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按照王小筠的指引,莫凡和靈靈很快殺到了那片林子,並且抓住了一只王小筠所說的毒鼠怪。

    靈靈對妖魔了解很深,她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一種棲息在森林地洞之中的一種妖鼠的分支,叫做凌爪疫鼠。

    凌爪疫鼠是奴僕級生物中墊底的存在,莫凡也親自和他們交手過,就這種奴僕比當初在博城的巨眼猩鼠還弱了許多。

    靈靈當場對其中一直凌爪疫鼠進行了解剖,手段之麻利,看得旁邊的莫凡和王小筠都臉色怪異,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十邊歲的小蘿莉能干出的事情。

    “奇怪,竟然出現了異血,我的運氣竟然有這麼好?”靈靈說道,她看了一眼莫凡,指了指林子深處的,“你再去抓幾只來,直接殺了看看有沒有異血。”

    莫凡照做。對付這種級別的妖魔,簡直不費多少力氣。讓莫凡有些詫異的是,這種凌爪疫鼠每一只都出現了異血。

    異血,那可是數十只上百只的妖魔中才會出現幾滴,在市場上一直都是缺少的重要材料。獵法師們在野外出生入死擊殺妖魔,無非就是要從妖魔的身上得到異血、異骨、異皮。異骨和異皮都是冶煉魔具的重要材料,異血用處更為廣泛,其中治愈的血劑就是通過異血提煉而成的。

    異血屬于比較稀有的物品,可這種凌爪疫鼠卻每只都具備這種異血,簡直匪夷所思。

    莫凡將這個情況告訴了正在解剖分析的靈靈,靈靈似乎已經有了結果,小嘴角慢慢的勾了起來,道︰“整件事已經有眉目了。”

    莫凡和王小筠都坐在旁邊準備听靈靈的解析。

    “這種凌爪疫鼠非常奇特,屬于泛濫成災的鼠族中極少見的品種,它們非常弱小,甚至在妖魔食物鏈底端都無法自保,我在看有關鼠族的書籍中時就很好奇,這種實力弱、不懂得藏身、還特別蠢的凌爪疫鼠怎麼就沒有滅絕,原來它們是有特殊的繁衍方式。”

    “首先,它們的身體內藏著一種病血,病血和異血非常的相似,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不進行嚴格的解析是無法分辨。那麼聯系最近發生的種種事情……”

    莫凡已經听出了事情的始末,他接著靈靈的話道︰“有人在用這種凌爪異血濫竽充數,大量的生產治愈所用的血劑,導致了這場瘟病的爆發。”

    靈靈點了點頭,開口道︰“姐姐那邊給我的信息表明,最先在鬧事發現那兩具腐爛的尸體他們曾經有在白鎮購買血劑的記錄,包括最早病發的那一批人恐怕都是購買過這種含雜著這凌爪疫鼠的病血的血劑。”

    血劑的整個生產鏈都是魔法協會嚴格在控制著的,出現這種取材失誤的問題可能性很低,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人串通了魔法協會的監制一起利用這凌爪疫鼠的特殊血液大肆生產違規的血劑。

    想來這些血劑效用和正統的血劑是一樣的,可他們沒有想到,凌爪疫鼠的異血潛伏在人的身體當中突然間產生了病變,病變還發生了更強的異化,出現了傳染,而那些本身也服用了這種劣質血劑的人身體里的這種病血也很快被激活,于是更加快了瘟病的擴散,釀成了這次杭州的瘟疫慘劇。

    瘟病的源頭算是徹底找到了!!!

    這整件事就和圖騰玄蛇沒有半毛錢關系,天災乃是*!

    現在就要挖掘出究竟是哪個喪盡天良的人利用這種可怕的事情來大肆圈錢的人來了。

    靈靈和莫凡將這重大的發現告之了冷青,而冷青那邊也有了她的收獲,她已經查清楚當初監管血劑的人正是那位副審判長王毅的妻子。

    而王毅他膽子再大也不敢善做主張的將這種病血投入到血劑的生產,在往上追究的話,那麼幕後黑手便直指一人——羅冕議員。

    若真是羅冕議員,也解釋了他為什麼會突然間和祝蒙議員串通起來了!

    瘟病事件終究是需要一個替死鬼,圖騰玄蛇的出現正好為他解決了這個大麻煩,于是他迫不及待的希望圖騰玄蛇被處決,這樣他就可以在一切一切的責任都推給這條已經被處死的圖騰玄蛇。

    多麼震驚的結果,可又是多令人毛骨悚然的陰謀!

    ……

    很快,莫凡、靈靈、王小筠、冷青和唐月在西湖匯合,當莫凡這整件事道出來之後,唐月已經氣得整張臉都通紅,胸脯劇烈著起伏著,她怎麼都沒想到,這可怕的瘟疫竟然是羅冕議員帶來的,更可恨的是這位議員不知悔改,竟然利用人們對圖騰玄蛇的恐懼和祝蒙議員的急攻心切,讓圖騰玄蛇來承擔這一切,他是何等的喪盡天良和歹毒心腸啊!!

    “既然我們已經查出了真相,那就盡快把羅冕議員給抓起來吧。”王小筠說道。

    “一個議員權力比審判長還大,想要抓他談何容易。還是先讓祝蒙議員把圖騰玄蛇給放了,圖騰玄蛇本就虛弱,再折磨下去,怕它堅持不了。”莫凡說道。

    冷青點了點頭,要扳倒一個議員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更何況他們手上根本沒有鐵證證明病血血劑是他在幕後主使。就看審判長黎天那邊有什麼重大收獲了。

    唐月拽緊了拳頭,明明已經知道了罪魁禍首,卻不能將他繩之以法。

    正說話之時,冷青似乎接到了一個消息,拿著手機的她臉上露出了幾分無奈,開口道︰“副審判長王毅畏罪自殺,消息前不久在西要塞傳開了。”

    “那批從倉庫運到西要塞的血劑全都有問題,西要塞會一下子病發也正常,若事先知道,我們就應該阻止這批血劑進入西要塞。”莫凡說道。

    “我們查到了真相,也毫無意義。羅冕議員棄車保帥,將西要塞的事情全部推在了副審判長王毅的身上。現在整個西要塞,受到了瘟病的影響,防御能力大打折扣,白魔鷹軍團很可能趁虛而入……這座杭州城要出大事了。”冷青說道。

    說著這番話時,冷青抬起了目光,凝視著西面的方向。

    沒過多久,一道警戒之光從城市的西面驚艷的閃耀而起,狠狠的抹在了不遠處的天空,是那樣的醒目、驚心。

    夕陽也在那個方向,呈現的是暗紅暗紅之色,兩種淒厲的色彩交織在一起,似乎都在預兆著接下來將發生的可怕事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