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步入到村子里,村落小道上一片狼藉,有被毀壞的木屋,也有到處零散的草垛,還有一些褐色的血跡涂抹……

    很明顯這里遭受到了攻擊,可是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呢?

    “唉,渴死我了,但願這井沒有髒了。小說”矮男看到村子中央有一口井,于是馬上跑了過去。

    將腦袋往下探去,矮男看到的是漆黑黑的深井,就在他思考著怎麼將水打上來的時候,忽然間一張臉從井下湊了出來幾乎和矮男的臉貼在了一起。

    兩張臉都是嚇了一條,矮男往後坐倒下去,而井里也傳來了重重的“噗咚”一聲!

    眾人都轉了過來,見矮男那副模樣便知道井里有人了。

    ……

    將那個掉入到井里的人撈出來,渾身濕漉的年輕男子見到他們都說活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你是洪俊?”壯男倒是認出了這個青年來,急忙湊了過去。

    “你是……哦,你是隔壁村的幼苗啊!”洪俊認出了壯男來。

    “村子發生什麼了,怎麼一個人也沒有,你知道我們羊陽村的人都去哪了嗎?”壯男方幼苗說道。

    “你們村的人去哪我不知道,不過我得先下去跟大伙們打聲招呼,再不出來透氣大家都要憋壞了。”洪俊說道。

    ……

    一口不大的井,但是里面卻有上百個村民從里面挨個爬出來,這讓莫凡看得有些傻眼了,這井是得有多深才能夠裝得下這麼多人?

    村民挨個爬了出來,聚集在了井這一帶,沒敢輕易的離開這片區域到村子其他地方。

    到了最後,一男一女同時從井里爬出來的時候,莫凡整個人都瞪大了眼楮,死死的瞪著那個男的。

    原本莫凡以為他會馬上迎過來,可是他只是跟在那女孩的身邊,就那樣從自己身旁走了過去,對就站在這里的自己無動于衷,跟陌生人一樣。

    莫凡還未從驚喜之中回過神來便愣在那里,乘著張小侯沒走遠,一把就抓住了他。/p>

    “你……你干嘛?”說話的卻是甦小洛,她瞪了一眼突然對張小侯出手的這個外來人。

    “你不認識我了?”莫凡驚愕的看著張小侯。

    張小侯也看著莫凡,眼楮里滿是迷茫。

    “你認識他??”甦小洛心中一喜,急急忙忙對莫凡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看了一眼仍舊神情木訥的張小侯,再看了一眼旁邊奇怪反應的女孩甦小洛,難道是傳說中的失憶???

    眼前這人明明是張小侯,即便現在更瘦得跟一個猴子一樣,可莫凡瞅一眼這貨一根腿毛就能夠認出來。

    看著根本沒有認出自己的張小侯,縱然這家伙貌似真的失憶了,莫凡還是一把將他抓了過來,重重的給了他一個擁抱。

    “沒死就好,你他媽沒死就好!”莫凡拍了拍他,又深呼吸了一口氣。

    ……

    ……

    晨光仍舊被陰雲蒙削了一層光澤,灑落在這個村落的時候便也是晦暗不明的。

    雨是停了,雲卻沒有散,終日堆積在這片咸池之地的上方。

    “福大……哦不,張小侯,還以為你這輩子就要當一個木頭,有人來接你啦。”甦小洛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道。

    “我不走。”張小侯像是怕失去什麼,急急忙忙的對甦小洛說道。

    “那怎麼行,你朋友說你是軍人,他會帶你回去治療,沒準你的失憶就治好了呢?”甦小洛說道。

    “我……”張小侯該怎麼表達他心里想說的,只是那樣注視著甦小洛。

    莫凡站在一旁,很輕易就看出失憶後的張小侯似乎對這個女孩很是依賴。

    不過,想想也是,張小侯身上那麼多的傷凝結成疤,後腦勺到接近側臉頰的部位還有一條長長的疤蜈蚣,能活下來全憑運氣好遇到了是醫女的甦小洛。

    “什麼走不走的,我們決定了,乘著天還亮著,趕緊遷到古都去……”洪?走了過來對張小侯和甦小洛說道。

    “要離開村子嗎?”甦小洛抬起頭問道。

    “是啊,村子已經不安全了,再呆下去我們全部人都要死在這里。”洪俊說道。

    說著洪俊指了指另一個方向,村長謝桑已經在動員村子里的人收拾行囊了。

    “我也覺得你們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好一些。”莫凡點了點頭。

    “好吧,張小侯,那我們一起走。”甦小洛笑了起來。

    張小侯一個勁的點頭,看得出來他已經化身為甦小洛的跟班了,她去哪,他就去哪。

    莫凡看著張小侯那副豬樣,無奈的搖了搖頭。

    老子千辛萬苦來這里找你,你卻在這里泡妞!

    ……

    村子里的人意見出現了分歧,一些固執的人堅決哪里也不去,寧願躲在井里生活熬過這次難關也不願意到村子之外的地方。

    在他們看來,走出村子可能會死得更快。

    村長謝桑得意思是遷徙,所以他只能夠組織起那些願意離開村子的人。

    然而,真正願意離開村子的人並沒有想象中的多,絕大多數人竟然選擇留下來。

    “村子都這樣了,你們還留在這里等死嗎??”甦小洛有些氣惱的對村子那些老固執們喊道。

    “對啊,要走一起走吧,留在村子里只會被亡靈殺死的,我們已經失去庇佑了。”那個叫做狗子的青年說道。

    “我們已經決定了。”一名中年男子一屁股坐在了井旁邊。

    “這里到古都怎麼也有兩三天的路程,我們必須在外面呆兩個晚上,那就是送死啊。”一位大嬸說道。

    “張小侯的朋友會護送我們到古都的,只要到了外城牆我們就安全了。”甦小洛繼續勸說道。

    “幾個年輕娃娃,哪能對付外面那些東西啊。反正我們不會走的!”

    “天色不早了,你們要走就趕緊上路吧,多耽擱就多一分危險啊……”一名老者說道。

    甦小洛咬著唇,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留在這里肯定是死的,那些亡靈根本就不在意大家是不是喝井水,不在意那些灰木樁,就算躲入到井窖也不過是暫緩之計,沒法保命的啊。

    “既然是他們的決定,再勸說也沒有用。要走的人到村口集合,十分鐘後我們就出發。記得帶好灰蒜!”村長謝桑果斷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