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色泥沙所化的體型高大三米的白沙妖兵已經排成了四五列,它們將那一對闖入到沙惘河的那對獵法師們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于是,成排成排的白色沙刀就那樣紛紛落下,這些沙刀又不似正常利器那樣,它們刀面極鈍,砍下去之後完全是將那些獵法師們給砸了稀爛。

    于是,血肉橫飛!

    月光呈現的是藍白色,整個沙惘河呈現的是米白色,于是那一抹抹糊在地上的鮮紅便看上去更加醒目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莫凡瞪著眼楮,他雖然壓根就沒有要出手相救的念頭,可是這群人死亡的速度還是太快了,它們的魔法防御也不算弱的,但是根本就無法抵擋那麼多白沙妖兵的刀斧相加!

    防御頃刻間被粉碎,慘叫聲還在這空寂的荒漠上回蕩著,淒厲無比!

    “我的天!”這個時候莫凡的身後傳來的趙滿延的驚呼。

    莫凡回過頭去,發現大家都已經從帳篷中醒過來。

    心夏和晨穎兩女都是捂住了嘴,水靈靈的眼楮瞪到了極致,顯然她們也看到了剛才那一幕。

    沙惘河的恐怖遠遠超出了她們的想象,那種感覺就像普通人跳入到了一個滿是凶殘鯊魚的大河之中,頃刻間被撕得四分五裂,難以招架。

    “要不我們這次純當來敦煌旅游一趟,該回哪兒就回哪兒去?”趙滿延一陣頭皮發麻、四肢發軟說道。

    從之前的知密卷軸中趙滿延便得知這沙惘河是敦煌一代最具凶名的一個禁地。無數的獵人們在這里葬送了生命,可是今天親眼所見,趙滿延是徹底地感到了來自靈魂的顫栗,要不是之前那隊獵法師們不知為什麼被一群沙嘯虎給追趕,恐怕明天享受這沙兵刀陣的黃泉之旅便是他們幾個了。

    “咱們……咱們不是有心夏在嗎?應該……應該不會像它們那麼慘吧。”張小侯這種膽大包天的人都已經說話不利索了。

    晨穎和心夏都是好半天都沒有說話,這樣一幅血淋淋的畫面終究是還需要一段時間讓她們做一些心理調整,過了不知多久晨穎才瞪著她的眼楮對心夏說道︰“你的心靈系魔法真的能夠安撫這些妖兵嗎?要是出了一點兒岔子大家豈不是全跟他們一樣。”

    心夏想了一會兒才認真地點了點頭,輕聲說道︰“剛才那一片已經染了血的白沙妖兵情緒是暴躁的,假如我們從這一片區域過去那肯定是凶多吉少,但只要走那些並沒有被染上血腥味的區域前行,我能夠保證它們不會攻擊我們。”

    “可就算是這樣子,我還是感覺一陣得慌,萬一出個什麼意外我們就全搭在這里了。”趙滿延寒著聲音說道。

    這和時候靈靈卻不屑地看了一眼這兩個膽小得要退縮的人,一臉淡定的說道︰“那幫蠢貨,自掘墳墓地去驚動了六七只沙嘯虎就算了,竟然還不知死活地闖入到沙惘河中,與沙嘯虎殊死一搏的話沒準還有逃跑的機會,像他們這樣大動靜地踩到沙惘河中,跟自己跳入地獄沒什麼差別。我們幾個只要行事小心一些,再加上心夏姐姐的心靈系魔法庇佑著我們那就和過一條干河沒什麼區別。”

    這個時候心夏也從那種驚恐中恢復了過來,她很肯定的說道︰“按照我們自己擬定的計劃走的話肯定不會出什麼問題,只是大家一定要記住︰在沒得到我的允許之前一定不能在沙惘河中使用任何一個魔法,一旦有毀滅魔法的氣息在波動,這些白沙妖兵們就會下意識地對我們進行攻擊,到那個時候局面就會失控。”

    趙滿延和晨穎都點了點頭,他們也清楚真要用自己的力量對這些沙惘河的妖兵抗衡既不現實,但只要有心靈系的法師在,一切都會相安無事。

    大家帶著這份驚魂未定返回帳篷之中,一整夜睡得還是不夠踏實。

    畢竟恐怖的沙惘河就在相隔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天知道那些恐怖的白沙妖兵會不會爬到岸上襲擊岸上的人。

    帶著這份不安大家熬到了天亮,東方的紅日帶著一抹艷紅的光輝灑落在了沙惘河之中,昨夜那批人的血液都已經風干了,可是被鮮紅的旭日這樣一照著,依舊那樣清晰,提醒著他們幾人這條白色泥沙的巨型長河絕對沒有看上去那麼平靜,是九死一生之地!

    “要不我們誰先下去試一試,總好過一下子全軍覆沒。”趙滿延弱弱地說了一句。

    “我也覺得這個好,大家這樣心里有個底,問題是誰下去呢。”莫凡不懷好意地注視著趙滿延。

    張小侯這個時候也非常識相地不逞能,將這個英勇的任務交給趙滿延。

    趙滿延真想給自己一個耳光,吃飽了撐著,多這個嘴干嘛。

    他還抱著一絲希望,笑嘻嘻的對張小侯說道︰“你是軍人,膽色一流,又擁有兩個位移技能,出了什麼事跑的也快,還是交給你來吧。”

    張小侯急忙擺手,一臉認真地對趙滿延說道︰“我听凡哥說你的防御堪比千年老龜,我想就算是出現了那些白沙妖兵,以你重重的保護也不至于支撐不到我們前來救你。”

    趙滿延一臉求救地看向莫凡。

    莫凡聳了聳肩,一臉正色地說道︰“我是這個隊伍里的dps,這種事情也就你們兩個比較合適。”

    趙滿延一臉的無奈,他回頭看了一眼心夏。

    “盡管去吧,不會有事的,但還是要記得我沒有給你明確的指令之前你不要使用任何魔法,那樣只會讓你身處險境……”心夏話語柔柔的道。

    趙滿延是硬著頭皮往沙惘河中走,他的心情又怎麼能用一個忐忑來形容。

    他躡手躡腳地,每踩在這白色的泥沙上一步心髒便會隨之劇烈地跳動一下!

    他的耳邊傳來從前方撲打過來的嗚咽的風聲,在他看來著根本不是一條已經干涸了的巨河,而是恐怖的黃泉之路。

    “ ~~~~~~!”

    還沒有走出幾步,趙滿延周圍出現了一層一層白色的沙浪!!!

    就在他旁邊一下子涌現出了數十只白沙妖兵!

    它們威武矗立,高大的身軀就像是一個個穿著白色鎧甲的武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