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死亡之紫籠罩城市的每個角落,那些?晨初醒的老人們還揉着自己的眼睛,和隔壁老頭笑着道:“老徐啊,看來我沒幾天日子裏,一大早起來眼睛就出問題了……”

    而等到隔壁老頭露出無比惶恐之色後,這位剛睡醒的老人這才猛然間意識到什麼!

    那些還沒有接受教育的孩子們一大早就哭鬧着,大人們置之不理,三三兩兩的走出屋子,赫然發現隔着兩個街口不到的街區夷莫名的消失了,緊接着便是紫色灑落下來,臉上的表情從未有過得空洞!

    晚睡的年輕人煩躁的裹在被子裏昏昏欲睡,終於還是忍不住打開窗戶看看外面發生了什麼,結果他們看見了紫色和在紫色中逃跑的人,汽車堵在道路上,人們汽車而跑,穿着制服的人正在驅散,第一反應也是自己在做夢,但無數個電話闖進來後,他們才如遭霹靂……

    紫色,連某些在古都經歷了大半個世紀得老人這輩子都沒有見過的警戒!

    ……

    新的一天,迎來的是無邊無際的死亡氣息。

    主城樓上,莫凡已經聽見了城牆遠處衆多亡靈的吶喊,比黑夜時分還要震天動地!

    身旁,終於冷靜下來的矮男跪蜷在那裏,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哭的撕心裂肺。

    他哽咽着,想喃喃自語的哭訴,又像是要尋求莫凡的一點安慰:“昨晚我在醫院,據說那裏是產婦最好的醫院……我看到窗戶外面光耀在閃,我來了,換作平常我絕不會來。我……我以爲結束了,還可以在將來某一天告訴我兒子他出生的那天,他老爹是多麼英勇……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可能是女兒。”莫凡不會安慰人的說了一句。

    “你他媽閉嘴!”矮男嘶吼了一句。

    “也可能沒死,她早產了,提早回家了,畢竟我們戰鬥了那麼久……”莫凡補充了一句。

    這句話勉強讓矮男鎮定了下來。

    整個城樓一片疲憊,大家都剛剛經歷了一場原本以爲可以載入史冊的大捷,緊隨而來的是被滔天海嘯給包圍的絕望,沒有人知道接下去該怎麼做,是繼續捍衛這個已經被轟開近一公里的城牆,還是跟着整片密密麻麻亂成一鍋粥逃離的市民們一起離開,身後是數量比人類多了幾倍的亡靈,它們不再漫無目的遊蕩,而是化作了軍團海洋。

    天空中盤旋着一隻驚世駭俗的骨翅遮蔽的生物,正俯瞰着這座如同牲畜一樣可以輕易抹殺的城市,人在它眼裏太渺小了,法師它都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消滅……

    它在空中咆哮着,所有的亡靈聽從它的號令從墓穴中爬起來,白骨森森、無窮無盡!

    茫茫亡靈海洋的遠端,一隻如山峯一樣聳立的狂屍毫無徵兆得出現,其每踏出一步,地面的震動就傳到了城市這裏,鐵桶般堅固的城市在它的腳下顫顫巍巍!

    山峯之屍響應着天空中骸剎冥主的呼喚,它的身軀便是一杆擎天屍旗,萬萬亡靈之屍組裝着它們的身軀聚攏了起來,無論是從地下爬出還是從更遙遠的北面滔滔翻滾而來,數量多的已經可以鋪滿遙遠的地平線……

    綿雨開始湍急,在天地間連成了一張張灰色的簾子,與密密麻麻、無邊無盡的亡靈軍團一起編織成了一張天地巨網,緩緩的將這座城市收攏,緩緩的逼近!

    “獨蕭,別衝動……”朱參謀死死的拽住了獵王獨蕭。

    祝蒙、飛角、陸虛這三位領袖此時不比其他人狼狽,他們連身上的傷都還沒有去治癒。

    鬼魖暴君只不過是亡靈中的小君主,他們四個人聯手才勉強將其斬殺,各負重傷,而骸剎冥主氣勢比鬼魖暴君還要強得多,別說是現在精疲力盡、遍體鱗傷,即便是全勝狀態以他們四個人也未必能夠抵擋……

    更不用說,就在五十公里之外還有一隻山峯之屍俯視耽耽,那纔是真正的大君主!!!

    “那傢伙恐怕和圖騰玄蛇是一個時代的,服從上頭的指令?立刻撤回內城結界,我們這裏有任何一個人死去,將來死去的人便要比現在多出數十倍!”祝蒙表現出了一位議員的冷靜。

    不過,他拳頭上的青筋已經徹底暴了出來,他是隱患戰略的倡導者,但他對這次捲起的滔天之災竟然沒有一點察覺。

    究竟是爲什麼?

    爲什麼曙光中這些亡靈可以肆意,甚至比最黑暗的夜裏出現得更多!

    一下子出現這麼多的亡靈,難不成是亡靈國度的國主現世了,那上千年沉睡的死物偏偏在今天……

    “祝蒙……”莫凡叫住了祝蒙議員,神情肅然。

    “你也逃吧,逃到內城牆,有安全結界這道天佑守護,我們可以撐過這次……唉。”祝蒙嘆了一口氣,整個人顯得蒼老無比。

    這是一座古都,多少年來沒有這麼多亡靈出沒,當一切躁動起來的時候他們就應該想到這一切會到來,偏偏心存一絲僥倖。

    紫色警戒下,人們究竟該逃到哪裏?

    活下去的概率又有多少?

    法師都不能獨善其身,都要面對死神的追纏,那些普通人呢?

    想現在就挺身而出,能救下一個街道,一片居民區,可悲的是身在這個位置,很多時候連英勇就義的權力都沒有,你得活着,否則連希望都沒有了。

    “我當然知道要逃,但我想跟你說下我的感覺……”莫凡沉着聲音,臉上從未有過的嚴肅。

    “你說。”祝蒙滿目蒼然的說道。

    “博城,你應該知道我來自博城……不管你信不信,我嗅到了黑教廷的氣味!”莫凡冷冷的說道。

    “黑教廷!何以見得?”祝蒙滿目震驚。

    “雨!”莫凡只吐出了一個字。

    祝蒙愣了愣。

    雨?

    難道說那些亡靈能夠在曙光中肆意是因爲這場在不久前紛落的雨??

    可是,以前古都也浸泡在大雨中,從未聽說雨可以讓亡靈們變得如此狂暴啊!!

    (乘着劇情襲來,求下推薦票和月票,沒推薦票和月票,我頸椎估計就有點不舒服了,第三章估計就很難更新了,唉~~~這任性的小頸椎~~~第三章不出意外是在0點00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