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羅冕……你好像有很多事情瞞着我?”祝蒙議員也察覺到了什麼,那雙眼睛死死的瞪着山羊鬍須的羅冕議員。

    羅冕議員皮笑肉不笑,看不出有什麼驚恐的樣子,他只是道:“事情終究是要追究的,但也是先處理眼前的事情要緊,兵臨城下,朝堂之上難道還有心思去內訌嗎?”

    軍司雲楓點了點頭道:“白魔鷹軍團不出兩個小時就會抵達我們西要塞的防線,我們這道防線最多堅持三個小時,就很可能被他們攻破並闖入到杭州城。給我們的時間僅僅只有5個小時,我們現在要做的是阻擋下白魔鷹軍團,亦或者將那隻君主級的魔鷹給斬殺!”

    “是的是的!”羅冕議員急忙點頭道,生怕有人再提起血劑的事情。

    冷青這個時候往前站了一步,開口說道;“既然白魔鷹軍團是因爲被感染了瘟病的人才無所顧忌的襲擊杭州城,那麼我覺得當務之急,是應該儘快想到解除瘟病的辦法。這樣白魔鷹軍團就沒有了目標,我們要將他們驅逐也會容易許多。”

    “說的好像你已經找到解決瘟病的辦法。”羅冕議員怪笑着說道。

    “是啊,連鹿先生都對瘟病束手無策,現在給我們的時間自由五個小時,又怎麼可能,化解這場白魔鷹軍團的危機。”

    “解藥我們已經知道了,正是一種西嶺生長的特殊藥草——鷹紅草,只要能夠採摘到這種草藥,瘟病便會快速的化解。”冷青說道。

    衆人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在了冷青的身上,尤其是祝蒙議員,他瞪着眼睛迫切的問道:“這種鷹紅草當真能夠化解這場瘟病??”

    冷青點了點頭道:“千真萬確。”

    “呵呵,暫且不說這種鷹紅草能不能將這可怕的瘟病給消除,就是這西嶺此刻也是任何人無法踏入半步,那裏可是白魔鷹的老巢。可別告訴我白魔鷹傾巢而出,便是我們可以趁虛而入的好機會。即便派出一整支軍隊也未必能安全的抵達那裏,你們覺得我們現在還有多餘的兵力來做這種荒唐可笑的事情嗎?”羅冕議員依舊在那裏發笑。

    冷青和審判長黎天都非常惱怒的注視着一臉幸災樂禍的羅冕議員,尤其是冷青,她已經在心裏暗暗發誓這件事平息了之後一定要把這個羅冕議員送進刑部大牢。

    衆人也是皺起眉頭,好不容易知道了解除瘟疫的辦法,並且解除瘟疫便是化解這次白魔鷹的關鍵,偏偏那鷹紅草卻在最危險的地方。

    “對了,白魔鷹和天鷹屬於一個種類,按理說白魔鷹並不會襲擊天鷹纔對,假如我們派一隻天鷹潛入到西嶺,採集鷹紅草將其帶回,瘟病總隔離區豈不是一切迎刃而解。”軍司雲楓突然間說道。

    就在這時,旁邊的軍統明闊低聲在軍司雲楓耳邊說道:“軍司大人,您忘了是您下的命令將整個要塞的天鷹全部處死掉……”

    軍司雲楓黑着臉轉過頭瞪了他一眼,那意思是說,就你特媽話多。

    整個西要塞已經找不出任何一隻天鷹了更何況就算找到了一隻天鷹,在那隻君主級的魔鷹威壓之下也會叛變,又怎麼可能潛入到白魔鷹重重的西嶺之中呢。

    很快會議室內陷入了一片沉寂,人們找不到一個更好的辦法來解決這次危機,而就在這時,會議大門被一個悶頭青少年一下子撞開了,臉上帶着幾分稚嫩的少年跌跌撞撞的落到了圓桌會議旁,兩個衛兵惱羞成怒的衝進來,提起這傢伙就要把他扔出去,誰知少年大喊道,“我有辦法採集到鷹紅草!我有辦法採集到鷹紅草!!”

    軍司雲楓瞟了一眼這個小子,罵道:“哪來的不懂禮數的小鬼,拖出去軍杖責罰。”

    “這是戰略會議,怎容你個小孩在此胡鬧。”羅冕議員大怒道。

    “等等,這名少年正是協助我們找到瘟病源頭的人,且聽他有什麼話要說。”冷青說道。

    “就聽他說說吧。”黎天審判長說道。

    羅冕議員已經哈哈大笑了起來,“原本我是爲了這次危機才特意到這裏,與你們商討化解之法,誰知你們發表出如此荒謬的言論不說,竟然還讓一個小孩胡鬧,若你們真是這般無能,這般浪費時間,我羅冕概不奉陪。”

    說完這句話羅冕議員已經站起身來,拂袖離開,那模樣似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撇的乾淨更道貌岸然。

    衆人面面相覷也不知如何是好。

    冷青卻耐心的問王小筠道:“你說你有辦法採集到鷹紅草,是什麼辦法?”

    和王小筠一起在會議大門等候的莫凡和靈靈也都趁機闖了進來,莫凡看着這個虎頭虎腦的少年,心裏也暗暗奇怪,這小子能有什麼辦法從白魔鷹的巢穴中採集到鷹紅草,正如羅冕議員所說,要闖入到西嶺巢穴之中沒有一支精銳的部隊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

    王小筠環視着周圍這些平日裏見都見不到的大人物,雖有幾分膽怯,卻依舊清着嗓子說道:“還有一隻天鷹,這個西要塞裏還有一隻天鷹!他聽從我的命令,我可以乘着他潛入到西嶺之中採集鷹紅草。而且我對鷹紅草最爲熟悉。”

    軍統明闊瞪着長鬍須大聲的說道:“所有的天鷹不是都被處死了嗎?爲何你這裏還有一隻!”

    “我違抗了軍令,放走了我從小飼養的天鷹。”王小筠低聲說道。

    軍司雲楓卻是眼睛一亮,這個軍令違抗的太及時了!

    不過軍司又很快皺起了眉頭搖着腦袋道,“沒有用的,沒有用的,所有的天鷹都因爲那隻君主級的魔鷹而失去了理智,不叛變襲擊我們都已經是萬幸了,怎麼可能還聽從馴獸師的指令?”

    王小筠怕衛兵就此把他趕出去,急急忙忙的說道:“我的天鷹血統混雜,毛髮呈現的是灰色,不知道還夾雜着什麼血脈。就在昨天我嘗試着與它溝通,發現它迴應了我的笛聲。原本我以爲它的心智也被那隻君主給控制了,但好像沒有。我可以把它從那片林子裏喚回來,若是它真的飛回到我身邊,就表明它確實不受那隻魔鷹君主的控制。”

    ——————————————

    (半夜跑到醫院急診,頸椎實在疼的厲害,連呼吸都困難了~~~~~~~本來想着就休息了,可還是給大家更新了一章,純靠我念,我老婆來打。不到萬不得已,我都不想打這辛苦牌,看到排行因爲沒更新跌的厲害,實在有些心痛。大家無論如何要把投出來吧,這段時間真的是用生命在更新啊~~~還有一章,得更遲點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