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隱約記得去洞庭湖平原歷練的時候大概是年初的樣子,這次返校都特麼接近年末了,莫凡不禁反思這大半年裏自己都經歷了什麼鬼?

    先是一條肥碩的擁有龍族血統的大蜥蜴,隨後是一個殘忍如魔鬼的劊子手軍統,緊接着自己變身野人在外面晃盪了幾個月與一隻武殼巨蜥和沼毒千蚣玩智商,最後到杭州城探望一下妹紙誰知又整出這麼大的事情來。

    要不是自己依舊滾回到了明珠學府,穿上了魔法高校的學服,還真他媽以爲自己是這個世界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大人物。

    怎麼感覺這個地球不比火星來得安全?

    算了,別想那麼多,還是趕緊回到了公寓。

    掏出了藏在一盆花下的鑰匙,莫凡麻利的打開了公寓的門。

    ……

    “牧姐姐,那個周書茗未免也太囂張了,竟然大言不慚的說要讓你成爲他們周家的媳婦,還是在大庭廣衆之下,他的實力是很強,可也不能這樣讓你難堪啊,什麼年代了還霸道總裁?除了大魔頭那個混蛋,我就沒有見過像他這樣狂妄和不要臉的!”艾圖圖在屋子裏面氣呼呼的說道。

    牧奴嬌坐在柔軟的沙發上,苗條的身陷入到了柔軟之中,她的頭微微的往後仰,長髮順着沙發背垂落下去,揚起的脖頸雪白光滑像一隻高貴的天鵝。

    她用手揉着自己眉心,看上去有幾分疲倦,她並沒有回答艾圖圖說的話。

    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牧奴嬌偏過頭看了一眼玄關的位置,微微蹙起了眉。

    “嘎吱~~~”

    厚重的房門被打開了,一個身姿挺拔面帶笑容的青年從門後走了進來,他先是往大廳看了一眼,緊接着脫掉了鞋將鞋子放到了櫃子裏,隨手將揹包掛在了旁邊的掛鉤上,順勢又脫掉了禦寒的外套。

    他的整個動作行雲流水明顯很習慣這裏的佈置,感覺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裏一樣,沒點生疏。

    大廳裏,牧奴嬌和艾圖圖都瞪大了他們的雙眼,就那樣看着這個突然闖進來的男子,呆了好幾秒鐘。

    “牧姐姐,我是不是看到鬼魂了?”艾圖圖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隨後她又看了一眼窗外,陽光明媚、光線充足的照亮了整個大廳,沒聽說過什麼鬼魂可以在大白天這樣行動自如的。

    牧奴嬌只是盯着他一言不發,眼睛裏飽含着複雜的情緒。

    “是哪個混蛋竟然比我這個混蛋還更囂張,艾圖圖大小姐你儘管告訴我他的名字,由我來替你幫你……罵死他。”莫凡說了一番很沒骨氣的話,臉上掛着那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隨意笑容。

    “你你你……”艾圖圖指着莫凡好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強行嚥了一下口水調整了一下狀態才終於叫道,“你不是死了嗎?”

    莫凡嘿嘿一笑開口道:“那麼多跳懸崖的都沒死,我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離開。更何況我走了哪裏放心的了你們孤女寡母的,便宜了別人可不是我的作風。”

    “啊呸,我們是姐妹不是母女!”艾圖圖氣惱的反脣相譏道,“你別給我轉開話題,你是人是鬼,要是人的話爲什麼大家都說你已經死了,要是鬼的話,你做鬼都想打我們兩個姐妹花的主意,簡直禽獸不如。我告訴你,我艾圖圖可是覺醒了亡靈系,你要敢再上前走一步我就把你收了。”艾圖圖大叫道。

    而一旁位置上,牧奴嬌好像有話要說,特意用手推了推艾圖圖。

    艾圖圖也是彪悍張開雙手護着姐姐,接着道:“休想碰我們一根汗毛,你最好趕緊去投胎重新做人……”

    牧奴嬌終於還是忍不住了,上前走了一大步用身子擋在艾圖圖的前面。

    “姐姐,我不怕!”艾圖圖說道。

    牧奴嬌輕咳了一聲,紅着臉低聲道:“那個……圖圖,你先去把衣服穿上。”

    艾圖圖怔住了,緩緩低下頭,赫然發現自己那一對碩大的玉兔就暴露在空氣中,隨着自己情緒激動還在顫動!

    “啊啊啊啊!!!”艾圖圖驚羞的尖叫了起來,“你這個禽獸,怎麼把我衣服變沒了。”

    一邊喊着,艾圖圖一邊捂着胸前往樓上逃竄去。

    作爲一個擁有34d的童顏巨AA乳級的女人,奔跑起來是何等的壯觀,畫面美得讓莫凡鼻頭一熱。

    牧奴嬌看着艾圖圖那樣驚慌失措的樣子,不由得用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這艾圖圖腦神經是有多慢啊。

    這個公寓已經有好長時間都只有她們兩個在住着,外面的天氣雖冷,房間裏卻有暖氣,艾圖圖平時就有些不拘小節,在家裏嫌bra勒的太緊就會豪放的脫下來,脫下來之後往往衣服又不穿上,就很沒有形象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劇。

    很多女孩子獨自在家的時候也會如此,只是沒有想到莫凡這傢伙突然間死而復生闖了進來,好好的一個清白女孩就這樣被看個精光。

    “還是你的習慣好……你不意外嗎?”大廳裏面就剩下莫凡和牧奴嬌,莫凡說了一句略顯邪惡的話。

    牧奴嬌眼中帶着羞怒之意,本來因爲莫凡能夠活下來該欣喜纔是,可這麼一鬧反而覺得這個傢伙別有目的,於是也禁不住道:“意料之中,像你這樣的壞人總是不那麼容易死的吧。”

    “原來你也蠻毒舌的,還是說我能夠活過來其實早已經讓你芳心大亂,找不着屬於自己的矜持了?”莫凡笑眯眯的看着牧奴嬌。

    牧奴嬌也不在意,不管怎麼樣他還能活着就比什麼都好,否則自己真的放下所有的端莊賢淑去罵他,他都聽不見。

    “莫凡!!!!”艾圖圖如同母獅爆發的聲音從二樓傳了出來,整個房間都震動了。

    牧奴嬌看了一眼樓上,又看了一眼莫凡開口說道:“你好之爲之吧。”

    說完這句話,牧奴嬌便踩着那毛絨絨的小拖鞋,扭着細細的小腰肢往樓上走去,留下在大廳裏一個人承受咆哮的莫凡。

    “不是該有一個劫後重逢的擁抱嗎?”莫凡看着飄走的牧奴嬌苦笑着說道。

    牧奴嬌已經踏上了樓梯,她只是回眸瞄了他一眼,卻沒有任何的表示,繼續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莫凡看着她的曲線苗條的背影,心裏略覺得可惜。

    ……

    牧奴嬌回到房間後,輕輕掩上了門,不由的身子靠在了門背上,輕仰着腦袋,閉上了眼睛,如釋重負一般……

    過了許久,她潤紅之間的脣角微微浮了起來。

    眼睛再睜開的時候,似乎一切都變得更值得期待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