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炎姬是可以養成的,它在年幼的時候你給它多次一些靈種碎片,運氣好進階的時候蛻變出一個魂種級的火焰來,那你這契約獸就逆天啦,高階法師見了都得害怕!”趙滿延是越說越來勁了,想來他也沒有想到莫凡隨便買的知密卷軸中竟然會出現炎姬的信息!

    果然知密卷軸是一個淘金之地啊!

    說實在的,莫凡自己也對競拍會賣的那些契約獸不是很感興趣,覺得他們並沒有疾星狼來得實用,若是四千萬花出去沒個效果那就太冤枉了。

    趙滿延說的這炎姬是莫凡非常理想的……

    要弄,那就弄好的!

    心一狠,砸錢!

    說什麼也要把炎姬的信息給完整的砸出來!

    ……

    整個獵法師圈子每天都存在着飛天蓋地的消息,這些消息的轉換和交替雖然說大部分是在獵人大廳進行着的,但也有一些特殊的場所是能夠捕捉到有價值情報的,就好比一個江湖總會在一家酒館、客棧中傳出消息,同樣的獵法師們有自己的一些聚集地……

    趙滿延貌似對這一套事情都是挺熟悉的,他派了一些手底下的人先去這種“民間”場所收集信息,再讓莫凡去購買那些指定方位的知密卷軸,看看是否有同樣有關炎姬的事情。

    “錢燒的有點快啊,就這麼幾個字……”包間內,莫凡看着面前一大堆擺放在面前的卷軸,有些心疼了起來。

    說實在的,這真有點像買彩票,不同的是知密卷軸是你知道買到了什麼能夠中獎,偏偏你需要花無數倍的錢去摸中這個號……

    “這個知密卷軸有價值,他們是一隊獵法師在灼原尋找靈種途徑炎姬的領地,卻遭到了炎姬非常可怕的攻擊,這是炎姬警惕、脾氣暴躁所導致的,可以說很吻合它在孕育生命這一說。”趙滿延說道。

    從知密卷軸這邊莫凡已經大概知道灼原北角的一些情況了,也知道了炎姬活動的範圍,那裏活動的獵法師算比較少的,畢竟那裏有着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適應的了的酷熱。

    敦煌一帶倒是獵法師們的掘寶之地,敦煌之中妖魔橫生同時古物衆多。

    “我們已經知道位置、路線、危險性、以及有什麼好東東了,就差實地考察了。”莫凡說道。

    知密卷軸附帶了很多額外的消息,假如真要前往灼原可以讓他們避免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煩,那裏終究是妖魔之地,人類在裏面行走要沒有一些訣竅真可能寸步難行。

    “你打算去了,就這點情報?”趙滿延有些詫異的問道。

    “去一趟,又沒有壞處,當是歷練了……”莫凡說道。

    “你別給我提歷練。”趙滿延一臉黑線的說道。

    “哈哈,我記得灼原也不算太遠,飛到甘肅繞開敦煌,應該很快就能夠抵達灼原北角,算起來往返時間不會超過半個月,等回來休息一番,正好能夠趕上下個月的第二個挑戰周。”莫凡說道。

    “你還真是說什麼就做什麼。”趙滿延無奈的說道。

    很多獵法師爲了不撲空,前往之前一定會做足了功課,像莫凡這樣直接出發的還確實少。

    但說實在的,再在亂七八糟的信息中做功課都不如直接殺過去來的實際。

    “既然你要去,那就祝你好運,爭取將牛b哄哄的炎姬給帶回來,橫掃明珠學府主校區!”趙滿延送上了一句吉言

    “祝個卵好運,我有說我要自己一個人去嗎?”莫凡挑着眉毛說道。

    “草,你不會是想把我也拖去吧?”趙滿延一臉愕然的說道。

    “你說呢?”

    “……”

    在和吸血鬼一戰之中莫凡是見識到了什麼叫龜殼一般的防禦,有趙滿延在的話危險係數大幅度降低,尋找炎姬幼寵的事情想想就知道是一個困難活,沒一點精英陪同莫凡可不覺得自己能夠搞定。

    一番威逼利誘,最後趙滿延還是妥協了。

    趙滿延實很不喜歡做危險的事情,可考慮到他自己的修爲也開始停滯不前無法再更上一個層次後,他覺得出去一趟應該是會有收穫的。

    反正到時候太過兇險直接跑路就好了,來回花不上太多的時間。

    “就我們兩個人的話肯定辦不到,再找些人吧,一定要信得過的。”趙滿延認真的說道。

    這次前往灼原可不是小打小鬧,個人力量過於淡薄了,需要一個能打、能防、能退、能跑的好團隊!

    “我問過靈靈,她好像挺感興趣的,帶上她一個。”莫凡說道。

    靈靈可是智囊啊,再加上其豐富的獵人經驗,隊伍裏有她的話可以避免很多的麻煩。

    “恩,恩,凡事要有計劃,有她在我們行動得會更有效率一些。”趙滿延點了點頭。

    體育館的鱗皮母妖事件以及這次捕捉吸血鬼的事情上趙滿延都是對靈靈刮目相看,這次前往灼原帶上她絕對比帶上那些坑死人不償命的破老獵人要好的多了。

    緊接着莫凡打了一個電話,詢問張小侯那邊的情況。

    信得過的人的話,張小侯是莫凡最爲信賴的了,而且張小侯這傢伙敢打敢拼,憨厚歸憨厚,在面對妖魔的時候卻機靈無比,想當初在殺武殼巨蜥和沼毒千蚣的時候少了他估計還真沒法完成河蚌相爭的計劃……那可是統領級生物啊,張小侯都敢玩,這次灼原之行他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正好甘肅和陝西那邊是鄰居,他從陝西那邊過去也蠻快的。

    “另外我們還需要一個治癒系的,灼原兇險算是出了名的,保不齊缺胳膊斷腿,沒有治癒系法師在喪命並不奇怪。”趙滿延強調道。

    “你以爲治癒系的是大白菜,隨便抓隨便有啊。”

    “白婷婷啊,你問過她沒有?”

    “我回學校以來就沒看見她了,本來還想和她打聲招呼……你趙大少爺人脈那麼廣,就沒有信得過的治癒系法師嗎?”%凡說道。

    “真沒有,有的話也是家族大佛,我哪裏請得動。”趙滿延說道。

    治癒系法師對所有獵法師隊伍來說都是奢侈品,更何況這次任務還比較特殊,需要信得過的人,這上哪裏去找一位信得過的治癒系法師,白婷婷自從出了那件事後好像並沒有再回學校了。

    “我們組建不出像那些老團隊那樣搭配齊全的隊伍,所以的要一個一勞永逸的治癒系法師,沒有治癒系法師的話還是打消這個念頭,東西是好,命沒了就不好了。”趙滿延很認真的說道。

    莫凡也是頭疼了起來,全世界最難請的就是治癒系法師,說實在的越是瞭解有關炎姬的信息,莫凡就越想將其收爲契約獸……

    “對了。”趙滿延突然想起了什麼,拍了拍莫凡肩膀道,“你那個心夏妹妹不是治癒系的嗎,而且還是主修治癒系,輔修心靈系的。元素妖這種生物不像其他妖魔那樣對人類有完全的敵意,你妹妹擁有心靈系能力的話,很容易就安撫住它們了,我們便一路暢通無阻!!”

    ————————————

    (昨天活動太累了,滾回來碼字,本來想寫完第二章休息一會,結果直接睡過去了……大清早趕緊爬起來碼上這第三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