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竟然懷疑我們,開什麼玩笑,我們都是(居高位者,怎麼可能是黑教廷的,你也太看得起黑教廷了!”李于堅勃然大怒道。&樂&文&小說 {}

    “黑教廷的人大概也反應過來了,同樣在滿城找這個叫做方谷的亡靈法師,所以我們最好趕在黑教廷之前找到這個人,否則滿城亡靈不分白天與黑夜,我們絕沒有任何希望找到古老王的皇陵。”神秘灰白男子說道。

    “事不宜遲,我這就通知禁衛法師。”會長韓寂選擇相信,事實上他從一開始臉上就沒有什麼表情,甚至時不時會與神秘灰白男子有眼神之間的交流。

    假如魔法協會都是酒囊飯袋,任憑黑教廷肆意,那麼他這個會長也就不用當下去了,更愧對古都數百萬人民。

    神秘灰白男子會出現在這里,是他的意思。

    事到如今必須將這一切謎團都給撥開,並且從這一場巨大陰謀中找到關鍵,一舉擊碎。

    “似乎我的人已經找到他了。”神秘灰白男子眼里露出了一絲笑容。

    “恩,先拿到昆井之水再說。”祝蒙也覺得沒有什麼更好的方法了。

    “我現在就去見我的人,你們稍後。”神秘灰白男子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等待此人的消息。

    等這人離開之後,祝蒙議員倒是看出了些什麼,低聲詢問會長韓寂道︰“你的人?”

    韓寂微微點了點頭,並沒有聲張。

    “審判會的?”祝蒙接著問道。

    韓寂搖了搖頭道︰“審判會恐怕也遭到了一些監視,我是派外人來做的。這場血雨腥風已經有人嗅到了,只是沒有想到發生的比我們想象中的突然和難以招架。黑教廷這次恐怕也是傾巢而出了。”

    “城市面臨如此巨災,又還存在這樣的叛逆禽獸,唉,也是我們太大意了。”祝蒙嘆著氣說道。

    兩人低聲細語,目光也在掃視著周圍的這些人。

    在場獵者聯盟兩位長老、兩名獵王,魔法協會三名會長,軍司兩名、總教官飛角,大世家李家兩位強者,無不是掌握著重權之人,若是黑教廷已經滲透到了這個級別,當真可怕至極!

    “嘩嘩嘩~~~~~~~~~”

    大雨下個不停,拍打著城市,寒冷穿越過鋼筋水泥滲到人骨頭里,冰冷難耐。

    “鐘樓南面後巷,發現了一具尸體,似乎是剛才那位神秘男子。”一名禁衛法師從高處飛落了下來,滿臉濕潤的對望塔上的眾位說道。

    “什麼!!”眾人大驚失色,急急忙忙讓這位禁衛法師引路。

    沒多久,他們便抵達後巷,果然一具穿著灰白色包裹嚴實的人躺在了那里,身體被一層若有若無的鬼氣給籠罩著,空殼一具。

    “這……這……竟然在我們眼皮底下行凶,黑教廷這般畜生猖狂到了這種程度!”祝蒙大怒道。

    好不容易有人探明了真相,並且找到一個化解之法,沒有想到才隔幾分鐘的時間人就死了,這不正意味著黑教廷確確實實就在他們周圍嗎,這是何等驚人的事實!!!

    “會長,這可如何是好啊!”軍司陸虛說道。

    “我們真的太低估黑教廷了。”長老凌溪說道。

    “現在方谷的去向斷了,我們該如何找到他,城市之大,又如此紛亂,倘若讓黑教廷的人先將他找出來,我們豈不是最後的希望都沒有了。”總教官飛角說道。

    就在眾人一片驚愕之時,一個穿著灰白色衣裳的人緩緩的從一旁走了出來,他那雙眼楮有些不忍的看著那具穿著灰白色嚴密袍子的尸體。

    “真是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但正如我剛才對大家說的,在座之中就有撒朗的同黨,或者撒朗就在其中,所以請原諒我要派人監視剛才在座眾位的一舉一動,防止我們接下去的行動泄露出去!”這人在大家身後發出了聲音,聲音竟然和剛才完全一致。

    祝蒙也愣住了,回頭看了一下尸體,又看了一眼還活脫脫站在身後的灰白色神秘男子。

    “你沒死??”凌溪愣了一下,但很快恍悟過來了。

    “在向你們揭穿這一切之前,我就讓我的手下和我穿上一樣的裝束,在下鐘樓的某個角落時,我藏在一處,由他假扮我去接應消息,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但結果實在令我心寒,也應該令大家都感到心寒。”神秘灰白男子走過了人群,浮起了已經只剩下一具空殼的屬下。

    最令人悲哀的莫過于你知道他走出去會死,卻要讓他這樣做,哪怕他心甘情願……

    李大世家家主李于堅最為愕然,倒現在都還沒有轉過神來,前不久他才自責這個神秘灰白袍男子污蔑,可事實擺在眼前,他們之中確實就有黑教廷黨羽!

    那麼到底是誰??

    “不出意外的話,潛伏在我們之中的這個人就是撒朗了,沒有十足的把握,我不會讓自己的手下就這樣犧牲,會長,您來下達接下去的指令吧。”神秘灰白男子恭敬的給韓寂行了一個禮道。

    韓寂點了點頭,這一切的安排他也早就知道了。

    “古都危在旦夕,我身為鐘樓魔法協會會長也是逼不得已才用這種方式,剛才他所說的都是事實,我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所以,諸位,得罪了!”韓寂大手一揮,頓時小巷周圍出現了一隊紫色的身影。

    禁衛法師涌現,迅速的將這群高層人員給團團圍住,大家滿臉錯愕的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知道撒朗只有一個,但為了接下去的拯救計劃能夠順利實施,就只能夠委屈大家,浩劫若能平息,韓某必向大家謝罪!”韓寂再一揮手,頓時一片紫色的靈魂之鏈飛來,迅速的束縛住了在場的眾人。

    獵者聯盟長老凌溪深呼吸了一口氣,目光堅決的看著會長韓寂道︰“會長,但願你這樣做不會釀成更大的過錯,失去了我們,八方亡君將無人可應對。”

    “不出此險棋,古都必覆滅,我的人會盡快找到方谷,讓亡靈大軍暫且沉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