖,更不知道用了多少精魄,總之他再也不想被惡魔支配了,要不是小泥鰍墜擁有凝鍊精魄的能力,自己死了不知道多少輪了。

    承受下這最後一次惡魔反噬,自己體內的惡魔血利子應該會徹底消失。

    假如惡魔系不會有這麼大的副作用,莫凡是不會捨得割捨掉這惡魔血脈的,那種翻手爲雲覆手爲雨,打得統領夾着尾巴做人的感覺,確實爽的不行……

    奈何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強大,代價太大了!

    記得蔣藝說過,假如能夠活下來的話,修爲會下降。

    在比翼市,莫凡利用統領級殘魄渡劫之後,他的靈魂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修爲也隨之降了下來。

    這讓莫凡有些欲哭無淚,好不容易纔將火系修到了第三個級別,那烈拳-九宮霸氣得令人陶醉,結果修爲直接降到了第二級,重新迴歸到了烈拳-地煞!

    火系修爲下降就算了,雷系、暗影系、召喚系全部下降了一級……

    假如惡魔系的強大讓莫凡還心存幾分眷戀的話,那麼這妥妥的修爲下降讓他更加堅決了。

    修爲來之不易啊!

    當然,現在莫凡想化身惡魔也不太可能了,度過最後一次惡魔反噬,他體內的惡魔系能量就徹底消散了,要想再化身惡魔的話就需要一個新的血利子。

    血利子再軍方手上,莫凡有考慮過靈魂和身體恢復後身上備一個,和修爲下降一級相比小命沒了更可怕,那也是往後的事情了。

    ……

    恢復了自身之後,莫凡跟着張小侯到了南方軍部。

    現在莫凡能夠相信的軍方人員就只有斬空了,惡魔系得事情被他全全壓了下來,知道祕密的人並不多。

    “你小子不一般的命大,這都沒死。”斬空看到了活的活蹦亂跳的莫凡,不禁無良的笑了起來。

    “跟死了沒什麼區別,我修爲下降了。”莫凡苦笑的說道。

    “沒事,這種下降的話應該很快就修上去了。我讓人對你身體進行了全面的檢查,你身體裏的惡魔血脈已經清理乾淨了,靈魂也在康復中。”斬空說道。

    “那就好。”莫凡點了點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另外,我拿了血利子的一些氣體對你進行了實驗,發現你身體已經免疫血利子了。”斬空說道。

    “免疫??”莫凡大爲不解。

    “說白了,血利子對你沒有用了,你也不可能再惡魔化。如果它真的是一種新系力量的話,那麼惡魔化後的你應該相當於覺醒了一系。現在你還是四個系,並沒有所謂的惡魔系在你精神世界內出現。那般傢伙研究的東西無非是一種感染似的病毒,類似於興奮劑、生化藥物,和新系沒有一毛錢關係。”斬空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

    把邪惡的力量當做能夠改變世界的新系,陸年這羣人終究是扭曲了觀念的瘋子。

    “你先在我這裏修煉吧,把修爲恢復到原先的層次。你的死訊繼續保存着,免得黑教廷還對你虎視眈眈。過陣子你身體沒異樣,就可以滾回學校了。”斬空說道。

    “多謝總教官。”莫凡大難不死,一身輕鬆,心情也格外舒暢。

    “凡哥在這裏多住一段時間啊。”張小侯笑呵呵的說道。

    “你給我滾去古都,讓你在那裏好好進修,你到處瞎蹦躂。”斬空毫不客氣的罵道。

    張小侯聳着腦袋,不敢再說話了。

    “古都西安嗎,聽說那裏離亡靈之地很近啊。”莫凡說道。

    張小侯拼命的點頭道:“死物動不動就爬出來,清理都清理不乾淨,因爲沒多久它們又‘活’過來了。話說有了土系靈種-流沼,我再也不用怕被亡靈圍攻了!”

    “有機會去開開眼。”莫凡感慨了一聲。

    多少個王朝興盛衰敗,多少兵魂埋骨黃沙!

    旭日東昇的時候,萬物復甦、生機勃勃;

    夕陽沉入地平線之後,萬靈狂歡,迫不及待的掀開裹在它們身上的泥土、屍布、棺蓋,歌頌黑暗!

    墓穴、皇陵、戰場、亡坑、鬼俑……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驚心動魄的國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