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嘣~~~~~~~!”

    又是一聲巨響,這兩名黑衣教士沒有能夠倖免,死無全屍。

    正在與另外幾隻詛咒畜妖纏鬥的柳茹倒是滿臉驚訝之色。

    很顯然這暗紅色鋼鐵骷髏正是方谷的亡靈,可假如他之前就派出這隻骷髏來殺華村的人,根本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啊,這暗紅色骷髏的實力太強橫了,戰將級的詛咒畜妖也不過是多錘幾下便解決了!

    少了兩隻詛咒畜妖的夾擊,柳茹這邊一下子輕鬆很多了,而那隻暗紅色骷髏完全是意猶未盡的樣子,邁開了那沉重的步子就衝了過來,繼續對那些黑畜妖和詛咒畜妖進行虐殺……

    ……

    “呤~~~~~~”小炎姬清靈的聲音在莫凡耳邊響起,她在告訴莫凡爸爸,新的導彈已經裝填完畢,隨時等待反射!

    莫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意,他眼睛注視着那個正在苦苦施展防禦魔法的女執事。

    高階法師?

    還真沒有見過比她更弱的高階法師了!

    再多的防禦又有何用,只要不是高階防禦魔法,小炎姬所帶來的隕拳便可以讓她徹底灰飛煙滅!

    女執事一看到莫凡身上出現了另外一種褐色的火焰後,整張臉都擰在一起了。

    第四級的烈拳她還勉強能夠抵擋一番,但如果是莫凡一開始那堪比高階魔法的隕拳轟過來,她幾條命都沒有了。

    褐色、嫣紅,這兩種火焰一旦交纏在一起,那邊是小炎姬附體的隕拳第四級烈拳,這可是能夠將肉丘尸臣都轟飛的超級火拳!

    “住……住手!!”

    就在莫凡殺意凜然之時,一個顯得幾分怯弱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叫你住手,否則你朋友就沒命了!”那個聲音好像堅決了幾分,死死的握緊了手上一柄如匕首一樣的刺魔具。

    匕首就架在張小侯的脖子上,鋒利的只要輕輕觸碰都可以割開張小侯的皮膚。

    張小侯仍舊那副呆滯木然的神情,即便有利刃就在他脖子上,他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莫凡皺起眉頭,眼睛冷冷的注視着此人。

    “洪俊,你做什麼!!”蘇小洛大怒的呵斥道。

    村長謝桑也一臉不解,他看着突然間對張小侯下手的洪俊,急急忙忙說道:“洪俊啊,黑教廷也不是好人,你這是做什麼??”

    “村長,你還沒搞清楚嗎?”莫凡卻是一眼就看透了,臉上滿是嘲笑。

    “哈哈哈哈,做得好,做得好啊,沒有想到你這個小小的灰衣教徒在關鍵時候還真派上了用場,很好,回去之後我就提攜你,你可比死掉的這幾個教士們聰明多了!”女執事突然間大笑了起來。

    “洪俊,你怎麼可以,我們都是危居村的人,要遵照祖訓……”蘇小洛也呆住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洪俊竟然是黑教廷的人。

    可是,洪俊明明跟大家一樣一直呆在危居村啊,他怎麼可能會和黑教廷有接觸。

    “哼,別給我提什麼祖訓,真是一羣活在原始部落的東西,像你們這些成天唸叨着祖訓祖訓的蠢貨又怎麼知道外面世界的美妙。但就因爲你們這些老古董,讓我出身在你們那種破爛地方,讓我一個法師卻在同學面前跟一個連頭都擡不起來!”洪俊咆哮了起來。

    “三年……你才離開村子三年,怎三年就變成這個樣子。”

    “離開危居村的第二個月,我這輩子都不想回去了,要不是上頭有命令,你們真的以爲我會回村子,村子裏有什麼,除了祖訓就是一羣幹着廉價農活的蠢東西,一輩子都是,還因爲可笑的什麼井水神不允許離村?統統都是狗屁!”洪俊簡直是將自己對村子堆積已久的怨念全部吐出來,那面目猙獰的像一個鬼怪。

    “那……那你也沒有必要加入黑教廷啊,我不惜被祖宗懲罰,不惜驅趕羊陽村的人,每個月偷偷的取走一些昆井之水,不就是爲了能讓你在法師道路上走得更順暢,讓你比那些嘲笑你的人都強……”村長謝滿臉絕望的說道。

    “太慢了,這昆井之水對修煉起到的效果太慢了,黑教廷給我的,是你這老頭子想象不到的!”洪俊說道。

    “你放心,等你成爲了黑衣教士,你想要什麼就能夠得到什麼,金錢、女人、地位、尊敬,誰敢嘲笑你從土裏爬出來的古董,你就可以把他變成黑畜妖,成爲你的奴隸!”女執事尖笑了起來。

    莫凡身上的兩種火焰並沒有熄去,危居村中有黑教廷的黨羽這是他沒有意料到的,畢竟危居村的人都與世隔絕,黑教廷人很難潛伏進去,即便潛伏進去了,也對他們毫無作用,但沒有想到這個外出過三年修煉魔法的洪俊卻已經被腐化了。

    或者說,此人從一開始就不甘心,從一開始就是欲|望的奴隸,黑教廷賜予他的正好滿足了他的一切。

    “原來都是因爲你們貪念,你們對得起死去的村人嗎!”蘇小洛憤怒的質問道。

    “一羣活得跟奴隸農民一樣的人,死了又有多大關係,成天把祖訓說得多偉大,多神聖,可在外面人的眼裏就是個笑話!!”洪俊說道。

    謝桑已經說不出半句話來了,他違背了祖宗,更害死了村民,只是爲了滿足自己兒子想成爲令人尊敬的魔法師的渴望,誰知道一切會變成這個樣子……

    想到那些被方谷尋仇殺死的村人,想到這個自己已經陌生至極的兒子,村長謝桑徹底頹然了,整個人坐在地上,沒有了魂一般。

    “村長。”這時,張小侯的聲音傳了過來。

    村長謝桑茫然的擡起頭來,不明白這個傻小子爲什麼要叫自己。

    “說真的,我一直以爲你纔是黑教廷的人。”張小侯眼睛裏有了一些神色,用一種平淡的語氣說道。

    村長愣了一下,沒太懂張小侯這番話的意思。

    但不知道爲什麼,他感覺這個傻小子說話的語氣好像並不是那麼呆訥……

    “凡哥,不好意思,又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張小侯沒有再理會謝桑,目光卻注視着莫凡,臉上咧開了一個笑容。

    莫凡會心一笑。

    他身上那始終沒有散去的劫炎與玫炎一下子更加旺盛澎湃了起來,燒得周圍一片刺目的火紅。

    該死的還是要死,這女執事還真以爲利用這小小的叛徒能夠逃過一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