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滿延臉一下子就青白了,他瞪大了那雙驚恐萬分的眼睛。

    一共有近三十隻的白沙妖兵,它們那明晃晃的沙巨刀就離他的身子不到幾寸的距離,一想到之前那羣人死亡的慘狀,趙滿延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不是說好的不會有事的嗎,怎麼才走了幾步就驚動了這麼多???

    趙滿延聲音都發布出來了,喉嚨像是被什麼堵着。

    他幾乎下意識的要將身上的鎧魔具給呼喚出來,防禦星圖更是在腳下開始描畫……

    可是,凌亂之中猛然間想起了心夏剛纔說的話。

    他也是佩服自己,換作其他人估計早就嚇得下身一身騷臭了,還有誰會想起別人叮囑過的話語啊。

    要不是考慮到自己施展魔法很可能會讓自己更加處境艱難,趙滿延真就給自己施加上了好幾層光佑聖盾了,現在也唯有包裹在那金色的光盾之中她才能夠感覺到一絲絲的安全啊!

    趙滿延咬着牙,整個人都繃緊了。

    他沒有敢施展魔法,就那樣站在那一大羣的白沙妖兵之中。

    和那些三米來搞的白沙妖兵比起來趙滿延簡直就是一個侏儒,細皮嫩骨的,完全就沒法招架的了那些兇殘的沙刀。

    趙滿延終究是定住了心,可是岸上的衆人都爲他着急了起來,尤其是晨穎,差點就衝下去救人了……

    此時,心夏如同沙漠中的一朵粉藍之蓮一般靜立在河畔上,從前方迎來的狂風將她的長髮凌亂的揚起,飛舞出一抹抹香氣。

    她柔和的小臉在此刻從未有過的嚴肅與凝重,眼睛也一動不動的凝視着趙滿延所在的那一片區域……

    突然,她閉上了眼睛,將雙手緩緩的交疊在胸前,像是在用自己的心靈傳達着某種常人無法察覺到的信息!

    站在一旁的莫凡只感覺有一絲絲的魔法能量在波動,可無論是如何睜大眼睛都看不見究竟是什麼從心夏那裏散發出來,或許這就是無形無影的心靈之力吧!

    “安撫!”

    心夏念出了心靈系的魔法,星圖描畫完成之時可以看見如同透明之水一樣的淺淺波紋在她的腳下輕輕的盪漾開。

    心夏纖細婀娜的身子也不知被什麼力量給托起,竟然保持着腳尖離地的狀態,那輕輕的一踩便是森林精靈輕輕的墊在了寧靜的湖水之中……

    無形無影的寧靜湖水波紋漸漸的擴散,可以說是在那些白沙妖兵們即將舉刀剁肉之時才正好抵達,那一邊的趙滿延整個人都要癱軟在地上了!

    白沙妖兵擁有一對深陷在那張沙化面孔的眼睛,裏面呈現的是一種帶着野性的紅褐色,它們恐怕是最討厭有生靈打擾它們的清淨了,所以一旦察覺到有膽敢踏入到這沙惘河的東西就必定會揮刀而去。

    可是,就當那寧靜的心靈之紋傳到它們身上的時候,它們的那股子暴戾就好像是血腥之氣受到一陣聖潔之風的洗禮一般,竟然全部的消散了。

    而揮舞到一半的那長長的沙刀同樣戛然而止,它們晃動着腦袋,左顧右盼,倒是展露出了一副有些憨態可掬的模樣。

    幾十只白沙妖兵對望了片刻之後,似乎納悶自己爲什麼要爬起來舉刀,最後都是慢慢的化作了細細的白沙,在一陣狂風亂舞之中分解了,飄揚在了趙滿延的周圍和這條長長的沙惘河之上!

    白色的沙霧之中,趙滿延一下子坐倒在地上。

    他自己都感覺褲襠要溼了,好在金林荒城之後他的膽色非比尋常,終究是忍住了。

    他擡起頭,看着正在河畔上的衆人,最後還是勉強的咧開了一個笑容,然後衝着心夏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心靈系的奇妙他趙滿延也是第一次體會,剛纔還凶神惡煞的白沙妖兵竟然一下子全部沒有了殺戮之心,這對行走在外的獵法師們來說簡直就是一道可以任意穿梭在妖魔羣中的隱身法寶啊!

    只可惜這種心靈系魔法並不是對所有的妖魔糴有效,就比如說生性兇殘暴躁的沙嘯虎便根本就不吃這一套。

    “還不都給我下來,得看到什麼時候啊?”趙滿延不滿的叫道。

    “我都差點以爲你死定了。”莫凡調侃了一句。

    說完時,莫凡將心夏抱到了疾星狼的背上,讓她坐在上面。

    她倒是能夠站立着,只是站着久了就會顯得格外疲倦,還是乖乖的坐在上面的好。

    靈靈這個小懶鬼也順勢爬了上去,一見疾星狼還有些幽怨的低嗷了一聲,於是小手就往疾星狼腦袋上一敲道:“還不樂意了是吧?”

    疾星狼是不敢得罪靈靈這個可以變着花樣整召喚獸的鬼精靈,老老實實的等靈靈和心夏坐牢了之後便踩入到了沙惘河之中。

    估計它也覺得這沙惘河實在有些毛骨悚然,步伐顯得非常輕盈,沒事跟不敢隨便亂吼,生怕驚動了腳下那些白沙妖兵。

    “心夏,你要一直施展心靈系魔法嗎,那樣的話豈不是很消耗魔能?”莫凡問了一句。

    心夏搖了搖頭道:“這沙惘河的妖兵其實並沒有那麼密集,只是有人踩入這裏它們就會從四面八方聚集過來……剛纔這一片的白沙妖兵已經被我安撫了,它們不會再來襲擊我們,等再往前走一大段距離踩到別的白沙妖兵地盤裏再施展就好了。”

    “哦,那就好。”莫凡鬆了一口氣。

    “不過,我們要穿過的這沙惘河究竟有多長還沒有估算過,我也不確定魔能能不能支撐到我們安全過河。”心夏說道。

    心夏這句話一出口,正得意洋洋走在前面的張小侯和趙滿延兩個人步伐戛然而止了。

    顯然他們兩個人腦海裏同時都驚現了站在沙惘河最中央突然間沒有了魔能時的情形,那真叫一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闖入鬼門關了!

    “這河極寬,要不……”

    “你要怕,就在岸上等我們好了。”莫凡譏笑道。

    “那怎麼行,我只是想說我這裏有一些能夠恢復魔能的好藥劑,讓你的心夏妹妹給服上,免得出事。”趙滿延這個時候就不私藏好東西了,乖乖的上交給心夏。

    現在大家的命都拴在心夏身上,趙滿延就跟供女神一樣供着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