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空間手環裏的鷹紅草被取出,很快送向了總隔離區,雖然耽誤了一些時間但還是在第二批感染者病死之前送達了。

    鹿先生以最快的速度配製出了瘟病的良藥分發到所有的感染者身上,很快那些輕微感染的人都恢復了健康,而重病者們需要的就是多休息幾日便可以和他們的家人們團聚了。

    總隔離區內有歡聲有淚水,經歷了瘟病的折磨又遭到了妖魔的襲擊人們早已經身心疲憊了,當這一切都化解之後身處其中的人們便會更懂得生命的寶貴。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他們之所以能夠從病痛與侵襲中活下來,是因爲一個少年和一隻血統混雜的天鷹。

    血統混雜的天鷹已經埋在了這片大地的某個角落,就像圖騰玄蛇隱祕在西湖之中靜靜的守護着這座城市一樣,它也是這個城市的守護神,無論它的血統有多卑微、它的實力有多弱小,這份恩情埋葬在土裏也勢必被人們傳頌千年。

    而灰鷹用生命揹回來的少年直到所有人都康復後他都沒有醒來,一直沉睡在西要塞的軍醫處。

    他沒有了靈魂是一具空殼,可就在一切平靜下來的那天,他這具空殼卻受到了整個西要塞軍人們最崇高的致敬!!

    就和灰鷹一樣,他弱小同時連軍銜都沒有,可爲了保護大家他願意付出一切。

    看着這樣一個還未成年的冰冷身軀躺在榮耀列階上,人們清楚的領悟到值得尊敬擁戴的絕不是高職位和年齡,更不是強大力量,而是那顆不曾受到一點侵染的赤子之心!

    看上去可怕至極卻有可能是拯救你生命的守護者,看上去慈眉善目、總攬大權的卻可能是一個將引爆災難的毒瘤!!!

    這次的危機,值得人們反思的東西太多太多了,要銘記的也太多太多。

    只是希望將來這座杭州城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悲劇,也期望在危難關頭會有更多像王小筠那樣的人義無反顧的站出來,小小年紀穿行在令整座城市聞風喪膽的白魔鷹軍團,沒有軍銜卻不畏強權。

    讓一切走向盡頭的往往不是強大的敵人,而是自身開始墮落腐朽沒有絲毫抵抗的怯弱之心,它會如瘟病一樣在人羣中肆意蔓延,將一切都摧垮……

    ……

    ……

    “真的不能將他救活過來嗎?”

    靈靈趴在能夠保存遺骸的冰牀旁邊說道,眼睛裏帶着些許的期盼。

    鹿先生摸着蒼白的鬍鬚神色顯得幾分無奈,他搖了搖頭嘆息道:“傳言治癒系最高魔法是擁有復活的能力,老朽沒有達到這個境界但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已經觸碰到了。只是所謂的復活那也需要靈魂是保存完好。他現在的狀況是身體保存完好靈魂卻已經被奪走了大半,要將他救活這個世界上唯有一個地方。”

    靈靈急忙詢問道:“是哪裏?快告訴我!”

    鹿先生有些猶豫最後還是開口:“帕特農神廟。”

    莫凡腦子裏面一閃。

    帕特農神廟?

    自己好像是第二次聽到這個地方了,像是某個國家的神聖之地,記得自己詢問如何解救許昭霆方法的時候唐月給自己的回答也是這個。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治癒系的最高殿堂嗎?

    假如這裏真的可以讓王小筠重新甦醒過來,那杭州政府出面難道還不足以請動神廟裏面的那位治癒系大師?

    “既然知道哪裏可以救他,爲什麼不馬上送他到這個什麼帕特農神廟?”靈靈說道。

    鹿先生擺了擺手開口道:“具體我也不太清楚,但總之將王小筠帶到那裏也沒有任何意義,他們是擁有復甦靈魂的本領,一方面絕不會輕易使用,另一方面他們現在拒絕所有的訪客,別說是市政府出面,就是我們國家魔法協會的會長親自請求都未必能夠換來這一個靈魂修補。”

    “那就是沒有的救了?”莫凡說道。

    “暫且當他是一直沉睡着的吧,也許會有奇蹟,他的靈魂會慢慢的甦醒,即便再渺茫我們也會看護着他。”鹿先生說道。

    ……

    ……

    西湖

    再一次走過楊柳排排的蘇堤便是另外一幅模樣了。不單單是柳葉飄絮滿空滿地都是,更在於這條蘇堤上滿是遊客,人們不停的朝着西面的湖水望去,希望能夠真正親眼目睹圖騰玄蛇。

    一夜之間圖騰玄蛇成了景點一般,吸引了大量的遊客來這裏,人們甚至忘記了前不久這裏還處在警戒之中。

    只可惜,從那場戰鬥結束之後圖騰玄蛇就再也沒有現過身了,人們到這裏看到的不過是一灘湖水。

    圖騰玄蛇的事情已經傳來,人們也清楚的意識到杭州城的的確確有一個守護神在,難怪這麼漫長的歷史中這座城市受到妖魔襲擊的次數是最少的。

    一切恢復了平靜,蘇堤上有老人在散佈,情侶坐在長椅上幽會,一家子的遊客慢悠悠的欣賞,籠罩在城市上空的那份恐懼徹底消失後,這份平和與悠閒便隨處可見……人們是否懂得珍惜便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吶,送你的。”唐月老師輕輕的一甩黑色瀑發,露出了一個嬌美的笑容。

    莫凡有些疑惑的接過了唐月送來的禮物,緩緩的拆開了外面裹着的東西。

    “這是什麼,硬邦邦、黑乎乎的?”莫凡問道。

    “你要的東西啊。”唐月認真的說道。

    莫凡心裏不由的嘀咕了起來,我要的是你唐月人好嗎,這東西拿來做什麼?

    “這是圖騰玄蛇蛻下的鱗片,你可以拿去做一件保護住身體部位的鎧魔具了!”唐月說道。

    “哦,哦,怎麼不多給我點,我還想多做幾套。”莫凡看着這看上去大概只能夠做一件鎧魔具的蛇鱗材料。

    “這不是異鱗,而且蛻下來的鱗片非常難熔鍊,我是找了一位很出色的鎧具大師才勉強熔鍊出了這麼點,你不要算了!”唐月沒好氣的說道。

    能夠做鎧魔具的材料是很特殊的,往往是要夾雜着百分之一概率還小的一種異元素的妖魔材料才能夠用來鍛造、冶煉、鑲嵌、烙印,圖騰玄蛇蛻下來的蛇鱗中基本上沒有多少可鍛造的異元素……

    要整條蛇鱗都能夠用,都可以批量生產了,魔具這東西終究是稀有的,不僅是鍛造起來難度較高,更在於材料難尋!

    “有一件護身衣也不錯了。”莫凡咧了咧嘴,哪敢不領唐月的情。

    “蛇鱗是很特殊的材料,尤其是圖騰玄蛇的……我推薦你到東方明珠魔法塔去找一位優秀的鍛造師來做,這蛇鱗不是什麼鍛造師都能夠駕馭的了。”唐月叮囑了一句。

    “恩,我在杭州也呆了很久,該滾回學校去了!”莫凡把雙手枕在腦袋後面,笑容懶洋洋。

    “這次你也立了很大的功勞,我們杭州審判會這邊會給你一個非常難得的名額。”唐月笑着看着他。

    “什麼名額?”莫凡立刻問道。

    “回到學校你就知道了,不用謝哦。”唐月神祕的笑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