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哪個混蛋,竟然敢把本小姐踹到水裏,我跟你拼了!!”

    “是那個墨衣服的,就是他!”

    “姐妹們,拔他一層皮下來,我們浙江學府梨花三姐妹絕對不是好惹的。”

    中分發……呃,披頭散髮女孩已經整個人都變成瘋婆子了,她管不得身上溼漉漉的冰水,已經描畫起了星軌。

    那個叫做陳雲琪的女孩更狠,星圖在她腳下慢慢的浮現,卻由於渾身發抖,一個噴嚏直接把這星圖給弄斷了,氣得她更是抓狂。

    “就憑你們幾個滿嘴吐酸的騷包也想跟我鬥?”那墨襯衫男子饒有興趣的吹了一下口哨,眼睛瞟着這幾個女人溼漉漉的身材,慢悠悠的道,“一個腰粗,一個胸垂,還一個腿太開,也難怪你們成天跟個怨婦一樣在那裏bb別人沒完沒了!”

    三個女生被這無恥男瞬間戳中軟肋,徹底瘋掉了,再也沒有顧及學院不允許在鬥場外私鬥的規定,星軌與星圖堅決浮現。

    “雷印-雷場!”

    莫凡雷系魔法信手捏來,手一揚,紫色的電弧密密麻麻的飛竄而出。

    電弧多數從空中飛去,少部分順着地表快速的蔓延,很快這些電弧就在三個女人周圍組成了一個範圍達到20米的電弧之場。

    雷電噼啪亂響,不斷的傳遞,再加上女孩身上有水更容易導電,於是還不容易準備好的初階魔法全部崩盤,被這雷電電得在那裏像原始人踏火盆一樣手舞足蹈了起來……

    她們的頭髮直接焦了大半,本來就襤褸不堪,再享受過雷電之後,便徹底口吐青煙,不成人樣,剛纔還美美、妖嬈的她們現在簡直可怕的不能見人,比鬼還要猙獰幾分。

    雷電的威力是被稍微控制了幾分,不造成什麼直接傷害的同時,保證她們足夠狼狽!

    “這雷印……”一旁的柳一林又愣住了。

    陳雲琪好歹是一名中階法師,另外兩女實力同樣不弱,半隻腳踏入中階了的,結果她們比別人早施法被人搶佔了先機不說,還被一個初階魔法全部電得毫無還手之力!

    這個雷印的使用者明顯很懂得控制力道,不傷人,就要讓她們難堪,路人見到三女那副鬼樣子紛紛大笑了起來。

    “你……你給我等着!!”

    “有本事報上名來,我陳雲琪一定要你好看!!”陳雲琪聲如潑婦的罵道,一邊罵,嘴裏還一邊吐煙。

    那墨衣男子邪邪一笑,脫口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明珠學府沈明笑!”

    “沈明笑……好,你等着死吧。”

    陳雲琪放下狠話便急匆匆的逃走了,作爲女生,形象終究是最重要的,她們可不想繼續呆在這裏被當成笑料。

    看着三個毒舌女逃竄,墨襯衫男子笑了笑,徑直走向了心夏所在的位置。

    輪椅上,有着一雙清澈寧靜眸子的心夏微微張開小嘴,臉上滿是驚喜與激動……

    很快,她的眼睛也溼溼紅紅了,重重的一眨,睫毛上滿是露水。

    “傻丫頭,哭什麼,不是告訴過你我還活着嘛。”莫凡站在心夏的面前,雙手插入到褲袋裏,正半彎着身子直視着心夏的小臉頰,一副拽拽酷酷的模樣。

    不過,一看到她眸子溼潤了,他有些慌亂的把手抽出來,手指劃過有些嘟嘟可愛的臉頰,幫她把眼淚擦乾淨。

    聽到這句話,心夏眼淚更是止不住,她張開了柔柔的手臂一下子摟住了莫凡的脖頸,臉頰與臉頰貼着……

    莫凡微微一愣,感受她臉頰的細滑和滾燙,那顆剛纔還裝得幾分深沉隨性的心一下子就融化開了,黑色的眼睛眯起了安了心的溫柔,代表着張揚和放蕩總是勾着的脣角也慢慢的浮成了欣慰。

    一個坐在輪椅上寧靜的女孩,一個彎着腰享受着這份輕摟脖頸的男子,路邊行人再多也好像渾然變成了這條林間長道上秋季午後的背景,平緩柔和的呼吸,弱弱欣喜的抽泣……

    “記不記得很早的時候跟你說過的故事啊:很久很久以前,國王有兩個女兒,她們都天生美麗,並有着一種特殊的本領,那就是眼淚落下之後立刻會變成珍珠。國王把大女兒嫁給了另一國的王子,王子總是傷她,讓她流淚,珍珠串起來都可以繞地球兩圈……小女兒嫁給了一個山農,國王很奇怪,明明一滴眼淚就可以讓他們過上很優質的生活,爲什麼非要這樣清苦,很快國王醒悟,山農是不捨得讓自己小女兒流一滴眼淚啊,於是國王欣慰的對山農道,你真是一個好丈夫,不像那個王子用珍珠繼續揮金如土……”莫凡慢悠悠的講着一個很經典的故事。

    心夏重重點了點頭,這個故事她聽過,聽過不止一次。

    她心中漣漪道道,臉頰也有些粉霞飄起,因爲莫凡比喻裏的那兩個人是夫妻?

    “山農聽了國王的話語,沉默了一會,憋出一句話道……”莫凡見心夏臉頰上還掛着眼淚,於是學成那個山農的模樣接着道:“國王,您看您又忘了,她是瞎了後纔看上我的。”

    聽完這句話,心夏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小手掌就化作紛拳嬌嗔嗔的打在莫凡的肩膀上……

    這個壞蛋,又破壞童話,心夏以前讀的童話早就被莫凡破壞了個遍,就不能好好美好下去嘛!

    只是,想到莫凡學山農的樣子說話和山農說的話,心夏最終還是破涕爲笑。

    都是這個壞人,從小給自己灌輸黑童話,還得自己笑點都變得這麼奇奇怪怪了!!

    “心夏,這位是你提到過的哥哥嗎……你好,我叫柳一林,初次見面。”柳一林終究不是一個當路人的主,很快他就走了過來。

    莫凡轉過頭來看着人模狗樣的柳一林,沒好氣的說道:“不知道打擾別人秀恩愛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嗎!”

    “秀恩愛??”柳一林愣了一愣,詫異的問道,“你們不是兄妹嗎?”

    “她兄控,我妹控,有問題嗎?”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