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體洞窟內,滾滾熔漿終于有了“退潮”的跡象了,被一只悶著洞穴里面的5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氣。

    洞窟並不是很大,再加上熔漿氣體時不時會飄進來,導致這里面空氣非常的稀薄,要是再熬下去,所有人都要窒息而死。

    整個艱難等待的過程中唯一值得大家慶幸的就是,莫凡的疾星狼始終都沒有消失。

    這就是莫凡還活著的象征,心夏眼楮幾乎都沒有離開疾星狼片刻,甚至因為困倦的稍稍閉上眼楮都要馬上睜開,生怕就這麼一會疾星狼便消失了。

    “熔漿退了,不過我們得再等等,好像沒有什麼空氣進來。”趙滿延開口說道。

    五人繼續等待熔漿流盡,空氣從一些山洞的氣窟窿中溢進來……

    “走,我們趕緊去找莫凡。”

    出了洞窟,一群人急急忙忙的往山道下方沖去。

    若是莫凡被熔漿沖走,那他肯定是被沖到了最下游的位置,只要順著熔漿流淌的地方尋找便一定可以看到莫凡。

    熔漿是液體,但它們的密度非常大,流動起來其實有些緩慢,這種漿液狀的物體有很容易凝聚在某處,並且一旦冷卻的話更會凝固成石。

    倘若沒有在熔漿徹底冷卻的時候找到莫凡,要再找到他就難了。

    ……

    眾人沖到了山的底部,卻沒有看見莫凡的身影,焦急萬分的他們又遇到了一個大麻煩,那就是之前將他們生門給堵住的-雙面龜魔!

    趙滿延看見雙面龜魔的時候,正要找它算賬,誰知道這種生物也是成群生活在一起的,趙滿延剛要將雙面龜魔大卸八塊結果又一下子出現了體型更要大一號的這種渾身鎧甲的怪物。報仇是別想了,因為他們正面臨被這些雙面龜魔追殺的困境。

    一直逃出了這座火柱山,回到了滿是岩石沙礫的盆地,誰知這些雙面龜魔窮追不舍,根本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

    “怎麼辦,再不甩開他們我們就更沒有時間去找到莫凡了。”張小侯擔憂地說道。

    “好像有一隊人馬正在向我們這里靠近,不管了,先往他們那邊跑再說。”趙滿延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五人一路逃到了同樣朝著這個方向來的人馬面前,當趙滿延看到為首的那個人是一個頭發倒梳綁成辮子的中年男子,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之色。

    晨穎也看到了這個中年男子,神情卻顯得格外的復雜。

    “大伯,你怎麼會在這里?”趙滿延看著為首的那位男子說道。

    倒梳成辮的男子眉頭一擰,隨後又看了眼在趙滿延邊上的低著頭的晨穎,冷哼一聲道︰“真是胡鬧,這里是你們這些毛頭小鬼可以來的地方嗎!”

    “大伯你先別急著訓我們,幫我們解決了後面的追兵再說,我們有個同伴還身處險境。”趙滿延說道。

    趙玉林早就看到了那些渾身像是被金屬覆蓋著的雙面龜魔,他從自己的代步馴獸中跳了下來,臉上帶著幾分不屑。

    他的周身出現了好幾副星圖的輪廓,這幾幅星圖可以說是同時描畫著,以極快的速度交織成完整的魔法圖案,星圖與星圖之間交相輝映,又以對角線的方式再組成了一個將趙玉林完全籠罩進去的立體星畫!

    褐色的星座構建完成,可以看到趙玉林的雙目有灰褐色的光芒在閃爍,當暮光類的褐芒達到最為耀眼的時候,一股無形的凝固力量呈現一個扇形的放射狀快速的往那群雙面龜魔所在的位置蔓延。

    灰褐色像是一層陰影魔爪朝著遠方探去,所過之處無論是松垮的泥土還是耐火的仙人掌全部都化作了灰白色的石頭!

    石化,土系高階的石化之力!

    那只沖在最前面的雙面龜魔顯然沒有見過這種奇特的能力,盡然妄想用自己堅固的身軀去抵擋,當灰褐色粉刷過它的身體的時候,它就徹底化為了一個硬邦邦的死物!

    其他雙面龜魔比較靠後一些,看到這可怕的石化力量一個個嚇得兩張臉都白了,貪生怕死的它們根本沒有再去管那個被石化的同伴,一轉身就逃進了火柱山內。

    “大伯就是威武!”趙滿延看到那些雙面龜魔逃竄後,小人得志的走到了被石化的那只雙面龜魔面前。

    他一腳踢在了它的身體上,被石化的雙面龜魔被這一腳踢得粉碎,似乎還不夠解氣,趙滿延又將那些碎片給踩個稀爛,罵罵咧咧道︰“讓你丫落井下石,讓你丫堵我們的活路!說過要把你大卸八塊,你倒給我數數現在變他媽幾塊了!”

    “別浪費時間,我們趕緊去找莫凡。”張小侯提醒了趙滿延一句。

    眾人剛要離開,卻立刻被趙玉林給叫住了︰“你們幾個小鬼瞎跑什麼,跟到我隊伍里面來,現在要送你們出去是不太可能了,要救誰跟我說一下,就你們這點本事,連給同伙收尸都做不到。”

    靈靈看了一眼心夏,朝她點了點頭道︰“有他們幫助我們也會更容易找到莫凡。”

    五人立刻歸到了趙玉林的隊伍里,晨穎一直埋著頭,直到走到隊伍中的時候才猛然間發現一匹棗紅色的沙漠火馬上正坐著一個渾身被白布纏住的人,此人正用那雙黑色的眼楮盯著她。

    晨穎一臉不可思議的道︰“媽媽,怎麼是你?”

    白布人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把陳穎招呼到身邊,卻沒有說話。

    晨穎欣喜的看著走在隊伍最前方的父親趙玉林,原本她以為自己父親已經絕情到放棄尋找火劫果實,只想著在富貴的趙氏家族中享受,沒有想到這次火劫之後他竟然帶著母親親自前來。

    只是,父親帶著的這隊人馬實力都算不上是特別出眾的,恐怕也只有父親趙玉林是高階法師。

    火劫果實肯定有極強的守護生物在,這些人未必會是它的對手。

    白布人似乎看出了晨穎所擔憂的事情,低聲解釋道︰“沙惘河忽然間變得狂躁,好像是西面傳來的某種不知名的邪力……現在即便是心靈系的法師也無法安撫它們,各大勢力更是挑選出一些等級不高卻身懷特殊本領的人,這才能夠勉強度過沙惘河。你父親是個特例,但他恐怕是這次安全度過沙惘河的唯一的高階法師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