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獵王!”

    “喔喔,獵王您什麼時候來到古都了??”

    “這人是誰啊,你們為什麼叫他獵王?”一個魔法協會的成員萬分不解的推了推旁邊的獵法師。就愛上網

    “獵王獨蕭你都不認識,玄榜高手啊……”那名獵法師目光露出了幾分崇拜之意。

    莫凡認識這人,當初鱗皮母妖在明珠學府體育館為非作歹時正是整個家伙駕馭著一頭青色巨角怪獸從天而降,那份霸氣莫凡至今難忘啊。

    而他的手下,是一個穿著皮衣的妖冶男子,和青天獵所似乎有一些關系,靈靈總是叫他妖男。

    莫凡往後看了一眼,發現穿著淡青色厚皮膚身材如同女人一樣縴細的妖男果然也在,他並沒有跟著獵王獨蕭走出去,反倒是走到了莫凡這里來,笑盈盈的道︰“怎麼,妖魔殺膩了,想換換亡靈的口味??”

    莫凡聳了聳肩,開口道︰“我跑到這古都來,竟然遇到了這麼多熟人。”

    “得了,現在古都亡靈霍亂,我們這些愛管閑事的能不聚集過來嗎?”妖男說道。

    莫凡沒有和妖男閑聊,反倒是目光注視著獵王獨蕭,很早就見過這位人人敬畏的獵王了,卻一直沒有看到他真正的實力,想必這次守衛北城牆之戰能夠親眼目睹了。

    果然,獵王獨蕭極具影響力,那位堅決不同意幾位領導去以身犯險的朱參謀臉上的表情也松下去了一些。

    “哈哈哈哈,你來得正好啊!”祝蒙看見獨蕭,馬上笑哈哈的上去迎接。

    “要知道一個召集令能把鼎鼎大名的獵王獨蕭給召集過來,我就棄木修光了。”總教官飛角同樣露出了笑容。

    “朱參謀,我獨蕭不能保證大家這次獵亡君一定安然無恙,但勝算至少能夠增加幾分,最不濟也能夠把他們幾個活著帶回來……煞淵出現,鬼暴君借此號令所有亡靈,若不立刻將它斬殺,有更多的統領級亡靈、戰將級亡靈甦醒,我們的北城牆必定出現一個大缺口!”獵王獨蕭也不多說,嚴肅的對朱參謀說道。

    “既然楸你加入……”朱參謀最後還是妥協了。確實他也無法在短短一個小時內想到別的法子瓦解鬼暴君的亡靈集結,只能夠啟用這個之前準備好的斬殺方案!

    “好,現在超階法師人數夠了,就看接下去的部署了。”飛角總教官說道。

    “鬼暴君周圍有一群骨將、尸將、鬼將。骨將與尸將對我們來說如同擋道的蟑螂而已,直接踩過去便可以了,但由鬼臣所統帥的那群白陰鬼數量龐大的話會給我們造成極大的心靈沖擊,我要是還沒有糊涂的話我們幾個人之中並沒有修心靈系的吧?”軍司陸虛說道。

    “這是我們擊殺鬼暴君最大的障礙,無論如何都要清除,在我們原擬定的計劃之中便是最難攻克的一項,不過……”祝蒙縷著胡須說道。

    祝蒙議員轉過身來,目光掃視著這些還能夠隨意調動的四十多名法師們。

    “眾位很抱歉,現在的事態已經比我們剛才說的更加嚴重,我需要你們協助我們一起斬殺鬼暴君。當然,鬼暴君會由我們這些超階法師來對付,你們要做的便是為我們清掃最大的障礙,那就是白幽鬼臣以及它的白陰鬼群!”祝蒙議員說道。

    眾人都沒有說話,事實上剛才幾位領導的談話他們都听到了,只是守著城牆是一回事,出城牆去與亡靈大軍廝殺又是另外一回事,一不小心就回不來了!

    “眾位,我們這次行動是有嚴密的計劃,若不是這整個防線始終要保持著該有的守衛軍隊實在抽調不出別的隊伍,也不會連發四個召集令請求大家過來支援。大家盡管放心,你們要對付的並非是統領級生物,也絕非是成群的戰將級亡靈,而是確保我們的光系法陣能夠開啟,一次性消滅掉那些精神、心靈干擾的白陰鬼群……”軍司見大家心有動搖,急忙把具體細節道來。

    “祝蒙議員都身先士卒,我們這些人又怎麼會退縮呢?”很快,一名硬骨頭的退伍軍法師便站了出來。

    “?道城牆後面是城市,城市里住著我的父母和妻兒……所以,請算上我一個,我不放心把這樣艱巨的任務交給別人。”一名臉上有疤的獵法師魄力十足的站了出來。

    學生是最具熱情的,與超階法師並肩作戰這對他們來說是無尚的榮耀,很快幾名學員就請求加入。

    “我也加入!”

    “假如要退縮,看見集結信號的時候我就轉身離開了,算上我吧。”

    領隊鐘紫山目光掃了一眼自己帶的這隊學生,原本他還想詢問一下他們的意見,結果極其想要立功的蔣黎以及很有正義感的周敏已經主動加入了。

    穆白猶豫了一會,最後也選擇了加入。

    那位長相俊俏的學員沒有說話,但看他的樣子是不想去犯險了。

    這事強求不來,領隊鐘紫山也沒有說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加入的話現在就離開城樓吧。

    “鐘紫山,你呢?”周敏問了一句。

    “我答應你們老師看好你們,自然得隨你們去。”鐘紫山笑了笑。

    “還挺殷勤的,不過感覺我們系老師未必看得上你的樣子。”蔣黎譏笑了一聲。

    “無所謂了,答應別人的事那就得做到。”鐘紫山並沒有覺得如何,反倒是目光落向了莫凡。

    莫凡聳了聳肩,很直接道︰“我就是來旅游的,所以祝你們一路順風。”

    “不會吧,莫凡?”周敏大失所望的叫道。

    莫凡也不解釋,反正自己沒有義務拯救世界,更何況城牆雖然已經有兵力在守著,可總會缺人手的嘛,自己執行法師之章的職責就好了,這出去冒險的事情交給這些想要建功立業、保護家園、鐵骨錚錚、熱情高漲的就好了。

    “哼,還以為有多厲害,就是個孬種,根本不配做法師!”蔣黎一下子高傲了起來,感覺整個人比莫凡高尚了不止一個檔次。

    “傻|逼你要再多罵我一句,不要那些亡靈把你腸子挖出來,我現在就把你這豬一樣的腦袋擰下來掛在城樓上闢邪。”莫凡從來就不慣著小人,冷冷的對這蔣黎說道。

    “好了,好了,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強求。”鐘紫山急忙出來勸阻道。

    這個時候旁邊的妖男卻發出了怪怪的笑聲。

    “你笑什麼!”蔣黎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不爽的對妖男說道。

    妖男還在笑,過了好一會才開口對蔣黎說道︰“小胖子,你罵得這個孬種救的人要全部站在這里,每人朝你吐口口水,就會變成一個中階水系魔法暴浪把你淹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