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雨敲打着院子的磚以及屋檐的聲音帶着特殊的節奏感去,清脆的哄人入睡。似乎自從老爹莫家興賣掉了老房子,自己踏上了魔法師的道路便沒有了。

    這一覺莫凡睡的很沉,期間醒過,可又很快睡去,是那種分不清清晨還是午後,分不清白天還是黑夜,甚至分不清自己是誰的宛如隔世的一覺,醒來一片忘記了一切的茫然與輕鬆,但緊接着龐大的記憶就涌了過來,魔法師、雙系覺醒、博城災難、明珠學府、化身惡魔、圖騰玄蛇、古都浩劫……古都浩劫之後呢??

    哦,這一切還沒有結束,自己就身處這場可怕的浩劫之中。

    睜開沉重的眼睛,想到這裏後莫凡也睡意全無了,目光掃了一眼周圍,發現柳茹正趴在旁邊睡着,小心翼翼的如照顧病人般。

    “怎麼樣?”柳茹看見莫凡醒了,臉上滿是溫和的笑容,即便嘴脣嫣紅和眼睛裏閃爍着血族的嫵媚,骨子裏的純潔還是掩藏不住。

    “不知道,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莫凡開口說道。

    就像是當初在學校後山睡了一覺,忽然間來到了這裏,莫凡突然間有些害怕這一切只不過是自己荒唐的一夢,可想到這座城市即將被亡靈給吞沒,莫凡又覺得這是夢好一些,否則會有太多人死去。

    “我將那幾只鬼將的靈魂之能通過血液的方式反哺給你,這個過程對你靈魂有些衝擊,所以我讓你陷入到了熟睡夢境裏。”柳茹解釋道。

    “難怪,差點以爲自己又穿越了。”莫凡說道。

    “爲什麼要說又?”柳茹很配合劇本的問了一句。

    “嘿嘿,不說這些,我好像魔能確實恢復了……對了,張小侯他們呢?”莫凡急忙問道。

    “你放心,我在張小侯那裏留了一隻小蝙蝠印記,它會帶我們找到張小侯他們的。”柳茹說着手掌緩緩的打開,手心裏還真捧着一隻如水晶一般晶瑩剔透的紅色小蝙蝠。

    一般蝙蝠都蠻醜陋的可柳茹的這隻卻萌的不行,簡直是一隻打着蝴蝶結的肥嘟嘟倉鼠。

    “亡靈軍團到哪了?”莫凡現在最關心的是這個。

    亡靈大軍等於死河海嘯,一旦捲來便絕無生還可能。

    “離內城牆大概還有六七公里,我們現在離內城牆大概四公里的樣子。”柳茹說道。

    “……”莫凡覺得柳茹把話說的太輕描淡寫了。

    尼瑪,亡靈軍團就在兩公里外啊!!!!

    ……

    柳茹行動速度極快,她拉着莫凡在街道、樓房之間極速狂馳……

    莫凡很不怕死的回過頭去,頓時一陣頭皮發麻!

    原來亡靈大軍已經吞沒了古都半壁河山了,外城牆早已經消失在了茫茫的黑色汪洋裏,翻滾的亡靈肉海遍佈了目所能及之處,哪怕你很努力的想眺望更遠的地方仍舊是密集到令人靈魂都顫慄的腐屍與骷髏!!

    這個北城,即將不復存在!!

    “柳茹大妹砸,你再晚叫醒我一會,我就死在牀鋪上了。”莫凡生生硬的轉回腦袋來,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

    “人家看你太累了嘛。”柳茹很不好意思的說道。

    “命要緊……咦,你的小蝙蝠哪去了。”莫凡詢問道。

    “它好像找到張小侯他們了,跟我來。”柳茹半拽半提,像跨欄一樣越過了一座人形天橋,莫凡在半空中不符合節拍的東歪西倒,完全沒有重心感可言。

    柳茹在人形天橋上如蜻蜓點水一般微微一墊,身子又一下子躍了起來,小莫凡對她來說跟沒有重量一般……

    “我們能不走路燈嗎??”莫凡被顛簸的人都不好了。

    柳茹肯定是冒險島或者超級瑪麗的忠實玩家,那一排排整齊的高聳路燈變成了她的空中高速公路,街道上那些遊蕩的亡靈和報廢的路障對她飛馳一點都造不成影響。

    瀟灑是瀟灑,飄魅是飄魅,可考慮一下法師們嬌柔的體質可好,“騎”柳茹比騎疾星狼還驚險刺激。

    “奇怪,他們好像滯留在這裏有一陣子了,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柳茹轉過了街角,發現前面有一個小公園。

    冬季,公園裏都是一些脫光了衣裳的裸樹,皮糙肉褐。裏面還有一些雕塑、假山、花圃、水池,帶着些許古老的歐式風格,也算是這個遍佈着古老東方歷史底蘊城裏面閃耀的一個奇葩公園。

    走入到了這個畫風與古都迥異的公園,很快便看到了幾個華村的村民,他們正蜷着身子躲在假山裏面。

    很奇異的是,附近就有幾隻腐屍,這些腐屍離假山中躲藏的村民不過十幾米的距離,它們卻對村民熟視無睹,這要換作其他活人,早就被抓出來吃掉了!

    “好像這些亡靈也不攻擊危居村的人。”莫凡遠遠的看着,很是意外的說道。

    “但也不是永久的,他們每個月都要接受昆井之水的洗禮,否則庇佑就會淡去。”柳茹說道。

    “他們躲在這裏做什麼,明明亡靈不對他們造成阻礙。”莫凡很是奇怪。

    “過去問問就是了。”柳茹說道。

    “還是觀察一下,感覺不太對勁……”莫凡說道。

    柳茹思考了一會,隨即將手掌捧在自己脣邊,輕輕的吐出了一口香氣。

    氣體呈現酒紅色,並且迅速的化作了幾隻小小的蝙蝠,宛如很普通的飛蟲慢慢的飛到了空氣中。

    “我讓它們去探探,我嗅到了一種臭氣。”柳茹低聲說道。

    “恩,小心爲妙。”

    “對了,從你找到我開始,我總覺得有人在跟着我們。”柳茹說道。

    莫凡愣了一下,開口道:“怎麼不早說!”

    “一開始我以爲是送我血跡的人,但前不久對方爲了不跟丟我們,暴露了一些氣息,我這才分辨出來。”柳茹說道。

    “送你血跡的人?”莫凡還沒從上一個愣愣回來,這會又愣了一下。

    “啊,我沒告訴過你嗎?”柳茹一臉萌蠢的說道。

    “感覺你纔是失憶的那個。”莫凡給柳茹跪了。

    “我以爲我說了。事情太多,我腦袋也有些混亂,而且我也不知道這事重不重要,對不起啦。”柳茹朝莫凡吐了吐舌頭。

    “這算蠻重……”莫凡本來想埋汰柳茹幾句,可忽然間腦子裏鬼光一閃,說到一半的話戛然而止了!

    柳茹看着莫凡突然間神情嚴肅,以爲是自己犯了錯,不敢看莫凡的眼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