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鎮最早的時候是一個驛站,由于是各大安界要塞的交通樞紐,便從最早的驛站村落漸漸變成了一個鎮子。

    這種坐落在安界附近、軍方要塞附近的鎮子往往都是魚龍混雜,商人、獵法師、軍法師、魔法協會成員、歷練學生、世家人員……當然,也可能混雜著某些通緝犯以及審判會的人!

    往常白鎮戒備並不會太過森嚴,甚至也可以把這里看做是一個不被任何一方勢力管束的黑市,無論是獵法師們在外獲取了什麼寶物,還是軍方個人所得,大都會放在這里進行交易……

    “怎麼回事,挨個檢查?”莫凡排在入鎮的隊伍里,非常疑惑的說道。

    “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啊,最近有一種瘟病擴散的很厲害,白鎮內已經有不少人被隔離了起來,現在要求每一個入鎮的人都檢查,看是否攜帶這種瘟病。”一旁的一位黝黑的獵人模樣男子說道。

    “哦,哦,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呢。”莫凡送了一口氣。

    他們這次攜帶圖騰玄蛇潛逃無非是和祝蒙議員對抗,本身就是一種模稜兩可的罪名,還不至于夸張到各大交通點都設下盤查吧,更何況這白鎮不歸任何一個勢力,審判會要麼自己親自派人過來門口守著,不然沒有理由要求白鎮的人來為他們隱患戰略出力。

    例行公事的檢查一番,莫凡和唐月兩人都沒事,很快就被放行了,連身份檢查都沒有。

    進入到了白鎮,莫凡和唐月立刻發現了白鎮的異樣。

    往常整條街道都會呈現宛如坊市一般的繁華,商鋪、長攤、樓店、賣場、商會這些應有盡有,人流量也相當的密集,畢竟絕大多數和妖魔打交道的法師們他們歇息和交易的地方就在這里。

    今日整條街道非常冷清,攤子是徹底沒有了,商鋪勉強在開著,卻看不見幾個人進出,賣場倒是稍微樂觀一點,可和平常的人流量相比差太多了。

    莫凡和唐月趕路也累了,兩人找了一家旅店住下,那種不登記身份的店。

    店環境很一般,莫凡在前台等鑰匙的時候,見前台的女孩戴著一個白色的口罩,不由的說了一句︰“這次瘟病好像有點嚴重啊。”

    女孩抬起頭用那雙警惕的眼楮看了一眼莫凡,似乎有點挺怕生的。

    她找了好一會才找到鑰匙,卻沒敢說話。

    旁邊的老板娘卻是笑著開口了︰“可不是嗎,自從那條大蛇出現之後,我們整個杭州地界都出現了這種瘟病啊。依我看啊,那條蛇就是真的,什麼影像啊,政府總是放一些沒人信的消息。”

    “你怎麼知道這瘟病是那條蛇弄的?”莫凡很是不解的問道。

    “這病就是在一星期前出現的啊,我雖然不是法師,但也知道蛇族大多擁有毒性,你想啊,那麼那麼大的一條蛇,它要把毒性擴散開來,可不就是一場瘟疫了嗎。依我看,還是趕緊把那條大蛇給找出來,不然瘟疫再傳播下去,就要開始死人咯!”老板娘說道。

    “媽,你這些不也是听別人說的嗎?”戴口罩的女孩終于說話了。

    “*不離十了,凡是沒有那麼巧的。”老板娘說道。

    莫凡和她們聊了兩句,便帶著鑰匙上樓去了,唐月老師現在身份特殊,所以都沒在大廳露臉,匆匆忙忙的說上洗手間便去了樓上。

    莫凡在樓上看到了唐月老師,開口道︰“剛才她們說的你听見了嗎?”

    唐月點了點頭,輕咬著嘴唇卻不說話。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莫凡見唐月這模樣,忍不住問道。

    唐月老師還是沒有回答,從她的眼神里莫凡也看到了幾分惴惴不安。

    “算了,先回房間吧,你也累了。”莫凡說道。

    到了房間,莫凡用鑰匙開了門,唐月老師心事重重的走了進去,回頭對莫凡道︰“你回自己房間去吧,我一個人靜靜。”

    “內個,老板娘說了,今天只剩下最後一間房。”莫凡撓著頭,一臉尷尬的說道。

    唐月抬起頭來看著一臉無恥的莫凡,好氣又好笑道︰“白鎮這樣冷清,你以為我會信嗎?”

    “住一塊,相互有個照應嘛。”莫凡說道。

    “去去去,下去再開一間,我還不知道你什麼德性!”

    “唐月老師……”

    房間門“ ”的一聲,緊緊的關住了,莫凡還听到反鎖的聲音,看來想沿用古裝電視劇里的橋段是不太奏效了。

    莫凡無奈的去開了另外一間房,很不講衛生的倒頭就睡。

    ……

    隔壁房間,唐月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陽台上。

    這種屋子是居民樓改成旅店的,房間都有陽台。

    天已經很亮了,整個繁榮的白鎮卻好像籠罩著一層人心惶惶,街道與街道之間偶爾也有幾個人影晃過,那也是戴著口罩,匆匆忙忙。

    衛生站、醫療十字架、裹得嚴嚴實實的醫務人員、呼嘯而過的救護車……

    近段時間唐月一直都在擔憂圖摩天蛇的事情,並不知道杭州附近一帶已經瘟病越來越嚴重了。

    “莫凡,你睡了嗎?”唐月猶豫了許久,還是忍不住朝陽台旁邊的那間屋子喚了一聲。

    “沒睡,沒睡!”莫凡火速從床鋪上彈起來了。

    “你跳過來干嘛!”唐月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直接從另一個陽台那里跳到自己房間的莫凡。

    “這不害怕我們說話被人偷听嗎?”莫凡理直氣壯的說道。

    “我不想騙你。”

    “那這個瘟病確實和你們的神有關了?”莫凡追問道。

    “我……我不知道。”唐月回答道。

    “那你跟我說蛻變期的它沒有毒的事情……”

    “這是真的。蛻變期的它確實沒有毒性。”

    “沒毒,但會擴散瘟疫。你們族長讓你將它帶走,不單單是為了躲避祝蒙的處決,同時也是將這個瘟疫源給帶離城市?”莫凡苦笑一聲,做出了自己的推斷。

    唐月老師嘴唇咬得更緊了,過了許久她才抬起頭來,那雙眼楮里帶著幾分堅定道︰“我相信瘟疫和它無關。”

    “你相信是你的事情啊,唐月老師,唉……”莫凡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莫凡,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唐月已經方寸大亂了。

    “理智點,還是把它交給那個議員吧,就像老板娘說的,再過幾天沒準開始死人了。白鎮的情況你也看到了,要這瘟病真會奪人性命,死的人就成百上千的了,唐月老師,這種後果你可無法承擔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