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小心你的北面,有一羣等級較高的白魔鷹,他們正在朝你的這個方向飛來,你一定要儘快收斂住自己的氣息,千萬別讓它嗅到你身上的人類氣味,好了,我不能再跟你說話了,否則也很容易被它們察覺,等你平安無事了,再給我發一個信號。”

    靈靈的聲音傳了進來,王小筠目光凝視着北面。

    在北面的那片山巒處有一大羣的白魔鷹正在那裏盤旋,巡視着它們的領地,時不時傳來尖銳的鳴叫聲都令王小筠有些心驚膽顫。

    王小筠屏氣凝神,右手慢慢的捏碎了一個小小的珠子,這是軍方經常使用的隱匿丸,這種藥品可以隱藏住人身上的氣味,足夠遠的距離下,生物是嗅不到的。

    王小筠和灰鷹躲藏在灌木叢下,小心翼翼看着那羣從頭頂上飛過的白魔鷹,他們已經飛過有一陣子了,就在王小筠想要起身繼續前行的時候,王小筠突然想起了軍隊裏的一位老前輩曾經說過,白魔鷹飛行巡邏是迴繞式的,也就是說它們一處地方會前後巡查兩次,這也是爲什麼別的種族的生物很難在白魔鷹的地盤下立足,它們對領地的看管太過嚴密了。

    王小筠沉住氣,又靜靜的等待了一會。果不其然,另外幾隻白魔鷹怕打翅膀的聲音從樹冠上傳來,假如自己剛纔冒然的跑出去,肯定是被它們發現了。

    躲過了這一劫,王小筠駕馭着灰鷹,繼續往前行。

    一座一座的山嶺掠過,王小筠憑藉着記憶,尋找着當初治療自己的鷹紅草。

    “應該就在前面了,但願不要出現高血統的白魔鷹。”王小筠自言自語道。

    高血統的白魔鷹能夠分辨出灰鷹的血脈來,灰鷹可以混跡在白魔鷹軍團裏,卻不怎麼逃得過戰將級、統領級生物的眼睛和嗅覺。

    很快那片熟悉的山林已經出現在眼前,王小筠看到了一片如火焰一般的紅色盛開在了一面山坡上,山坡有些陡峭,周圍還有幾隻白魔鷹在那裏打鬧。

    王小筠讓灰鷹小心翼翼的飛到了山坡上,他將自己的身子和腦袋儘可能的埋入到灰鷹的羽毛當中,那幾只打鬧的白魔鷹看見了灰鷹飛來,見也是同類便沒有理會,王小筠讓灰鷹走到一個離那些白魔鷹稍微遠的地方,自己從灰鷹的身上跳了下來,用灰鷹的身體來做掩護,開始大肆的蔡採集鷹紅草,感染了瘟病的人數量恐怕已經破萬了,鷹紅草需要的量很大,軍方那邊給了他一個可以容納很多東西的空間手環,王小筠可以儘可能多的將鷹紅草塞滿。

    他手腳麻利的蔡繼着,鷹紅草的梗帶有如同玫瑰的刺。

    他並沒有帶手套,在快速採摘的過程中,手掌上已經遍佈了傷口,疼得他直咧嘴,然而他不能停,那麼多人的性命都在他的身上。

    血流的厲害,血腥味慢慢的通過風吹到了那幾只正在打鬧的白魔鷹那兒,它們紛紛轉過頭來,並且往這邊靠近。

    “不好,他們發現我了……不對他們應該只是聞到了我手上血液的味道。”王小筠自言自語暗聲說道,他躲入到旁邊的一塊岩石後面,小聲對灰鷹說道:“你去幫我引開它們,然後再回到我這裏。”

    灰鷹撲打着翅膀,一副生氣的樣子朝着其中一隻白魔鷹撞去,故意挑起事端。

    那隻白魔鷹同樣氣惱的還擊着,用尖尖的鷹嘴啄着灰鷹的背部,很快灰鷹和那幾只白魔鷹便扭打了起來。

    灰鷹看準機會一下子飛到了空中,那隻惱羞成怒的白魔鷹也立刻追了上去。

    “好樣的。”王小筠心中暗暗道。

    那幾只白魔鷹被引走了,王小筠便可以不用顧忌的採集了起來,他將自己的衣袖撕下裹在滿是血的手掌上,無論多疼,他都必須咬着牙一口氣將這些根埋在土裏很深的鷹紅草一口氣拔出來。

    而每一次抓住根莖往外猛拽的過程,無異於是將一根荊棘直接用蠻力來扯斷,沒過多久裹在王小筠手掌上的破碎衣物都被割破了。

    王小筠疼的眼淚都已經留了出來,卻還是咬着牙手上的動作不敢慢上半分,他自己也不知道採集了多少鷹紅草,漸漸的,空間手環內的鷹紅草也已經快填滿了。

    “囈~~~~~~~”半空中熟悉的鳴叫聲傳來。

    王小筠心中一喜,灰鷹來的正是時候,他們可以打道回府了。

    跳到了灰鷹的背上,灰鷹撲打着翅膀,載着王小筠迅速的朝着西要塞的方向飛去,沒飛多久,便聽見之前那幾只白魔鷹尖銳的叫聲從後方傳來。

    “快,再飛快一點,千萬不能讓他們追上我們。”王小筠對灰鷹說道。

    灰鷹奮力的拍打着翅膀,頻率非常的高,它也知道若是被那幾只白魔鷹追上,自己的小主人便有生命危險。所幸那幾只白魔鷹還只是因爲自己衝撞了他們才一直追着,倘若它們知道還有一個人類闖入了這裏,他們便會立刻呼喚同伴將這裏圍個水泄不通。

    灰鷹的背上,王小筠疼的直咧嘴,手掌上的傷是一層又一層,血肉都模糊,他的手指已經不能動了,手筋都已經快要被割斷了,不過總算是採集到了這麼多鷹紅草,可以回去覆命,只要返回的途中多加小心。

    ……

    ……

    西湖

    莫凡擡着頭看着西面的天空,軍法師與白魔鷹的戰鬥愈演愈烈,戰場已經逐漸向杭州市逼近,給與大家的時間並不多。

    還好他已經從靈靈的口中得知王小筠那小子正滿載而歸,也稍稍鬆了一口氣。

    王小筠能夠將鷹紅草帶回來,這場危機也將得到化解。

    自己這邊兩卡車的地溝油……呃,是血劑已經被圖騰玄蛇吃的差不多了,圖騰玄蛇卻突然間睡了過去,它身上的傷口徹底的爛開,像是變得更嚴重的樣子,莫凡也搞不清楚狀況,這頭蛇到底能不能恢復過來。

    唐月被唐忠叫走了,自己現在只能守在這裏代替唐月照顧這條曾把自己嚇得屁滾尿流的大蛇。

    (很抱歉,昨天兩章實在沒法更了,以現在身體狀況估計也很難步上,等身體好了一些之後,我在儘量多更新一些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