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靈靈隨後趕到,她用自己獵人大師的身份讓警方封鎖了這裏,並低調行事。

    校方那邊莫凡也跟他們說過了,學院表示這種事情他們也幫不上忙,除非莫凡能夠真的將那隻吸血鬼給找出來……

    而就在莫凡和趙滿延離開了那片案發的林子之後,一個穿着黑色大衣的身材挺拔男子卻站在遠處冷笑的凝視着這一切。

    “看見了沒有,你根本無足輕重,他們這些高高在上的法師怎麼可能爲你這種卑微的女人留一滴眼淚,他們甚至交給警方處理,不敢去告知獵者聯盟,那是因爲他們害怕保護你失利了傳出去影響他們的獵人名聲。”大衣男子語調時快時慢的說道。

    他的大衣很寬,裏面還裹着一個身材嬌柔的女孩,女孩被捂住了嘴,身體更是因爲某種奇怪的香氛而動彈不得。

    她眼睛瞪大,剛纔莫凡、趙滿延看到自己屍體的那一幕她也看見了,可是她纔不願意相信這個吸血鬼的鬼話。

    她異常的憤怒。

    莫凡和趙滿延在林子裏看到了自己已經死了,那裏卻分明事躺着一具屍體……

    可是她沒有死,她此時正被這隻可惡的吸血鬼給挾持着!

    那麼莫凡和趙滿延看到的是什麼??

    那是自己姐姐!!!

    這個吸血鬼竟然將自己姐姐柳嫺的屍體給偷走了,並且過了快三個月還保存完好,天知道他保存着自己姐姐的屍體是爲了做什麼!

    更可恨的是,她竟然用自己姐姐的屍體來愚弄莫凡和趙滿延!!

    他們和自己無親無故,卻那麼盡心盡力的保護自己,想到他們看到自己屍體時的神情,柳茹便恨不得跟眼前這隻吸血鬼拼命……

    “別期待什麼了,很快他們就會把你忘的一乾二淨,很快你也會知道我對你又是多麼的上心。”聶東發出奇怪的笑聲道。

    這笑聲在柳茹聽來再刺耳不過了,可是她現在也無能爲力,她的力量真的太弱小了,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發生。

    “是不是有了一種解脫的感覺,這些日子以來你一定過得很不安穩,總會格外得想念我,現在落到了我的手心裏,反倒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了吧?”聶東繼續用言語戲弄着柳茹。

    柳茹眼睛裏已經充滿了淚水,但她仍舊保持着那份堅強道:“你真是自以爲是,但也不過是一個醜陋骯髒的陰魂一樣纏繞在我周圍,我從來沒有把它當一回事。”

    “那現在呢?哈哈哈哈,沒有人可以不把我當一回事,沒關係,我們還有很長的時間來慢慢的相互瞭解……哦,你也別指望死亡了,對我們血族來說死亡那是另一種重生。”聶東狂笑的說道。

    柳茹不再說話,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突然間想起了書籍中記載的吸血鬼是擁有將人變成他們同族的本領。

    柳茹感覺到這個傢伙也想要將自己變成吸血鬼!

    “人類的生命終究太過短暫,我們血族之所以耐心那是因爲我們有着與天地一樣的壽命,你現在這麼痛恨我我一點也不介意,等到我們相處了幾年,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之後,你會發現我們過往的那些憎恨都只是一些小打鬧罷了。”聶東接着說道。

    柳茹是很倔強,還有着那份很難得的勇氣,似乎姐姐的死亡帶給她的打擊已經遠超過了恐懼。

    她如此固執着,可如果她也變成了她自己最痛恨的種族,想來她所有的心靈防禦便會瞬間決堤。

    血族是需要血液的,將她化作血族之後再讓她去以那兩個法師爲獵物目標,想來那兩個法師臉上的表情一定會非常非常的豐富吧!

    和血族作對,結果往往都是作對者自己的內心已經崩潰!!

    ……

    ……

    公寓裏,趙滿延將前不久發生的事情詳細的和莫凡說了一遍。

    趙滿延是知道吸血鬼擁有什麼手段的,所以他保持着往常的方式保護着柳茹,包括去上課也會帶着柳茹。

    只是讓趙滿延沒有想到的是有兩隻吸血鬼,其中一個傢伙引開了自己,另外一個在自己稍不留神的時候就將柳茹帶走了。

    趙滿延做了雙重保險,讓自己的一位家臣在校外守着,所以那隻吸血鬼要將柳茹帶出學校是不太可能的,他的那位家臣實力出衆……

    沒有想到的是,那隻吸血鬼直接在林子裏就將柳茹的血給吸乾了,整個過程並沒有幾分鐘,趙滿延通過靈靈放在柳茹身上的追蹤器其實很快就鎖定了柳茹的位置,結果到那裏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就才幾分鐘時間嗎?”莫凡認真的問道。

    “恩,看到柳茹的時候,我就立刻給你打電話了。”趙滿延說道。

    “竟然有兩隻吸血鬼……”

    書裏也記載着那些潛伏在人類之中的吸血鬼往往是一個家庭,這個家庭並不是指他們是什麼血親關係,而是一個實力強大的長輩帶着幾個由他親手轉變成吸血鬼的後代吸血鬼盤踞城市某一區域,長輩要求他們遵守戒律,教他們如何天衣無縫的在人類中棲息和覓食,同時守護他們的領地不受別的吸血鬼侵犯。

    莫凡找來了幫手,而那隻狡猾的吸血鬼同樣找了幫手,這件事明顯變得更加複雜了。

    “我不明白,他們兩個聯手的話應該也能夠把我殺了,假如他們想殺的人是我,我倒有辦法拖到我的家臣趕到……”趙滿延說道。

    “他不對我們直接動手是因爲我們都是法師,法師一旦死亡就會很快驚動了獵者聯盟的人和審判會的人,他們還要披着人的皮在城市裏苟活,把我們殺了,就等於是自斷後路。”莫凡說道。

    “恩,只是實在對不起柳茹,看着她從一個好好的女孩一下子變成了冰凍過一樣的屍體……”趙滿延無比內疚的說道。

    “冰凍過?”一旁的靈靈突然間發問了。

    “是啊,血流乾了,人的身體熱量自然會喪失,我摸她氣脈的時候就是冰涼冰涼的。”趙滿延說道。

    “怎麼了?”莫凡不解的問道。

    靈靈皺着小眉頭思考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