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也不知道隔了多少公里,總之它應該暫時還在遠端只是滾滾熱浪早已經撲打了過來,轟的人皮幹舌燥。

    莫凡很清楚,一旦一個事物相隔甚遠,卻依然可以霸佔了目所能及之處,那麼就意味着這個事物其實抵達自己這裏的時候遠比看到的還要龐大數十倍。

    此刻地平線上那些翻滾的烈焰就已經形成了山巒一般的巍峨,一旦它們翻滾到這裏,那必定是一場最可怕的火焰劫數!

    “說真的,那東西要捲過來,我們真的躲的過去嗎?這裏一片荒蕪,根本沒有任何掩藏之所。”趙滿延目光駭然的看着那片會翻滾的火焰山巒。

    他和衆人一樣,那雙眼睛都已經被映的豔紅無比,充斥這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那就趕緊往反方向逃,說什麼也比直接被吞沒的好,這種力量根本就不是毀滅,簡直就是大自然的一種對生靈的懲罰,像神明怒火拋向人間!”晨穎有些顫慄的說道。

    衆人也不再多想,即便根本不知道那些火焰究竟是什麼東西,可這種時候本能的恐懼和生存慾望將他們的求知慾給拋到九霄雲外。

    衆人開始往反方向逃跑,事實也表明那些憤怒的席捲人間的火焰正在往他們這裏逼近,也幸好火劫離他們所在的地方還很遠很遠。

    ……

    “咚咚咚咚咚咚!!!”

    大家反方向逃跑了數公里之後,大地突然間開始顫動了起來,可以看到在衆人逃跑的身後方向上煙塵正在翻滾,有一大羣生物正在飛奔。

    捲起的沙土之中,隱約看見一個個身軀健壯如牛的身影,它們無論是頭顱還是四肢,包括一些關節處都覆蓋着一層堅硬無比的鎧甲,鎧甲整體呈現紅褐色,應該是經常被火焰淬鍊。

    它們數量驚人,鐵蹄在混亂紛踏之中震的地面都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那是什麼,不會是來追我們的吧。”趙滿延回過頭望去不免一陣心驚膽顫。

    這些褐色鎧甲的生物氣勢凌然,威武雄壯,一看就不是平凡的生物。

    nbsp;“那應該是殺鎧獸,戰將級中以防禦力聞名的生物,它們和大部分已經可以率領一兩個巢穴或者獨來獨往的戰將級生物不同,是喜歡羣居的。所以它們的鎧甲是非常合適的鎧魔具材料,可要想殺死它們其中一個往往需要面對的是一整羣殺鎧獸的鐵蹄。”靈靈一眼就認出了那些正在飛跑的生物。

    莫凡聽了也不由的感覺的心跳加速。那麼一大羣的戰將級生物,其戰鬥力破壞力都要趕得上一大支兵隊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都要像一羣嚇破膽的鳥獸一般飛散,這豈不是更表明遠處火焰天劫的可怕啊。

    要知道這些殺鎧獸若是往它們往其他妖魔羣中瘋狂的踐踏去的話,就已經是一場屠殺了,想來這些曾經的劊子手沒有想到今日也被會另一種物體給追逐,卑微、膽小的抱頭鼠竄。

    ……

    莫凡等人也一直在逃,好不容易纔看到沙惘河沙,原本以爲渡過了沙惘河便不會那麼兇險了,誰知這充滿神祕的灼原北角比沙惘河更不歡迎外人的到來,直接天降怒火!!

    他們在踏入灼原北角之前已經稍作休息調整,尤其是心夏的魔能,早已經充沛。

    所以,現在它們逃入到沙惘河中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但那羣被火劫嚇得早已經失去了理智的殺鎧獸倒是知道沙惘河是一片決不能踏入進去的死地,它們衝到河畔位置的時候便開始更加惶恐不定,不敢前行了。

    “闖入沙惘河的生物氣息越強、數量越多,驚醒的沙惘河白沙妖物也會越強、越多,所以我們不能離那羣殺鎧獸太近,以它們的氣息以及數量,應該會驚醒同樣爲戰將級的骨將魔人,這種生物絕對不是我們對付的了的。”心夏叮囑大家道。

    大家紛紛點頭,根本沒敢有藉着失魂落魄的殺鎧獸力量闖白沙河的心思了。

    重新回到了沙惘河,大家人數不多,氣息也遠沒有殺鎧獸那麼強,只要心靈系的心夏擁有魔能,這沙惘河自然是安全的。

    可惜那些殺鎧獸就沒那麼好運了,它們現在面臨一個抉擇,究竟是逃到沙惘河之中繼續往西面逃竄,還是嘗試着與火劫抗衡一番?

    這些自然不是莫凡等人可以關心的,到了沙惘河地界他們幾個就頭也不回的朝着西面跑。

    ……

    逃進沙惘河深處之後,天邊和地平線之間的火焰劫難才漸漸的有消散的跡象,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那些觸目驚心的烈焰一定鋪滿了那塊本就焦灼的大地,唯一沒有怎麼受到波及的地方恐怕只有這沙惘河。

    “呼呼呼~~~~~~~~~~~!”

    高溫空氣從不遠處撲打了過來,衆人渾身都被烘得燥熱。

    躲過了那最直接可怕的烈焰,但單單是這些殘餘的火熱空氣都讓人有些難以招架。

    此時,灼原北角的方向上一片火紅火紅,看上去簡直就是一個烈焰國度,鮮紅、炙熱的化作一大片火海洋!

    “我聽說沙惘河是一個死河,這裏沉睡了多少白沙妖物,就意味着這裏曾經有多少活生生的生命在這裏死去。一開始我還很迷惑像這樣一條巨大的沙河要密佈着數量如此驚人的白沙妖魔,是得有多少生命在這裏死去……”靈靈心有餘悸的看着灼原北角說道,“我想其中有一大部分是因爲受到了剛纔的火劫的驅趕,迫使它們跳入這如同執行死刑的沙河裏,日積月累,沙惘河便越發的恐怖。”

    “要不我們還是離開吧,剛纔那火劫未免也太可怕了,要是我們之前踏入灼原北角過深的地方,我們豈不是就沒有機會逃出來了。”趙滿延率先提議到。

    火劫的出現確實是大家根本沒有預料到的,可是他們也從沒怎麼獲得過有關火劫的消息,按理說這種事情怎麼也有前人經歷,並且會寫入書籍裏的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