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晨穎的母親在灼原北角生活了幾年,雖然她的行動並不方便,但是依舊見識到了很多獵法師都無法獲知的灼原北角的祕密。

    按照晨穎回憶她母親所描述的地形地貌,一羣人抵達了一座拔地而起的平頂山下,晨穎表示他的母親便一直在這座山附近生活。

    “這座聳立起來的平頂山好突兀啊,我們走了這麼久看見的都是灼原北角的平坦地貌,連一點山巒起伏的跡象都沒有,結果這座山一下子就出現在了這片平坦的大地上。”張小侯擡着頭順着那垂直的峭壁仰視着這座平頂山。

    它其實看上去更像是一座火山,和大部分下寬上窄的火山不同的是,更像是一個筆直的插入到藍色天空中的火山柱,若不會飛的話根本就爬不上去。

    “你確定這種地方會有火劫果實嗎,就算有的話,我們要怎麼上去?”莫凡開口問道。

    “這座火柱山的內部是空的,我聽我母親說這山底下應該有一個可以進入到內部的裂縫,我們先找到那個能夠進入到裏面的裂縫。”晨穎說道。

    繞着這個體型巨大的火柱山,衆人還真找到了一條通往山內部的縫隙,相對於整個龐然大物的火柱山來說,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裂縫,可對於人類來說它就是一個被撕開的洞穴,越往裏面走便越寬敞。

    順着這個裂縫一直往裏面走,可以感覺到其內部明顯呈現蜿蜒而上的趨勢,內部的山石呈現出火焰半晶半巖狀,非常的光滑,往前走一路上倒是又拾取到了一些靈種碎片,想來這洞府也是一個淬鍊的好地方,若是細細尋找的話一定能夠再找到一兩個靈種。

    “鏗!鏗!!”

    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內忽然間傳來了像是金屬敲打的聲音,山內本就寂靜,這個聲音如此突兀的響起來倒是讓大家不由的一陣心裏發毛。

    這種金屬敲打聲並非是往常所聽到的那種清脆,它帶着一種沉悶和摩擦的噪耳,傳入耳中的時候便像是指甲刮在黑板上發出的那種令人心裏發毛的響動,本身大家行走的洞穴便蜿蜒漆黑死寂,耳邊突然間有這種不知道從哪個方向鑽到腦海裏的悚然聲音,便感覺格外的心慌。

    “應該不是我一個人聽到吧?”張小侯牙齒打着顫環顧着四周。

    “你們覺得會是什麼?”趙滿延說道。

    “不管是什麼,繼續往前走就對了,現在去擔心也沒有用,它要是藏在暗處的話我們根本就不要想找到它。”莫凡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

    在莫凡看來若是這種生物具備將他們這羣人全部都給吞殺的能力,直接出手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用這種聲音來驚嚇大家。

    帶着這份莫名警惕之心,大家更加快了腳步,這座平頂山海拔極高,即便是直接爬上去的話也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更不用說想他們現在這樣沿着彎彎曲曲的內部洞窟山道往上爬了。

    一路上大家又聽到了那種聲音還幾次,只是那種生物壓根就沒有出現,漸漸的大家也不以爲然。

    黑暗中往上行走是一個很枯燥又容易自己陷入恐懼魔障的過程,好在大家的膽色都不錯暫且沒有受到那種奇怪聲音的干擾而自亂陣腳。

    也不知道爬到了這座山的什麼高度,內部山道的周圍石壁縫隙已經有滾燙的熔漿流出來,在溝壑處會聚成熔漿溪緩緩流淌。

    熔漿散發出來的火光倒是化作了天然的照明,讓大家可以看清周圍的情況,接下去很長時間趙滿延都可以不需要施放光耀,兩旁的熔漿液體已經將這個內部山道照耀的如白天一樣通明。

    “哈哈,灼原也沒有那麼不近人意嘛,你看周圍的熔漿溪,簡直就是路燈加紅地毯,迎接我們!”張小侯走在最前面,顯得有些得意忘形的樣子。

    熔漿溫度非常高,普通人在熔漿中會很快便被焚成灰燼,法師們則勉強可以保住自己肉身,可時間長了一樣還是會被燒的只剩下骨頭渣子,而火系法師的話倒勉強可以承受熔漿的溫度,這就看修爲的高低了,修爲高的拿熔漿沐浴都沒有任何問題……

    莫凡自己沒有到達這種境界,他嘗試着將手指戳入到旁邊流淌的熔漿液之中,很燙,不致命歸不致命,可怎麼說呢,有點像把手放入開水裏吧!

    “話說,你們有沒有覺得熔漿溪變得越來越寬了啊?”晨穎冷不丁的說了一句。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莫凡,內部的山道有窄有寬、但整體呈現出了人能夠通行的洞窟地下河狀,蜿蜒而上,那些熔漿也是從一些縫隙之中緩緩的流淌出來,最初的時候就像泉水溢出,鮮紅的成爲了大家的引路燈,可現在貌似兩旁低窪、溝壑、石痕、山階之中已經灌滿了這些熔漿,有幾處甚至要滿出來,溢到大家要走的山道上了。

    “應該是這上面的熔漿多一些吧。沒事,熔漿總會往下流的,下面空間那麼大,還不至於把我們的路給填了。”趙滿延說道。

    “話是這麼說……但如果是另外一個原因呢?”心夏有些擔憂的說道。

    “什麼原因?”張小侯問道。

    他們幾個在說話之時,莫凡一直站在熔漿溪旁,他非常仔細的觀察熔漿溪中熔漿的流動,並且他清楚的記得大家說話之前熔漿溪的熔漿是慢慢的流淌,到現在,這些熔漿開始有些急促的往更低窪的地方灌了。甚至由於這一帶囤積了過多的鮮紅色漿液,它們開始往大家行走的道路上蔓的跡象。

    這才過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啊!

    “我覺得我們儘快離開這裏!”莫凡臉色和剛纔截然不同,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

    “爲什麼?”還在惦記着價值極高的火劫果實的趙滿延和張小侯問道。

    晨穎同樣也不想放棄,因爲火劫果實就在這座平頂火山的山頂。

    “我說快離開就快點離開!”莫凡沒工夫解釋,對着衆人喊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