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前面街道上全是亡靈,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穆白驚呼出聲來。看小說到網要看書

    明明城牆還勉強可以阻擋一下亡靈大軍前進的步伐,為什麼在這城市街道上出現了如此多惡鬼、腐尸、骷髏,它們見人就追就咬,那是街道上一下子橫七豎八躺滿了尸體……

    “快走,不然我會被那只尸臣給盯上!”矮男沖著三人叫道。

    果然,那只吞飲上千亡靈的肉丘尸臣鼓出來的眼楮緩緩的往這里挪動,顯然這家伙對法師有著特殊的感知能力!

    幾人都清楚,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和統領級亡靈抗衡,眼下也只有趕緊逃離這里,真要被尸臣看上了,想跑就來不及了!!

    四人竄入到小巷子里,利用房屋做遮掩。

    抬起頭來,天空被狹窄的道路夾著了一縫,縫隙中的雨空中仍舊可以看到肉丘尸臣呈現肉褐色掠過,飛向城市更深的地方。

    假如這些肉丘尸臣的胃里都吞飲著上千只亡靈的話,那麼要不了多久城市的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到亡靈的身影……

    這一幕實在令人心顫心寒,就連法師都需要抱頭鼠竄,用危在旦夕來形容古都已經一點都不過分了。

    ……

    ……

    雨水落下,籠罩了一整個內城的巨大金色結界卻不予阻攔,仍舊是灑在了街道,洗刷著古都極具歷史底蘊的建築……

    鐘樓聳立城心,這里正有一束金色柱子一樣的光芒打入到天穹中,然後以這金色的一束巨光為主軸,如傘一樣打開了金碧結界,光弧面罩在地面的位置也正好是內城牆的四面,四面城角也都有金色的光之法陣做引導。

    城門敞開,冗長的人流正在往城內擠去,紫色警戒下他們唯一慶幸自己當下就在離內城不遠的地方。

    內城牆並不算巍峨,但有魔法結界的守護,這看似普通的護城之牆卻固若金湯,即便是統領級生物也休想撼動得了它。

    北門處,往日里根本不對外開放的安遠門此刻也?經站滿了眾多法師,安遠門飛揚的檐角之下的望廊上,更是一群高位者一臉愁眉莫展,等待著鐘樓魔法協會做出決定。

    而在城樓之下,一片罵聲此起彼伏。

    多難听的話語都有,恐慌的民眾們只看到這些人無所事事的站在城樓上,只看到他們此刻完全沒有出手去消滅亡靈的意思,只覺得這些法師根本不應該受到人們的尊敬,是一群冷血只知道保護自己的動物……

    “禁衛席,再等下去會讓民眾更加失望的!”一名年輕的禁衛法師焦急的說道。

    罵聲難听之極,讓這名心性並沒有那麼堅定的禁衛法師已經面紅耳赤了。

    法師,不就是應該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嗎,尤其是他們這些被整個古都稱之為榮耀法師的禁衛法師團!

    禁衛法師團是堪比宮廷法師的一支魔法協會精英成員,他們每個人都是從眾多不同崗位上的法師中精心挑選出來的,更有城市之盾的稱呼。

    眼下他們這些禁衛法師卻需要站在內城牆這里,眼睜睜的看著那連綿的城市遭到無休止的破壞,看到遠方亡靈如黑色潮水一樣吞沒了外城牆,吞沒了街道、樓房、城區、人群……

    “左鋒,你鎮定一些!”另一名禁衛法師喝斥道。

    “可是你們也看到了,我們若是再躲在這里不去將那些亡靈趕出城市,我們真的不配做禁衛法師!”左鋒激動的喊道。

    身穿紫金色連袍的禁衛席只是漠然的看了一眼那名叫做左鋒的男子,一句話未坑。

    就在這時,一名傳令員以極快的度趕來,在禁衛席耳邊說了幾句。

    禁衛席抬起頭,那雙銳利的眼楮冷冷的注視著那些砸落在街道、公園、商場、樓房之中的肉丘尸臣!!

    “禁衛法師听令!”席突然聲音高亢,如鋼鐵敲打是時出的聲音一樣雄渾!

    一時間城樓上一排排身穿紫色長衣的法師們紛紛挺直了身形,冷雨落下都要因為他們凜然的氣勢凝結成冰了!

    會加入禁衛法師的必定是高階,當一群高階法師同時肅然時所產生的氣場又是何等恐怖??

    “消滅肉丘尸臣!”禁衛席法師再一次高聲下達命令。

    話音剛落,有三分之一的禁衛法師竟然都擁有飛行的能力,他們或念起星座之咒揚起風之翼飛翔到人群上空,或擁有翼魔具能夠振翅而起,訓練有素的他們甚至形成3人小隊,直指肉丘尸臣!

    尸臣,那可是需要一個隊的高階法師才能夠真正將其消滅啊,而這些穿著紫衣的禁衛法師卻是每三人一小隊,面對橫空降世的尸臣泰然不懼!

    高階法師要麼掌控著能夠疾行飛馳的魔法,要麼擁有馴獸代步,不能飛行的其他禁衛法師度也絕對不慢,他們在屋檐之間飛踏,在高樓之間穿梭,在人潮之上飛躍……

    禁衛法師一出動,一片呼聲也隨之響起,這些紫色的高階法師們越飛越遠,不知不覺已經化作了紫色的小點分布在偌大城市的某個角落。

    禁衛席法師依舊站在城樓,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北面的這片城區。

    剛才那名傳令員還在他身旁,最後忍不住低聲多說了一句︰“盧歡,我沒記錯的話,你的家人都在南城吧。”

    “恩。”席盧歡點了點頭。

    “有消息了嗎?”傳令員問道。

    席盧歡搖了搖頭。

    傳令員沒有再說話,只是看了一眼席盧歡那剛毅卻憂心忡忡的臉龐。

    很多時候身居要職卻更身不由己。

    作為安遠門的最強階法師,他的職責就是在天空中那只骨骸生物往這里飛來時,將它的頭顱給斬下……

    除此之外,他哪都不能去,也什麼都不能做!

    他眼楮里看到了無數的鮮血,也看到了成片成片的尸體,作為階法師他其實==完全可以用一個階魔法將他們救下,但他不能這樣做,消耗的這些魔興許可以救這些人的命,但也可能令他敗在骸剎冥主手上。

    自己要是敗了,會死去的人不是一片,而是一城!

    ……

    ……

    (就沖著今天這樣匪夷所思的更新時間,大家難道不應該投上幾張推薦票和月票嗎!)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