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飛角根本沒理會獻殷勤的蔣黎,反而是徑直(到了莫凡的面前。

    “我是與你聯繫過的那位,張小侯是我的學生。”飛角眼中有一絲笑容,顯然莫凡給他送去的消息他收到了。

    “哦,哦,抱歉我沒聽出你的聲音。”莫凡尷尬的笑了一下。

    莫凡之前和他是電話聯繫的,讓他有些意外的是這個話音滄桑的男子看上去挺年輕的,三十出頭最多,能夠擔任古都軍法師總教官,這飛角絕對是了不得的人物!

    “沒事,說實話我原本挺佩服你的,幾乎所有人只要知道那裏出現過煞淵便至少一年以上沒有人會去那裏,可你卻去了,還把我的學生給找了回來……”飛角說道。

    “原本?你沒有想到其實我這個外來人根本不知道煞淵是什麼玩意兒吧!”莫凡說道。

    “哈哈哈,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我可是不止一次聽我學生提到你,他對你這個大哥的認可與崇拜可遠勝我這個做他教官和老師的啊,不過,你也確實不一般,不少事蹟我都聽說了。”飛角伸出了手,看上去很爽然的樣子友好的與莫凡握了握。

    在場的法師沒有五十也有四十了,以中階法師居多,也有幾個高階法師,先是一個議員跟這小子說話,緊接着又是這位古都總教官讚不絕口,大家不免有些奇怪,這貨到底誰啊,看法師之章也不過是中階法師啊!

    莫凡謙虛一笑,但卻發現周圍一下子投來許多不爽與妒忌的目光,當下不敢在這裏繼續和飛角說些私話,將話題引到正事上。

    飛角接着祝蒙的話,開口對衆人道:“第二次煞淵出現在離城市一百多公里的地方,不巧我的一個學生在那裏,險些喪命。而這第三次……就在離我們這道外城牆僅三十公里的位置,換作以前甚至還算入市郊的地方!”

    “一次比一次近!”一位獵者聯盟的法師說道。

    “恩,一次比一次近,離我們現在的這座城市……”

    “不是說煞淵有空間不確定性嗎,那會不會是巧合?”鍾紫山說道。

    “我們也希望是巧合,但這三次實在令人不得不多考慮一些事情。”祝蒙身邊的那位沉默許久的軍司開口道。

    這位軍司正是這北外城牆的護城總軍司,連綿了十幾公里的北城牆道上那些穿着軍法師衣裳的人全部聽命與他。

    “那麼將我們召集過來,難道是爲了抵抗煞淵??煞淵這東西根本沒法抵抗,更何況我們只是一些中階法師。”有人說道。

    “煞淵出現過的地方會留下一團很濃烈的死氣,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有許多戰將級的亡靈與領主級的亡靈在那裏聚集……我希望在場的人今夜都守在城樓這裏,一旦那羣等級高的亡靈有朝着這裏邁近的意思,大家都必須將它們消滅!”祝蒙議員大聲說道。

    “只要不是去查探煞淵,我一點問題都沒有。”一名學員說道。

    “議員大人放心,我們這些人或許無法和龐大的煞淵相抗衡,但有妖魔藉着煞淵作亂,我們必定會將其剷除,這是我們法師的天職!”

    “我也沒問題,願意整夜守護!”

    “算我一個!”

    “也算我一個。”

    衆法師們一聽不是去找煞淵麻煩,一個個如釋重負。

    大家既然會出現在這一帶,多半都有消滅亡靈的心,幫助政府守個夜,完全沒有任何問題,在場怎麼說也有四十多名中階級法師,四五名高階法師,以他們這羣人的戰鬥力,即便是領主級的亡靈出現也絕對可以抗衡一番。

    “吼嚄~~~~~~~~~~~!!”

    就在大家紛紛表示願意出力之時,北面那昏沉的天幕之下傳來了一聲震得這鋼鐵城牆都劇烈搖晃起來的嘶吼!

    衆人都感覺耳膜一痛,宛如有一個巨大的衝擊波以覆蓋地平線的磅礴氣勢隆隆的撞到這座城市來。

    祝蒙議員、飛角總教官、北牆總軍司陸虛臉色都是一變,紛紛轉過身去目光駭然的注視着遠方那黑魆魆的巨影……

    莫凡也順勢看去,發現當時第一次到城牆這裏最後一瞥所看見的那個魆影竟然再一次現身了,這一次比上次更近,看得更加真切,隔着這樣的距離仍舊可以感覺到它可怕身軀帶來的視覺衝擊力!

    “又是它,它想借着這次煞淵帶起來的死氣聚集更多的亡靈一舉衝破北面城牆!”祝蒙憤怒的說道。

    “大事不妙啊,這隻亡君本就統治着千萬亡靈之軍,眼下有煞淵助陣,它將更加勢不可擋,必須再請求增援。”軍參謀說道。

    “人員已經很難在調派了。”軍司陸虛沉着聲音說道。

    “不行,我們兵力有限,亡靈卻是無窮無盡,要是我們撐不過這個夜晚,北面城牆就會徹底被這隻亡君給攻破,到時候北城區會是一片血海。”飛角總教官說道。

    “看來必須執行我們之前擬定的計劃了。”祝蒙議員皺起眉頭道。

    “議員大人,這樣做的危險太大,一不小心我們就會被困在亡靈軍團之中。”那位參謀說道。

    “朱參謀,我祝蒙在的城市,就絕不會讓一隻妖魔作亂,我們沒有足夠的兵力去抵禦這次亡靈的大規模集結,但我們這些人卻有機會殺掉這隻亡靈君主!”祝蒙大義凜然的說道。

    祝蒙之所以擁有在整個國家魔法協會至高的地位,絕不是他掌控着多少世家,也不是有多少勢力在暗中支持,而是每當隱患涌現這位議員總是身先士卒,這是那些早已經腐朽在他們高高在上的會議長椅上紙上談兵的其他議員做不到的。

    這份魄力,成就了他的地位!

    “不行,絕對不行,假如幾位失敗了,這個北城牆又有誰來指揮,一切都會大亂!”朱參謀堅決反對這幾位高層以身犯險。

    祝蒙議員是喜歡身先士卒,但他不能因爲他是議員就拉上其他人一起做這麼危險的事情。

    “那麼你有什麼辦法來阻擋鬼魆暴君的攻勢?”祝蒙反問道。

    “總會有。”

    “不出一個小時,它們就會出現在三公里不到的地方。”祝蒙說道。

    “那也不行。”朱參謀根本沒有退讓的意思。

    “那加我一個呢?”衆多集結古來的法師中,一位穿着黑色長毛紗的劍眉男子走了出來,臉上帶着一個沉着卻自信的微笑。

    其他人紛紛將目光落在這人身上,其中那些獵者聯盟的成員貌似一眼就認出了此人,紛紛露出了驚訝之色。

    莫凡也看着這人,卻覺得此人格外熟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