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都在做什麼,想全部被活活燒死嗎!!”史桂見火焰魔女直接殺到了莊園內,頓時大怒的朝着那八名冰系魔法師吼道。

    八名冰系魔法師哪裏知道火焰魔女這般霸道,玲瓏冰牆一面接着一面被打破,那可是連高階魔法都無法摧毀的超強禁困啊!

    他們相互望了一眼,深知火焰魔女恐怖的他們不敢再有一點怠慢,統統將精神海洋之中所有的魔能都關注到這個陣點之中,並且更不惜動用了他們庫藏多年的冰系魔石,好讓這個冰雪封魔陣的威力再增強幾分!

    冰雪封魔陣和其他直接封禁的陣法有所不同,它並非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將妖魔禁錮在一處的囚牢魔法,而是一種持續的冰系大陣。

    陣法會先給予一個目標標上印記,以該印記爲中心,四面八方會持續不斷的凝結出玲瓏冰牆來。

    而如果目標不及時的將玲瓏冰牆給打碎,那麼玲瓏冰牆就會變得越來越厚,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便可以將目標徹底封死在這個八面空間體內。

    所以即便火焰魔女已經飛到了莊園內,這冰雪封魔陣並沒有失效,火焰魔女的周身還是有源源不斷的冰體在凝固,凝固成牆,無論它移動到何處,玲瓏牆都會緊緊跟隨,直到將整個八面玲瓏冰牆空間完全封禁……

    火焰魔女顯然也注意到這個冰陣的不尋常,它原本是要直接攻擊閣樓之上的趙玉林夫婦,見到周圍的八面冰牆快要封死了,便不得不轉移火力,用烈焰去轟開這些凝聚速度極快的冰面牆體。

    碎片持續不斷的從空中灑落,火焰魔女即便身上掛着一個時刻都會凝結的冰雪封魔陣,但並不代表它的毀滅之力無法施展。

    它一心二用,左手畫成火環,在莊園的上空描出了一團完全籠罩的火雲,降落下無數的火焰大雨,右手成拳,每一拳都可以轟碎周圍凝結的玲瓏牆……

    “老夫來會會你!”

    史桂一躍而起,身體格外的輕盈,竟然到了有二十米的高度。

    楸p>當他抵達躍空的最高點時,他的雙手一揚,霎時,下方涌起了十幾條交纏在一起的粗壯冰霜鎖鏈,冰霜鎖鏈組成了一個長長的立柱,史桂正好落腳在這鎖鏈的立柱頂端!

    史桂對冰系技能的掌握已經到了隨心所動的境界,他並沒有翼魔具,也沒有風之翼,可是憑藉着一雙輕盈的履魔具和自身的靈動,竟然踩着那些可以幻化成一切的冰霜鎖鏈在空中飛踏……

    冰鎖可剛可韌,可攻可守,史桂利用冰鎖創造出了一片可以任他在空中行動自如的冰鎖領域,與火焰魔女正面抗衡。

    火焰魔女一面分心打碎不斷凝結的玲瓏冰牆,一面遭受到了史桂高階魔法的轟擊,自然無暇再摧毀這個莊園。

    “呤~~~~~~~~!!”

    不過,火焰魔女明顯還掌控了除火之外的其他力量,惱怒的它目光閃耀起了璀璨的光芒,意念化作了強有力的抓取能力,生生的將史桂那些煩人的冰鎖給全部抓在了空間之掌上!

    空間之力無形無色,唯有在那些冰鎖被莫名的擰斷的時候可以大致猜測那是一個巨大的魔手,直接用恐怖的握力將那些碾成冰渣。

    史桂能夠在空中戰鬥,正是依仗自己那些操縱自如的冰鎖,失去了冰鎖之後,他很快就落到了地面上……

    史桂剛想要重新再幻化出冰鎖的時候,突然間感覺到頭頂上有一股無形的重量砸落了下來……

    “巨鎧!”

    史桂大驚失色,急忙呼喚出了自己的鎧魔具。

    幾乎在鎧魔具遍佈全身的時候,那無形的重量轟然而落,史桂所站的那塊土地在巨響聲中赫然沉了下去!!

    就像是一個巨人的腳掌踩下,在史桂十米遠的地方可是有一個車庫的,此時車庫已經一大半沒有了,存放在裏面的一輛汽車變成了扁扁的鐵皮陷入到了沉坑之中。

    史桂就在這股力量的正中央,他已經被壓到了坑下,身體徹底埋了岩土裏,鎧魔具更是遍佈了裂痕。

    從坑裏爬起來,史桂不免有些慌了起來……

    這個火焰魔女還掌控着空間系的力量,這沉淪之踏出現的太過突然,要不是史桂身經百戰,感覺到空間正在被壓縮,再晚一秒鐘自己就直接變成肉餅了!

    這個趙玉林,到底是惹了什麼大禍啊,怎麼會招來一個這樣的煞魔!

    史桂渾身痠麻,想要稍稍喘息一刻,誰知憤怒的火焰魔女根本就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火焰魔女將手掌放在了脣邊,輕輕的吹出了一口氣……

    火焰在魔女這一口氣息下幻化成了一片片鮮豔的楓葉,楓葉飄落到了史桂所在的地方,當這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火焰葉子觸碰到大地泥土的時候,就好像遇到了什麼可以讓它們劇烈燃燒的物體,頓時火葉綻開,形成了一朵又一朵劇烈的火團……

    火團與火團連在一起,頃刻間燒成了驚心震撼的火海,並且以猛獸狂奔的姿態朝着四面八方擴散,奔涌、暴躁!!

    火葉觸地即燃,遇到房屋更是吞沒的迅速,這個歐式的貴派莊園中的花圃、水池、草坪、樓堂全部化爲烏有。

    那些所謂的守衛法師根本就抵擋不了火焰魔女這種級別的烈焰,原本想要以人多之勢形成魔法轟炸的他們還沒有真正組織起來,便很快在這火海之中倉惶逃竄。

    魔法轟炸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火焰魔女的破壞力和他們那些守衛團施展的魔法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那些輕飄飄的火葉子就足夠他們去應付的人。

    火焰的最中央,史桂同樣被燒得皮開肉綻,他的鎧魔具已經有了裂縫,火焰能夠鑽入到他的身體裏,即便他是主修冰系的魔法師,一樣被燒痛不欲生。

    (爲了鍛鍊身體,我每天騎車去很遠的一家熟悉咖啡店寫小說。結果今天腳踏給老子壞了……老子有那麼重嗎,奶奶的!!這就算了,大晴天突然妖風四起,天降暴雨。明明下午還晴空萬里,傍晚你也敢給我大雨漂泊、冷風凜冽。你特麼把福州當你自己家了,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嗎,眼裏有沒有自然四季法則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