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柳茹說出有方法讓自己魔能快速恢復的時候,莫凡幾乎下意識的在腦海里回蕩起了那些武俠、仙俠里面的陰陽采補、男女雙修的功法,血族既然是西方那邊傳過來的,多半也是有這種秘術的。-樂-文-小-說-

    莫凡看似憨厚實則雀躍,一副“我躺好了,你上來自己動,我不太懂”的表情。

    “我去抓幾只鬼將回來,把它們的魂魄能量抽走,再反哺到你的精神世界里,魔能就能夠恢復了。”柳茹說道。

    “哦,你身體不要緊了?”莫凡挑著眉毛問道。

    “嗯,沒事了。”說著柳茹還特意把自己手臂上的傷痕給莫凡看,剛才還有明顯燒傷的手臂現在竟然細膩如玉、光滑至極!

    都說血族是恢復能力最強大的種族,莫凡這會是信了,剛才還有幾分虛弱的柳茹一下子矯健如貓,輕靈的飛出了院子。

    莫凡確實累了,腦子里止不住的想歪,但困意打來被暖烘烘的暖氣一燻,整個人就躺了下去,沉沉得睡去了。

    換作往常莫凡都會留一點警惕,畢竟這座城已經一點都不安全了,但精神疲乏的他只想好好睡一覺,管外面大雨磅礡、冷風凜冽,也不在意行尸走骷,更不管什麼骸剎冥主!

    ……

    ……

    烏雲黑壓壓,直摧古都形骸。

    冰雨似急箭,浸透古都根基。

    更可怕的則是那些從墓穴、鬼冢、墳地、陵墓中爬出來的不願意離去的凶靈,雨茫茫的大地已經被鋪滿了,那原本巍峨聳立的外城牆就像是一個脆弱的堤壩,柔弱的身軀根本就抵擋不住這凶靈大潮!

    外城牆盡數摧垮,厚厚的磚石轟然倒塌,高高的城樓泥塑一般倒落,更不用說是那些街道上的房屋了……

    從內城牆往外望去,這座古都方圓十幾公里外已經全部被黑色汪洋給浸泡,樓房、街道、廣場、公園、學校、醫院全部都被凶靈給沖垮,就連殘骸都看不見一點半點!

    凶靈終于是入城了,從四?八方涌過來,最令人肝膽俱顫的還並非是這些凶靈汪洋吞噬的能力,而是一眼望去除卻最前面的凶靈海潮線步步緊逼之外,海潮線後面烏壓壓一片,連綿了不知多少公里,令人不禁懷疑它們才是這個死亡國度的入侵者。

    “族群、部落、國度……亡靈國度,亡靈國度。”鐘樓高高聳起的望塔上,一個蒼老的呢喃聲像是低聲吟唱,更像是在為這座城市做死亡的禱告。

    屹立數千年的古都,難道會在這一個雨天里徹底從歷史上消逝嗎??

    鋪滿了地平線的凶靈們已經將城吞沒了,這金色的結界真的能夠抵擋得了這數之不盡的入侵?

    又究竟是什麼導致數十年、上百年、數百年、上千年的凶靈也從塵封中甦醒過來,化作這樣一場令人絕望的亡靈浩劫?

    “能夠號令這麼多亡靈的……這個亡靈國度的國主甦醒了嗎?”大議員祝蒙深色慘白的說道。

    “那要看看究竟是哪個時代的亡靈國主了,但願不是它。”鐘樓魔法協會會長-韓寂嘆了口氣道。

    “會長,你說的它是……”軍司陸虛皺著眉頭問道。

    “和這座城一個年齡的東西。”會長韓寂並沒有直接吐露處在,實在是他根本不願意去相信。

    “這些凶靈是殺不盡的,內城結界恐怕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尤其是君主級亡靈的沖擊……眼下我們所知道的最強的亡靈是-山峰之尸,它在北城不斷的將肉丘尸臣拋向城市。”獵者聯盟長老-凌溪說道。

    凌溪是一位風韻猶存的女法師,皮膚保養得非常紅潤,但魚尾紋非常的明顯,似乎所有歲月與經歷都沉澱在了眼角,沒有其他女法師的驚恐萬分,也沒有女高位者的強作鎮定,她只是就事論事,無悲無喜。

    “山峰之尸交給禁衛首席吧,他是最強戰斗法師,我想山峰之尸也在忌憚著他,畢竟他們是交過手的。”協會會長韓寂說道。

    “南面的摩角鬼主給我的人吧。”凌溪說道。

    “西面是什麼東西,至今還沒有出現嗎?”祝蒙問道。

    “應該是擅長遁隱的鬼物,沒有見到真身,但那里全是惡鬼、鬼將、鬼臣,很多時候什麼都不看見,尸體遍地。”李大世家家主李于堅說道。

    勢力之爭屢見不鮮,但這種時候勢力與勢力必定是緊抱成團,榮辱與共。

    “祝蒙議員,您的推斷是正確的,雨水確實有問題。我們的藥師檢測出了雨水之中藏著一種可以稱之為九幽之露的東西,假如亡靈要在白天出現的話,就必定是一片非常濃郁的死氣來保障它們正常吞納呼吸,但大雨傾盆而下,九幽之露給予了它們生機……”一名穿著白色大褂的藥師匆匆的走上來說道。

    “真是雨?”祝蒙心中一片駭然。

    “是雨水導致的??”會長韓寂錯愕的看著這連天的雨幕。

    清晨,那是整個古都戒備最松懈的時候,假如在夜里亡靈大軍襲來,城市不可能這麼快被摧垮。

    用雨水讓凶靈們白天都可以出沒,在外城已經經歷了一夜疲憊大戰之後發起這場雨水陰謀,假如這真的是人所為,那麼陰謀者用心何等險惡啊!!

    “真是和博城災難如出一轍。”祝蒙議員聲音沉了下來。

    黑教廷,果然是他們!!

    “不是如出一轍……”

    忽然,一個陌生的聲音闖入了眾位高位者的談話。

    眾人轉過身去,發現一個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男子緩緩的走了上來,一雙炯炯有神的眼楮宛如看出了這一切。

    “你是誰?”韓寂掃了一眼此人,淡漠的問道。

    包裹嚴實的男子明顯不會暴露自己身份,他掃了一眼在鐘樓望塔上這群人,沒有回答韓寂的問題,而是接著剛才的話道︰“博城,不過是撒朗的一個實驗地。”

    男子話語到這里的時候頓了頓,見眾人一副不理解的樣子,于是補充道,“為這次精心策劃的古都災難做的一次預演。”

    預演!

    博城災難只是一次預演!!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