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script>“那麼現在我們又毫無頭緒了,難道真要听天由命?”韓寂抬起頭,目光凝視著金色結界之外。

    他滿是皺紋的眼眶突然間縮緊了,眼珠子都要深陷進去。

    山峰之尸……

    山峰之尸不知何時已經踏入到了北城區,其孤聳入陰雨之雲的身軀是那麼具有視覺沖擊,那雙綻放著死亡之光的眼楮已然宣判著一切都將沉入地獄!

    “虎津大執事,對了,穆白你剛才不是說有一個懷疑的人嗎!”周敏忽然響起了什麼,急忙對穆白說道。

    “你們怎麼知道這位撒朗麾下的重要任務??”灰白神秘人眼中一喜道。

    張小侯立刻解釋了自己在咸池的所見所謂,灰白神秘人這才恍然大悟。

    看來當初他盯著華村,誤打誤撞保佑了裝傻的張小侯,迫使那些黑教廷的人不敢輕舉妄動。

    “也並非是懷疑,我只是想告訴你們一件事,前陣子我媽媽無意中吐露出來的。”穆白一臉嚴肅的說道。

    “就趕緊說吧,上百萬人在這里避難,任何蛛絲馬跡都有可能成為阻止這一切的關鍵。”莫凡說道。

    穆白點了點頭,這才沉著聲音道︰“宇昂,你們還記得吧?”

    “恩,這個黑教廷的走狗,怎麼了?”周敏問道。

    “宇昂是黑教廷成員這件事我媽媽是前陣子才知道的,她緊接著就嘆息了一句說,想當初不是我叔叔給他一口飯吃,並且將他薦舉給穆卓雲,他哪能夠舒舒服服的過上好日子。”穆白說道。

    “宇昂確實是穆家撿回來的,被穆卓雲收養,他為黑教廷賣力,確實太可恨了!”趙坤三咬著牙道。

    “宇昂是在進入穆家之前便已經加入了黑教廷,穆白你的意思是宇昂其實是你叔叔帶入穆家的?”莫凡很快抓住了關鍵,重新確認了一遍。

    “我……我也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我希望你們也能夠明白,那就是博城辦置災民安置的人,其實也是我叔叔。他負責將災難轉到古都。”穆白再一次說道。

    “你叔叔不是穆賀嗎??”趙坤三脫口道。

    一吐出穆賀這個名字的時候,張小侯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緊接著頭部就傳來一陣幾乎要裂開的疼痛!

    魔法協會會長韓寂眼中一閃,看到張小侯突然間痛苦至極,臉上頓時露出了驚愕之色。

    韓寂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張小侯的手腕,更是迅速的將他的袖子給撕了開!

    霎時,一道黑色如蜈蚣一樣的印記趴在了張小侯的手臂上,簡直就像是皮肉里瓖嵌著,看上去猙獰至極。

    “忘蟲!!”

    韓寂驚呼了一聲!

    甦小洛和莫凡也看得呆住了,張小侯身體里有這樣一只黑色蜈蚣它們竟然絲毫沒有察覺,這黑色蜈蚣不知潛伏了多久,已經大有拇指般粗了,這樣的東西在人的身體里是一件何等可怕的事情啊!

    張小侯顯得非常痛苦,嘴唇都咬出血來。

    這個時候,韓寂身上泛起了乳白色的華光,可以看到一只羽翼極其豐滿的治愈精靈蝶在他枯老的指尖飄舞,隨著韓寂輕輕一送,這只治愈精靈蝶飄入到張小侯的身體里,與那只驚人的黑色毒蜈撞在了一起。

    張小侯皮膚幾乎透明了,一條如蟲絲一樣的毒線一直從他的手腕部位延伸到肩膀,再到脖頸後面,最後沒入到後腦勺里……

    “竟然是忘蟲,難怪他記不起當時發生了什麼,也想不起那個人是誰,這忘蟲是一種心靈系詭蟲,會吞吃人內心深處的重要記憶。假如那個被種下了忘蟲的人哪天能夠記起所有發生的事情,就意味著他的死期到了!”神秘灰白人急忙說道。

    “那張小侯記憶恢復……”甦小洛滿臉驚駭的看著他。

    “恢復的越全,死亡越近,你給他用的治療藥物之中多半有抑制這個忘蟲成長的東西,否則毒蟲早已經將他殺死了,這是心靈系與詛咒系混合的歹毒之法!”韓寂倒吸了一口涼氣。

    張小侯痛苦至極,他渾身冷汗淋灕,青筋血管都要從皮膚中爆出來。

    最為可怕的是那只跟蜈蚣一樣的忘蟲,似乎知道自己生命受到威脅,它殺了那只治愈精靈蝶後竟然順著那條黑色的絲線一直爬,竟然直接爬到了張小侯的後腦!

    “這忘蟲已經成型了,要殺它相當困難,看來你們的朋友應該不單單是听到了虎津大執事的聲音,甚至知道了他們的密謀,只是他根本想不起來了,他想起來的只有聲音。”神秘灰白人沉著聲音說道。

    莫凡、甦小洛看見張小侯這般痛不欲生的模樣,心也揪了起來。

    本以為張小侯是已經康復了,以為他是躲避黑教廷的暗殺才故意保持失憶,原來張小侯自己都不知道,他是真的忘記了藏在心里很重要的東西,一旦這些記憶涌入他腦海,死亡也接踵而來!

    “穆賀,就是穆賀!!!!”痛苦萬分的張小侯幾乎是從喉嚨里嘶吼道,“還有……還有……”

    “快停下來,否則你的命就沒有了!!”韓寂大吼了一聲。

    張小侯那一段遇到刀斧尸將後的記憶正在涌入,宛如一個被遺忘了許久許久的夢一觸即發,可越是往深處想,腦袋便感覺要炸裂開了!

    “砰!!”

    忽然,神秘灰白人閃電出手了,他一個手刀重重的打在了張小侯脖後,強行將他打昏過去。

    張小侯昏倒了,便停止了搜尋遺忘的東西,那遍布他全身血管的可怕黑青色毒素也終于停止了,緩緩的沉寂了下去。

    身體一片蒼白,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眾人看到忘蟲出現的那一刻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失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以為記住了一切,真正的失憶便是你生命里被抹除的那一段經歷即便消失了,你也根本沒有察覺!

    “還好會長在這里,他輔修治愈系,以他超階的境界也才勉強保住了他的性命,否則就在剛才發作的那一會,張小侯已經沒命了。”神秘灰白人看著昏厥過去的張小侯,仍舊心有余悸。

    莫凡臉頰都在抽搐,黑教廷是什麼歹毒的事情都能夠做出來。

    張小侯憑借著自己的機智逃過一劫,誰知他其實早已經是個死人了,若不是這次正好因為方谷的事情被韓寂喚來,他已經被滅了口。

    “穆賀,竟然是你!!!”莫凡拳頭死死的握緊了起來,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最近更新小說