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喝酒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莫凡一本正經的回味着杯口處殘餘的那一點點脣香。

    “我只是在休息,喝點酒促進睡眠。”牧奴嬌依舊嗔怒,真不明白自己爲何非得和這樣一個浪蕩得人同住一屋。

    “哦,哦,我以爲你在消沉,還想說點鼓勵你的話……”莫凡尷尬一笑。

    牧奴嬌嫣紅的小嘴都撅起來了,難得在那份賢淑中有幾分小女兒姿態,估計在莫凡來之前她已經喝了好幾杯了。

    “那你說點鼓勵的吧,我也想聽。”牧奴嬌慵懶的往沙發上一趟,好像放下往日的那一絲防備了,竟然舒服的躺着、微微蜷縮着。

    微醉下的她渾身都透着誘人的魅力,不小心敞開的領口更露出了滾圓擠壓的深溝,看得莫凡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丫的,自從和這倆妞一起住後,自己紙巾用量極具暴漲,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出息一點,讓自己的子子孫孫不再風乾在清風、心相印上吶!!

    “怎麼不說話?”牧奴嬌一副困困的樣子,微擡起頭去看莫凡。

    結果正好撞見莫凡如同一批野狼在對小綿羊流口水的貪婪模樣,想到自己這睡姿過於撩人,牧奴嬌酒一下子醒了很多,端端正正的坐了起來,一臉惱怒的看着莫凡!

    “流氓!”牧奴嬌低聲罵了一句。

    “嘿嘿……”莫凡色色一笑。

    牧奴嬌起身要走,莫凡叫住了她。

    其實莫凡也看出來,牧奴嬌確實因爲學府之爭的事情過於煩擾,不然也不會像今天這樣飲酒,更不會這樣尋求一絲安慰,她平日裏的堅毅與努力,連莫凡都不及的。

    “你那麼在意這學府之爭?”莫凡問道。

    都好幾個月了,莫凡不怎麼能夠看見牧奴嬌,說明她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修煉與訓練之中了。

    “嗯……”牧奴嬌看了一眼莫凡,發現他衣服很疑惑很不理解的樣子,於是苦笑了一聲道,“你沒在家族,對世家子弟的情況不是很瞭解。”

    “今晚我正好有空。”莫凡往後一躺道。

    “世家子弟分兩種,一種就是遊手好閒、作威作福的,這種人在世家其實是很被看不起的,但凡關係到家族利益,他們就是犧牲對象,家族要求他們做什麼,要求他們娶誰,要求他們呆在哪裏,他們不敢違抗……說白了,你吃家族的,喝家族的,那你一切都得聽家族的,一切!”牧奴嬌把“一切”這兩個字加重了很多。

    莫凡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另一種,那就是憑藉着家族給的資源而不斷提升的。像是貸款,你爲了超越、卓越,從家族獲取走了多少貸款,這確實可以讓你嬴在起跑線上,但相應的,你在將來就要拿出足夠的成績來償還這個貸款,否則你的一切仍會由他們來支配……安排你做什麼,這大部分人會勉強接受,但最常見,也最身不由己的支配,就是聯姻咯。家族與家族之間總會有合作,可這個合作相互之間不信任,便需要兩家聯姻來做保障。這也是爲什麼那麼小說、電影裏總會出現豪門所謂逼婚橋段了。”牧奴嬌今天應該確實喝的不少,往日裏她絕不會用這樣一番偏激的話來詮釋世家。

    莫凡聽得認真,因爲他確實沒有從這個角度來審視過世家子弟,更早的時候,幾乎所有平民子弟都要抱怨世界子弟得天獨厚。

    “你的意思是,那些會被逼婚的豪門子弟,就是自作孽?”莫凡順着牧奴嬌的觀念說道。

    “大部分是,當然也有艾圖圖那樣的例外。”牧奴嬌說着,眼睛裏帶着幾分羨慕。

    莫凡一直很好奇,像牧奴嬌這樣的正常女人爲什麼會和艾圖圖那個神經病玩得那麼好,原來還有這層原因。

    艾圖圖可是成天羨慕牧奴嬌相貌、身材出衆,氣質又高雅如女神,每個男人見了她都神魂顛倒……

    “而很顯然,穆寧雪的情況跟我是一樣的。”牧奴嬌眼中光澤一變,忽然間鎖定了莫凡,像是要看穿莫凡的內心一般。

    莫凡還真沒有想到牧奴嬌會突然提到自己大老婆,當下尷尬一笑道:“怎麼提起她了?”

    “你不關注她的嗎?”牧奴嬌反問了一句。

    “關注什麼?”莫凡不解的問道。

    “她在帝都學府獲得了提名之爭,今天剛公佈的消息。”牧奴嬌說道。

    莫凡驚訝的張了張嘴。

    穆寧雪這丫頭如此牛掰?

    帝都的提名之爭應該比明珠這邊更激烈纔是啊,她一樣作爲新生,竟然直接斬獲了提名權,看來沒有見的這些日子裏,她的實力又有大長進啊……

    哦……

    難怪牧奴嬌今天心情不好,一副受打擊需要安慰的樣子。

    原來她是得知同一屆的穆寧雪已經斬獲了提名!

    同樣是驕傲的女人,同樣是長得漂亮如妖的女人,同樣是出自世家,同樣是學府中受人敬仰的女神,別人已經拿下了重要的一票,而牧奴嬌自己很有可能被淘汰!

    莫凡本來還想以新生一屆很難和老油條抗衡來安慰牧奴嬌,話到嘴邊就說不出口了。

    牧奴嬌是拿將自己與穆寧雪這種逆天女法師做對比。

    “我還能向家族索取,這可以讓我的實力再一次得到提升,但是……我有些害怕了。”牧奴嬌將話題拉了回來,吐露了自己真正最大的煩擾。

    “你害怕這次索取了,一旦沒有達到他們對你的期望,你的一切人身自由都失去了?”莫凡說道。

    牧奴嬌咬着脣,點了點頭。

    她不甘心輸,穆寧雪可以做到,她覺得自己也可以做到,但是她也害怕,再索取,自己就徹底變成一個家族的傀儡,一切聽他們擺佈。對於女人來說,很多事情都可以聽從,可婚姻呢,嫁給一個自己沒一丁點好感的人?

    既然牧奴嬌如此認真、誠懇的尋求自己意見,莫凡自然不能敷衍,當下深思熟慮一番,開口道:“既然你自己覺得害怕了,那放棄吧。”

    “爲什麼?”牧奴嬌愣了一下,準備洗耳恭聽。

    “你不用那麼努力的……”莫凡笑容燦爛的道,“我養得起你。”

    牧奴嬌酒都醒了,豁然起身,氣呼呼的甩身就走。

    臭男人,這個臭男人,自己早該知道尋求這個傢伙的意見是不會有什麼正經的答案,非要有那麼點期待!

    踩在樓梯上,牧奴嬌腳步都重了,簡直像是在拿木樓梯撒氣。

    很快,背後還傳莫凡的聲音。

    “我是認真的啊,嬌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