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癡,別去!!”王童朝着張小侯大喊了一句。

    可話語還在嘴邊,便看見張小侯一個急剎,掉轉了奔跑的方向就衝回去救那個叫賈曦的女軍官。

    女軍官苦苦支撐着,它的冰鎖猛的被那隻刀斧屍將給震得粉碎,冰渣還在空氣中飛濺的時候,刀斧屍將便身體如一輛越野車一樣衝向了女軍官賈曦。

    賈曦發出祈求,看到張小侯回頭來救她後,臉上勉強露出了一個表情,可是她剛伸出手要張小侯拉她一把的時候,體型驚人的屍將猛的一吸舌,生生的將女軍官賈曦給捲到了半空中,直接扯到了它的血盆大口前!!

    “咔嚓!!!!”

    刀斧屍將貪婪的一咬,就像咬在了可口無比的水果上,頓時鮮紅色的果汁迸濺了一大片。

    幾滴血濺在了張小侯的臉頰上,張小侯瞪大了雙眼,滿臉的難以置信。

    “走啊,蠢貨!!”

    王童的聲音在張小侯耳邊響起,張小侯稍稍回過神的時候,那隻屍將雙瞳中放射出腥紅之光,正鎖定着他。

    “對……對不起。”張小侯輕聲呢喃了一句,腳下有一陣疾風揚起,託着他的身體化作了一柄離弦之箭,極速的飛竄而出。

    張小侯的速度極快,刀斧屍將都跟不上,那些包圍過來的腐屍更是無法捕捉到他靈巧的移動軌跡,於是就在腐屍羣幾乎將這一片區域給徹底關上的時候,張小侯踩着狂風之軌衝了出來,並且追上了繼續前行的隊伍。

    ……

    “擦一下吧。”石少菊拿出了一張絲帕,遞給了張小侯。

    張小侯沒有接,只是用自己袖子往臉上一抹,上面全是那個叫做賈曦的女人的鮮血,儘管張小侯沒有跟她說過一句話。

    “我以爲以你出色的能力,早應該看慣了生與死,早應該會像我們一樣放棄那些不可能能夠救活的人,你返回去,很可能會搭上自己的性命。這裏的團隊與其他地方的團隊不同,淪陷的,就該放棄,回頭,全軍覆沒!”隊*秦虎走了過來,高高的俯視着坐在地上休息的張小侯。

    張小侯沒有說話,他確實是“插班生”,從南方到中部,到這古都……

    “下次不要做這種蠢事,也不要違抗命令。”秦虎扔下了這句話,便沒有再多說了。

    張小侯依舊沒有說話,他只是沉浸在那份不甘當中……假如自己速度能夠再快一點,便能夠在屍將將她捲走之前救下她。

    “這裏沒有什麼亡靈,前面就是羊陽村,我看到它們的木樁圍欄……”王童開口說道。

    “好,儘快到村子裏。”

    羊陽村離秦嶺蜿蜒而下的山也不過幾公里,完全是坐落在山下。

    村子不大,沿着一條山溪而建,房屋全部是由木屋建造而成,踏入這個村莊的時候便有一種迴歸了古代的感覺,在這個村子裏看不見任何屬於二十世紀後的魔法科技,沒有電燈,沒有電線,估計連手機信號在這裏都是零的。

    “妖魔對我們的這些設備有極強的感知力,這個村莊不使用任何設備,這多半是他們不會引來妖魔和亡靈的原因之一吧。”石少菊觀察的很仔細,一踏入到村落之中便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入夜,村子格外的安靜,一盞燈都沒有,唯有一輪懸掛在上空的有些黃色朦朧的冷月。

    山溪流動的聲音清晰可聽,一眼望去村子死寂一片,根本不像是有人居住的。

    “你們……要進村子前,把不該帶的東西都褪下,包括血……”一個顯得幾分蒼老的聲音毫無徵兆的從村子口的木塔上傳來。

    木塔類似哨崗,應該每夜都有人在上面值班,防止意外的發生。

    “老人家,我們是臨潼軍區的,來這裏的路上遇到了大批屍物的襲擊,已經有人陣亡和受傷了,趕緊讓我們進村,爲我們同伴治療吧。”石少菊急忙對守夜老人說道。

    “所以我說,把不該帶的東西都扔了,那些是會給我們帶來厄運和災難的”守夜老人堅持道。

    衆人面面相覷,最後只能夠入鄉隨俗。

    “這個也留下。”

    “這是我們和總部聯繫的唯一通訊設備,經過特殊處理,不會引妖魔察覺的。”秦虎說道。

    “不行,要麼別進村子。”

    “聽他的,他們既然能夠在亡靈之地中生活那麼多年,自然有特殊原因和規矩……”石少菊說道。

    衆人將所有與外界聯繫的東西都褪了下來,守夜老人乾脆一把火就把它們全部燒了,這讓大家臉色都不太好看,什麼通訊設備都沒有,他們要是全死在這一帶都沒有人知道……

    貌似那隻勘測隊也是要進村子的,他們的設備全被毀,不失蹤都有鬼了!

    “好了,進來吧,看你們風塵僕僕、渾身帶傷的,先到溪邊去洗洗吧……哦,別用上游的水,我們還得喝的。”守夜老人說道。

    老人帶着八人穿過了村子,抵達了村尾。

    整個村莊不大,估計還沒有某些富人家的一個莊園來得廣闊,從村口到村尾也不過是十來分鐘的事情。

    村子很安靜,他們一路走過去壓根沒看見守夜老人之外的活人,這讓大家不由的心裏開始發毛。

    “周圍是一大片亡靈,村子孤立,走進來就沒看見一個喘氣的,這裏會不會是**啊,只有亡靈不襲擊亡靈。”王童壓低聲音對張小侯說道。

    “你別瞎說,村裏的人估計都睡了。這裏沒電視、沒手機、還沒網絡,大半夜的除了睡覺還能做什麼?”張小侯說道。

    “哦,你說的也對。話說我剛買的腎六就被燒了,早知道進村前給我娘們發個信息,免得她以爲我死在這了……心疼啊。”

    張小侯翻起白眼,懶得理會王童,自己則觀察着這個村子。

    話說起來,這個羊陽村等於原始村落,可張小侯發現了他們這裏有一個奇怪的民俗,那就是每家每戶門前會插上一株狗爪草。

    狗爪草是俗名,其實應該叫灰梅。

    張小侯是來到古都西安後才知道灰梅這東西,不知道爲什麼,他總覺得這灰梅以前哪裏見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