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艾圖圖像一只受難了的小流浪貓,再也沒有了一點野性,哭紅著眼給莫凡道歉。

    她不會向顧劍道歉,因為顧劍這種人她可以完全不放在心上,可她不能不在意莫凡,莫凡是自己的朋友!

    看著徹底受傷的艾圖圖,莫凡拍著她的小腦袋,心里哪有一點責怪的意思。

    相處時間不算短了,莫凡一直都知道艾圖圖性子,所以即便是她這樣胡鬧的冒名頂替,莫凡其實也就無語一番,也就會說她一兩句……

    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無論她犯了什麼錯,都絕不應該遭來顧劍那樣一番侮辱至深的罵言!!

    莫凡不會這樣做,哪怕艾圖圖把自己三場比賽全搞砸了,他也絕不會用那樣骯髒的話來罵她,這跟艾圖圖關系好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一個男人無論是在何時都不可以這樣沒有品格,這樣的渣!!

    “別哭了,別哭了。”莫凡安慰道。

    “你……你不怪我?”艾圖圖抬起頭,紅撲著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莫凡。

    “你這次是胡鬧得有些過,但是還不至于如此……而且,你忘了,我是內定選手。你不建議我參加提名,我沒準都不參加的。”莫凡咧開了一個笑容。

    艾圖圖抬著頭看著他,如此近距離,恍然間覺得這個大魔頭笑起來其實很陽光,很俊朗,讓人心里暖暖的……

    “可是,我還是要向你道歉,對不起,我會想辦法補償的。”艾圖圖很認真很認真的說道。

    “好,我接受,不過……”莫凡稍稍轉過頭,目光一下子鎖定了那個還在不遠處罵罵咧咧的顧劍,繼續說道,“不過,等我先幫你討回來,我們再談補償的事情。”

    莫凡松開了像流浪小貓一樣的艾圖圖,扶她到一旁坐下來休息。

    丁雨眠坐在那里安靜的看著,艾圖圖坐下來的時候順手遞給她一瓶水,讓她先將情緒平靜下來,隨後又將目光投落在莫凡的身上,看著莫凡朝著顧劍的方向走去。

    她很好奇,莫凡會做什麼。

    她是心靈系法師,她能夠從莫凡那平靜的黑色的眼楮里看到了一絲怒意,隱藏在那散漫隨意的光芒之下。

    ……

    “你是顧劍?”莫凡走到了顧劍面前,淡淡的問道。

    “是又怎麼了,你想要為那個女人出氣?”顧劍有不瞎,自然看到艾圖圖投到這個男人懷抱里,可他眼里滿是不屑。

    這女人能進系榜前20,那多半是靠身體了,有男人出來護她,很正常。

    “沒怎麼,就是告訴你,你現在從我面前爬到她那里,然後在她面前讓她打三個響亮的耳光作為道歉,我今天就原諒你那番狗一樣的髒話!順便,我謹代表我自己草你全家!”莫凡站在顧劍面前,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特別加重了,加重到整個比賽場都可以听見!

    顧劍听到這句話後整張臉都綠了。

    他的氣可沒有消,指著莫凡大罵道︰“你他媽又是什麼狗東西,乘老子不想廢人之前,你最好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自己贏不了比賽,就怪到一個女人頭上……你跟狗的區別就在于狗至少是正常交|配而來,你這個雜種是****吃多了不小心吃到其他東西懷孕然後放屁崩出來的!”莫凡回敬道。

    這一竄罵,罵得丁雨眠和艾圖圖都瞪大了眼楮。

    一方面沒搞清楚那竄髒話的邏輯,另一方面更沒有想到莫凡罵起人來這麼語出驚人。

    大家都是法師,都是大學學府學員,乃國家之棟梁,這麼粗鄙的話,如此不堪入耳的、喪心病狂的罵人思維……為啥就覺得罵得還蠻爽的?

    比賽場一下子就安靜了,大家耳朵里回蕩著莫凡那髒得不行得話,有些女生估計還懵懂得沒搞清楚怎麼一個回事,急忙詢問旁邊笑得邪惡無比的男生。

    “你……你……”顧劍大家族修養中那幾個髒話已經今天全用盡了,一時間竟然不知道還擊,胸口悶得都要有血涌到喉嚨了。

    莫凡出身市井,顧劍這種人哪里會是他對手。

    “罵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就到比賽場上,我們一定讓你後悔今天侮辱我的這番話!”顧劍終于恢復了一點思維,指著莫凡說道。

    “你也知道罵人不算什麼本事,你剛才罵我朋友艾圖圖的時候不是很威風嗎?”莫凡冷笑的說道。

    這句話一下子讓顧劍有一種搬石頭砸了自己腳的感覺,他發現周圍人都在笑他,頓時難看至極。

    可他怎麼可能承認自己的沒品,怒道︰“我有罵錯嗎,她的實力根本就沒資格進提名之爭,這樣的拖油瓶,我罵幾句怎麼了?”

    “那是你自己本事爛,這場你們本就不是對手!”莫凡說道。

    “呵呵,你很強嗎,我告訴你,要不是學校規定提名之爭期間學員不許私斗,我早已經把你轟成植物人,你該慶幸是學校的體制保護了你,而我更不想因為你這種垃圾毀我提名之爭的前程!隊伍里有這樣一個蠢女人,誰都別想贏!”顧劍說道。

    莫凡也看出顧劍這人確實有點渣,可這會校方的裁判老師在,自己要揍扁他,幾位老師多半會跳出來阻止,而顧劍明顯不會蠢到離開老師的視線。

    他冷冷一笑,看著顧劍道︰“這句話是你說的。敢不敢跟我賭一把。”

    “是我說的。大家剛才都在看,這女人明顯有問題……賭什麼?”顧劍明顯還是在那里維護自己的形象。

    “第三場,我來打,跟你一樣的隊友,她,還有這兩個……贏了,你他媽就按照我說的從這里像狗一樣爬到她坐的那邊,然後讓她打三個耳光作為道歉。”莫凡心里已經對顧劍這人產生極大的厭惡。

    真是狗一樣的東西,裁判老師不在的話,早就把他打成傻|逼了。

    顧劍愣了一下……

    環顧了一下周圍,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面對此人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他根本沒法否決了,否決的話就代表他自己說的話是在放屁。

    “可以,但是你輸了……哦,我記得我公寓門口有一塊草坪,那里經常有煩人的大媽遛狗,草地上全是狗|屎,你和那蠢女人就分了吃吧。”顧劍罵道。

    “顧劍,你的條件更為難人。”隊友李杰都有些看不過去了。

    顧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莫凡並不在意,反正顧劍開什麼條件他都接受……換作幾個月前,莫凡還不敢這樣張狂,可如今小炎姬進入幼年期,他莫底氣十足!

    “可以……幾位裁判老師,有勞幫忙見證。”莫凡一轉身,高聲和裁判老師說話。

    三位裁判老師都很年輕,表面上一副無奈學生如此撕逼的樣子,其實內心早就期待起來了……尼瑪,給這樣的比賽做裁判才刺激啊!!!

    而且這後來的男學員……夠男人,夠狂!!

    當然,規矩還得有,其中一位裁判老師開口道︰“這是你們私人的事情了,要這樣決定也可以,但你們這方表現出色與否不計高分,對方正常計算,你們同意,我們無所謂。”

    “我沒啥問題,反正第三場這樣一鬧,多半沒得打了。”李杰說道。

    劉欣也點了點頭,表示第三場棄掉的話,倒不如跟這個很狂的人再打一場,不知道為什麼,這人有些眼熟。

    (給我票!!給我嫖……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