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大蛇事件發現了死亡者,由於兩名獵人當時直接被毒性給腐蝕,面目全非,幾天以來都沒有認出那是人的屍體,直到最近才覈實了他們的身份,確實是當時大蛇出現時被毒腐蝕身亡。”莫凡照着最新貼出的新聞唸了起來。

    莫凡看着這個新聞,心裏也涌起了幾分疑惑。

    不是一個星期前才發了公告表示那次事件中並沒有人員傷亡嗎?爲什麼這會卻找出了兩個死者,還是隔了這麼長時間才發現的?

    “陷害,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摩天蛇!”唐月氣得臉頰通紅。

    “你爲什麼覺得是被陷害的……唐月老師,你響了。”莫凡指了指唐月的口袋。

    唐月接過了電話,蹙着眉,從她嚴肅的神情來看,電話那頭有可能是她的上級。

    “跟我走。”唐月掛掉了電話,拉着莫凡就乘上了船隻。

    “去哪?”

    “審判會議廳。”

    ……

    跟着唐月,莫凡抵達了杭州魔法協會大廈。

    乘坐電梯一直抵達到了整個大廈的最頂層,上面赫然是一個全天景的會議廳,格調不俗。

    步入到了會議室門口,門口有一羣穿着制服的男子在把守着,他們每個人的修爲都深不可測,讓莫凡不禁感嘆審判會的權勢,守在外門的護衛竟然都是高階法師!

    在門外等候不久,就有一位黑色瀑發的男子走了出來,他那雙鷹一般的眼睛看了一眼唐月,又掃了一眼莫凡。

    “我的學生,莫凡。”唐月介紹道。

    瀑不黑髮鷹眼的男子微微頷首,示意兩人進入會議室內。

    會議室有一個標準的大圓桌,一羣着裝得體的男女坐在圓桌前,大概有七八人左右。

    剩下二十幾個人全部都站在旁邊,從他們的制服來看基本上都是審判員了。

    外面守着的實力都達到了高階法師,這裏面的人更加讓莫凡心驚,就特麼沒有一個修爲跟自己一個水平的!

    這般人,都是法師中的權威者啊!

    黑色瀑發的男子莫凡有一點印象,當初就是他站在銀行大樓的穹頂上與摩天之蛇對視,這人的實力比斬空老大還要上很多很多,然而此人依然是站着的,沒有資格入座。

    “他是我大師兄,黑羽。也是副審判長。”唐月輕聲對旁邊的莫凡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剛在想此人修爲達到什麼境界的時候,就聽見會議桌上有一名髯須濃密的中年男子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義正言辭的說道:“人都死了,你們竟然還袒護那條毒蛇!我這次從魔法宮廷過來不是跟你們商議的,而是奉命清除西湖隱患,還杭州一個安寧,你們最好儘快交出摩天蛇來,由我們處置!”

    唐月目光帶着怒意的盯着這個髯須濃密的人,小聲咒罵着什麼。

    莫凡見唐月老師情緒略顯失控的樣子,低聲問道:“這人是誰啊?”

    “祝蒙,審判會議員。”唐月咬牙切齒的回答道。

    “你好像很討厭他?”莫凡繼續問道。

    唐月也沒有隱瞞,告訴了莫凡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原來,審判會一直都知道圖騰摩天蛇的存在,杭州政府也默許圖騰一族的古老傳承,然而魔法宮廷中以祝蒙審判會議員爲首的一整個派系都極力反對。

    祝蒙派系在魔法協會審判會中一直主張隱患論,那就是一切有可能對城市造成威脅的,或者即將對人們造成威脅的,都以有罪論處,都必須及時剷除。

    西湖的圖騰之事早已經被祝蒙派系列爲了最高級隱患,他們無時無刻都不在留意着三潭映月,並且多次向最高審判會提出去除城市隱患戰略。說白了,這頭蛇無論如何不能呆在城市裏,天知道這傢伙什麼時候發狂、血性,就呆在城市中的這頭大蛇隨時都將給杭州市造成不可估量的災難。

    祝蒙的這個提議得到了很多議員和參與者的支持,多年前就已經有討伐之意了,但也有一些老前輩認爲圖騰本就是中國古老時期的一種魔法文明,再加上摩天蛇至今沒有傷害過任何一個市民,只要杭州政府那邊沒有下驅逐令,就沒有理由將棲息在西湖的摩天蛇給趕走。

    “所以這個祝蒙就是你們神的最大敵人了。”莫凡看了一眼滿是髯須的那男子,低聲道。

    “嗯,一發現有傷亡他就馬上來興師問罪……簡直就像是守候多時了。”唐月說道。

    “可是,你怎麼知道摩天蛇是被陷害的呢?”莫凡不解的問道。

    其實,莫凡也覺得一條那樣龐大的蛇出現在鬧市中太過危險了,倘若不是因爲唐月講述圖騰傳承,自己沒準也會傾向於祝蒙提出的隱患剷除戰略。

    “大傢伙是有毒,但它的毒性是不會隨意釋放的,更不會對人類使用,它真要用毒的話,這整個西湖範圍別想有一個活物。一個星期前,我們分明派人去檢查過,大傢伙出現的位置是一座打算蓋高樓的工地,當時工地已經沒有人了,它就算體型巨大也沒有碾壓到任何一個生命,更不用說是用毒腐蝕了人了!”唐月非常氣惱的說道。

    唐月比誰都瞭解摩天蛇,它絕不可能踐踏任何一個生靈,尤其是將它供養起來的人類。

    這一個星期後發現的屍骸,絕不是摩天蛇所爲,絕對不會!

    “最重要的是,蛻皮期的摩天蛇只會分泌一種能夠讓舊皮褪去的體液,這段時間裏它是沒有毒性的。所以,一定是有人借題發揮,將兩具莫名其妙的屍體加害在大傢伙的身上。”唐月非常肯定的說道。

    “原來如此。”莫凡點了點頭。

    蛻皮期的摩天蛇是無毒的,但有兩人卻因爲毒腐蝕而死,莫凡不覺得唐月要撒這種很容易證實的謊言。

    看來,確實有人故意找摩天蛇的麻煩。

    再看看新聞和網絡議論,原本要偃旗息鼓的事情因爲有死傷者一下子又變得人心惶惶了,不少市民已經要求政府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開始聲討政府有所隱瞞。

    “那麼,你覺得是他做的?”莫凡看了一眼那名叫做祝蒙的審判會議員,小小聲的問道。

    “一定是他!”唐月萬分肯定的說道。

    摩天蛇就是祝蒙隱患戰略上的眼中釘、肉中刺,它的存在就是對他這名以隱患戰略而獲得極高名望的議員赤果果打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